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七十章 刑部尚书何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刘备三顾茅庐,始得见诸葛;关羽过五关斩六将,始会皇叔;朱平安也是经历了熬鹰、杀鸡儆猴之后,始得以见到刑部尚书何鳌。Δ』

    只是可怜屈知县,被打掉了半条命。

    当然,即便没有朱平安,屈知县也逃不了今日刑杖之苦。没办法,这就是人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只有被按在菜板上的份。

    朱平安目送衙役架着血迹淋漓的屈知县离开后,就看到了在数位官员簇拥下而来的刑部尚书何鳌。

    刑部尚书是个年过半百的老者,头已经白了,不过颇有几分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风范,膀大腰圆,身材很是壮硕,身高至少要比自己高出半头来。他的肤色不像是文人,倒像是武人,皮肤有点像是父亲那样的古铜色。如此壮硕有力,怪不得能经受两朝帝王的廷杖,这身板看着就抗打,换做其他文弱官员,能挨下来一顿廷杖都是命大,两顿廷杖下来十个官员都得挂八个。尤其是嘉靖大礼仪之争那顿廷杖可是实打实的,一百二十四个官员,当场就被打死了十六个,垂死二十七,回去之后没挺过几天的又有七八个。

    何尚书迈着八字步走来,走在最前面,身后紧跟着两位官员和数位胥吏,何尚书的脚步不快,但却很有气势,一看就是久居高位,很有领导的风范。

    何尚书只是扫了朱平安一眼,但就是这一眼就让人很有压力,朱平安感觉自己像是在山林里被一头猛虎盯住了一样,不过幸亏猛虎是在打盹,或许是吃饱了,也或许是挑食,并没有太重视自己,只是扫了自己一眼而已。

    不过,猛虎又能如何,多少老虎成了人座椅上的垫子,连虎鞭都被人泡酒喝了。

    更何况,这头猛虎此时已沦为严嵩门下狗呢。可惜了,两代帝王的廷杖面前他都挺过来了,可是却跪在严嵩这了,晚节不保啊。

    “下官朱平安见过何大人和诸位大人。”

    朱平安抬起头看着越走越近的刑部尚书一行,站稳了身躯,脸上堆出恭敬的神色,远远的揖手行大礼,两臂向前伸直,右手向内微曲,左手附其上,两手从上向下自额头高度移至胸前高度,同时弯腰四十五度行大礼。

    如此揖手行大礼两次。

    之后,朱平安保持弯腰姿势,静止不动。

    不为五斗米折腰说的是有骨气不趋炎附势,在古代见了高位者,揖手行大礼太正常不过了。即便如“笔架山”海瑞,不也是得向上官揖手行礼,只是他身边的官吏都向上官跪下了凸显他站着了而已。

    当然,海瑞绝对没有自己弯腰这么弯,还是标准的两次,呵呵,如果海瑞在这里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嘲笑自己朱平安弯着腰勾了勾唇角。

    一秒

    两秒

    朱平安弯着腰默默的数着数,行礼问好过了两秒了,还没有听到刑部尚书何鳌有什么回应。

    在第三秒的时候,朱平安才听到了一声轻若无闻的“嗯”声,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声音轨迹没有一丝起伏,大约何尚书连头都没有点吧。

    话说如此壮硕的人,这么小声你便秘啊。

    朱平安弯着腰不着痕迹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大声回道“多谢大人”,然后起身,脸上已是恭敬有加的神色,比一旁的郎中翟俊涛都要恭敬。

    在大明官员之间相遇的话,如果官职是同级的话,那么互相揖手或者拱手两次就可以了;如果一方比另一方官职低的话,那么就要向右侧移动揖手两次,官职高的点头答礼。同时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官职低的官员揖手行礼的时候,要行大礼,就是像朱平安这样。

    至于刑部尚书何鳌嘛,谁让人家官职高啊,爱怎么回礼就怎么回礼。

    “大人请上座。”清吏司郎中翟俊涛笑着将刑部尚书何鳌迎到了房间正中的位置上。

    “王大人,柳大人,请。”郎中翟俊涛拱手笑着跟另外两位同僚问好。

    “翟大人客气了,请。”王大人和柳大人拱手回礼,互相礼让着坐了下来。

    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坐下了,房间中只剩下了朱平安一人,无人管无人理,站在原地,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围观着。

    “咦,平安你还站着干嘛,坐啊。”

    站了好几秒了,翟俊涛才好像是刚现朱平安还在站着一样,咦了一声,招呼朱平安坐下。

    “多谢大人。”朱平安也没有推辞,拱手道谢之后,就在最下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你就是朱平安?”坐在何尚书下的那位王大人将视线转移到朱平安身上,扬了下下巴公式化的问道。

    废话,刚刚让座时翟郎中都喊我平安了,我不是朱平安还是谁啊。当然,朱平安是不会这么说的。

    “是的,下官朱平安见过诸位大人。”

    朱平安起身再次拱手行礼,然后扫了一眼上的几位官员,跟随刑部尚书何鳌同来的除了这位王大人还有另外一外柳大人,至于其他胥吏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刚刚联合会审屈知县一案的不是还有锦衣卫吗,怎么没看到啊,这位四十余岁的王大人肯定不是锦衣卫,穿着的官服都不是锦衣卫的制服,另外的柳大人身上的官服也不是锦衣卫制服。或许联合会审的锦衣卫有其他差事,没有过来吧。

    “嗯。”问话的王大人点了点头,然后用眼神请示了下高坐上位的刑部尚书何鳌后,复又看向朱平安问道,“你也不用紧张,这次我们只是了解下情况,陈情之事待与都察院及厂卫确定日期后,再通知你和赵千户前来陈情。”

    呵呵

    好吧,之前屡次三番的催,现在又不着急了。刑部的立场由此可见一斑。

    看来,这次的陈情必定会麻烦重重啊。

    对此朱平安并不意外,来之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现在不过是对猜测应验了而已。(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