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七十三章 太监的斗争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推荐阅读:            ?    嘉靖帝智商很高,但一般智商高的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想得多,在别人看来是例外,但是在嘉靖帝看来就是天意了。

    一次扶占一次意外,给朱平安了一个惊喜。

    自己好像莫名其妙就成了直臣,朱平安听完冯保的解释,不由摸了摸下巴,扯了扯嘴角,自己对直臣还真没多大兴趣。

    我的目标。

    能臣。

    一个能有益于国家和百姓的人。

    一个官员再廉洁,再直,如果没有治国安邦富民能力的话,又有何用,一点价值也创造不了。在某些程度看来可能还不如一个为人民创造一千万而贪污一百万的贪官。

    不过,有了这次意外的扶占,自己对于陈情的把握又大了几分,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拱手向冯保道谢“多谢公公相告,此次奏折风波若平安侥幸安然,公公居功至伟。”

    “小朱大人说笑了,杂家可是什么都没说……”冯保微微笑着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说道。

    “呵呵,冯公公说的是。”朱平安也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小朱大人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啊?小朱大人的奏折可是涉及严阁老……”冯保看着朱平安好奇的问道。

    “我是直臣……”朱平安大言不惭地指了指自己,然后灿然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dudu1();

    冯保见状哭笑不得的翘着兰花指指着朱平安,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了,不开玩笑了,若无准备平安也不会上那封奏折,而且有了公公送来的这阵东风,把握更大了。

    ”朱平安收起了玩笑,正色道。

    “那杂家就等着看小朱大人演的这出戏了。”冯保笑了笑,好像对朱平安充满了信心。

    翰林院距离刑部衙门不远,两人说着就到了翰林院,看到近在咫尺的翰林院,冯保停住了脚步看了眼朱平安,看似要朱平安进翰林院,只是神色却有诸多话。

    夫达人者也,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

    朱平安将冯保的表情收入眼中,心中了然,知道冯保有事求于自己或者是倾诉,便以去前面饭馆吃饭为由继续陪同冯保往前走了一段。

    往前没走多远,到了一个僻静的小路,冯保就将忍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小朱大人这封奏折虽有诸多波澜,但都属于明面上的枪,杂家在宫里却是遭了诸多暗箭。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哎一言难尽啊......”冯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朱平安闻言点了点头,自古以来宫里的争斗最是血腥和巅峰,在现代的时候朱平安也看过诸多类似甄嬛传一样的电视剧,深知宫内这个群体斗争的厉害,而且即便是史书中寥寥几笔的记载,也能看出深宫之内斗争的血腥。

    大家了解最多的应该是皇后、妃子之间的明争暗斗,不过像冯保这样的宦官群体的争斗更是激烈和血腥。dudu2();

    皇后妃子才有多少,宦官太监的数量可就多了去了,斗争也更多更激烈。

    宦官历来是不受人待见,被人唾弃的群体,是去势之人,也就是阉割**之人。可想而知,他们也是可怜的。那个脑袋不正常,自愿去做太监的,当然某些例外就不包括在内了,来做太监的,大多是两类,一类是为权,一类是为财,大都出身贫贱,穷苦家庭在威逼利诱之下将孩子送入宫内。

    宦官太监失去了正常人的的生理功能和人格,成了另类,在皇宫之中的他们处于底层,皇上后宫妃嫔对他们都有生杀予夺大权,为了生存,只能奴颜屈膝,阿谀奉承,自称奴才备受屈辱。

    出身低下,身体功能缺失导致没有后代;爱的话,身体缺陷爱不了,恨的话,恨谁啊,父母还是宫里的主子?一个恨不了,一个不敢恨;宫女的话,运气好的话在宫里熬二三十年之后,还能被放出宫去,太监的话就别想了,可以说没有希望和未来,缺少关爱和人间冷暖,只能凄惨悲凉的老死于深宫之中。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现代社会就有一批生事悲惨的人,走向反面报复社会,比如最近的某岛国老年离异穷困潦倒的自卫队军官在公园内的那声巨响。

    这些宫里的太监大多也是如此,人格丧失、身体缺陷的他们,大多扭曲了人性,憎恨社会,憎恨社会上的人。有人自暴自弃、麻木受欺负受苦受累受害;有人走向反面,报复他人,报复大臣,报复社会,利用靠近最高权力的优势,他们报复起来破坏力大的厉害。

    其实,有些时候也由不得他们。

    太监之间,各为其主,主子之间争斗,他们又怎能幸免,当然更多的是太监之间为了生存为了出人头地为了权势金钱,各仗其主,各凭本事,互相之间勾心斗角,欺诈陷害。

    这些人格丧失、人性扭曲的太监,斗争起来残忍狠毒的多。

    在宫里能活下来的太监,都不是善茬。dudu3();

    所以,对与冯保的一言难尽,朱平安虽不能感同身受,却也能理解。

    “哦,竟还有事让公公如此为难?”朱平安一副好奇的问道。

    “小朱大人说笑了,杂家在宫里也就是一个粗使打杂的,让杂家为难的事多了去了。”冯保摇了摇头苦笑道。

    “不知公公听过这句话没有?”朱平安在冯保说完,微微笑着问了一句。

    “小朱大人说来听听?”冯保好奇道。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朱平安背着手轻声吟道,吟完后微笑着拱手向冯保说道,“公公遭受暗箭越多,说明天有大任要降于公公,所以平安在此恭喜公公了。”

    “小朱大人莫要开杂家的玩笑了......”冯保一脸苦笑。

    “平安不是说笑,小时候平安才名初显,颇遭人恨,作词写文,批评颇多......”朱平安像是讲故事一样,说的话也很有代入感,一下便吸引了冯保的注意力,支起了耳朵。

    “尖酸刻薄多了,不过平安记得一句话,没有人会踢路边的一条死狗。”朱平安看着冯保意味深长的说道。

    冯保闻言,浑身一颤,然后便挺直了背,是的,没有人会踢一条死狗。(未完待续。)

    看过《寒门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