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七十二章 扶占出直臣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小朱大人可有他事,若无他事不如同行。”冯保邀请道,似乎有话要跟朱平安说。

    “敢不从命。”朱平安微微笑了笑,然后伸手做出请的动作,“冯公公请。”

    “小朱大人请。”冯保同样伸手。

    礼让之后,朱平安跟冯保一起步出了刑部大门,途径值班房的时候,朱平安听到一声亲热的跟见了亲爹的恭送,扭头就看到了刚刚进门时哪位负责登记的先热后冷的刑部官吏,正笑的一脸灿烂如哈巴狗一样的弯着腰、觍着脸热情的恭送冯保。

    “冯公公,您慢走公公慢点,小心台阶”

    负责登记官吏热情又细心恭送小太监冯保,简直比见了亲爹都亲。这位冯公公可是从宫里来的,刚刚何尚书都出门迎接了的,若是自己巴结到了这位冯公公,再送点礼,岂不是自己也能混个一官半职的。

    我草

    小心台阶

    这声音简直辣耳朵。

    朱平安也是第一次见到,人竟然会谦恭到如此不要脸的地步。

    负责登记官吏热情的恭送冯保,至于跟冯保一同出门的朱平安,就被人家给无视了,登记官吏压根吊都不吊朱平安,就像朱平安隐身了一样。

    捧高踩低,世界本就如此,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朱平安见状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便和冯保一同走出了刑部大门,然后回望了一眼门口的对联,“权臣不得以恩怨为出入,天子不得以喜怒为重轻”,更觉莫名讽刺。dudu1();

    从刑部衙门到西苑的路程不远,途经翰林院,再走一段路就到了西苑。朱平安跟冯保好像有默契一样,走的都很慢,同行的这一段路走了平时五六倍的时间。一位翰林外臣,一位内廷宦官,年纪相仿,谈笑自若的走在皇宫脚下的官道上。

    话说如果朱元璋见到这一幕,估计会把这两人全都咔嚓了。太祖朱元璋禁止太监干政,更紧致外臣结交宫中太监,担心大臣和太监内外勾结,左右大明朝堂,危害江山社稷。

    不过,虽然如今宫门上“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的铁牌高悬,但是整个大明都已经无视了太祖定下的铁律。

    “不是我说,小朱大人你这封奏折上的着急了些。”

    一开始的话题是朱平安奏折陈情的事情,冯保看着朱平安提醒道。

    “是吗?我还觉的上的晚了,若是能早上些时候,那些村民也不至于被自家人借了脑袋。”朱平安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我的小朱大人呀,你可知道圣上看到奏折的时候发了不小的脾气呢,我隔着门都听到了呢,后来收拾的时候发现圣上早餐都少喝了半碗呢。”冯保颇为心疼的说道。

    “扰了圣上龙体,那我真是罪该万死。”朱平安告罪道。

    “还万死呢,死一次就够了。”冯保哭笑不得,然后小心的看了看前后左右,才小声神秘的说道,“不过你想死却是死不了的。”

    “哦?”朱平安神色一动。

    冯保又谨慎的看了下前后左右,见没有人,才靠近朱平安小声的说了两个字,“扶占。”

    扶占?dudu2();

    朱平安有些不明所以,扶占是嘉靖帝独特的跟神仙沟通的方式,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封建迷信,是一种玄的不能再玄的玩意,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可信依据,偏偏嘉靖帝乐此不彼了一辈子。

    嘉靖帝的扶占大致是这样子的:一个大沙盘,两个架子,两根大树杈子,两个小太监,一个道士。道士把嘉靖帝的话烧给神仙,然后两个小太监就像是抽风了一样,手指肚按着树杈子一阵乱画。

    喏,沙盘上出现的鬼画符,就是神仙的回答了。至于沙盘上的鬼画符,像或者不像字,没关系,嘉靖帝还有道士会琢磨解释的。

    朱平安想这玩意估计任何一个现代人都是不信的,不过嘉靖帝却是乐此不彼。嘉靖帝绝对是大明最为聪明的几个人之一,可是这时候却跟个傻x一样。

    修仙炼丹

    这就是嘉靖帝的致命缺点之一。

    不过扶占跟自己有什么关系?难道说自己上奏那一天的扶占呈现的鬼画符,跟自己扯上关系了?虽然看冯保的神情,这扶占的结果对自己是有利的,但朱平安还是觉的太扯淡了。

    “在你上奏那一天早上例行扶占,陶天师解占称‘今有直臣上奏’。可是巧了,才扶占后不久小朱大人你的奏折就到了圣上的案头上。小德子毛毛躁躁给陛下送呈奏折的时候,滑了一脚,弄乱了内阁送呈的奏折,他自己捡起摆放了一下,恰巧小朱大人你的奏折就被放在了这摞奏折的最上面。”看着朱平安懵懂的样子,冯保不由颇有成就感,凑近朱平安耳边小声说道。

    “哦”

    原来如此,朱平安点了点头。

    一大早扶占,解占出的答案是“今有直臣上奏”,然后好巧不巧的奏折就送呈上来了。

    估计这就是陶仲文的聪明之处吧,今有直臣上奏?这个大明帝国那一天不得有成千上百的官员上奏啊,成千上百的官员里总得有个直臣吧,反正我又没点名说是谁。dudu3();

    这就属于一个开放式的哑谜,绝对正确,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陶仲文错误。

    至于解占完,内阁的奏折就送呈上来,估计也不是巧合,每一天内阁送呈奏折的时间都是固定的,陶仲文跟在嘉靖帝身边这么久,肯定特别清楚这个时间。

    所以,只要稍微控制下扶占的时间,就能达到这个“巧合”。

    其实,本来这个扶占大约跟自己是没有关系的,内阁送呈到嘉靖帝跟前的奏折可是好大一摞,谁知道扶占结果说的直臣是这里面的哪一个奏折啊。

    不过,真正的巧合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送呈奏折的那个叫小德子的小太监毛手毛脚,可能是脚滑,也可能是手抖,也可能是小太监之间争宠被人暗算了,总之在他把奏折送到嘉靖帝案头上的时候,这一摞倒在案头上了,也可能是掉在地上了,反正就是顺序弄乱了,然后小德子又自己摆好了。

    然后自己的奏折就在这个巧合中出现在第一个。

    这么一系列巧合

    或许在嘉靖帝眼中就是天意如此,第一个奏折就是神仙回信所指的直臣了。

    直臣!

    直臣能杀吗?

    容不得直臣的是明君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