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六十九章 杀鸡儆猴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经历了熬鹰心理战后,朱平安又欣赏了一处杀鸡儆猴。

    从照磨所出来跟着翟郎中到了刑部尚书何鳌办公房外,朱平安也未能见到何尚书,因为何尚书不在办公房间,而是在刑部的一处大堂听审一个案子。

    案子是刑部和锦衣卫联合会审,由刑部另外一个清吏司郎中主审,刑部何尚书在大堂听审,同时在堂听审的还有四品锦衣卫佥事魏伯阳,大堂内除了刑部的差役还有数位锦衣卫校尉。

    别看锦衣卫校尉带着校尉两字,他们也只是普通的锦衣卫,“校尉”相当于其他卫所的“军卒”,锦衣卫校尉都是从民间挑选壮丁充当,也就是民间的武林高手,他们专职擎执卤薄仪仗,及驾前宣召官员,差遗公办。锦衣卫开有诏狱,类似今天这种审判断案什么的,锦衣卫校尉也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因为何尚书正在听审,翟郎中便领着朱平安到了大堂附近的一个房间暂候,等这个案子审完了,再去拜见何尚书。

    朱平安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大堂外杖刑的一幕。

    “屈大人请吧。”

    一个身着白色囚衣、神情惶恐的犯人被两个锦衣卫狞笑着从大堂里“请”了出来,嘴里称着屈大人,可是并无一点尊敬的意思,就像是捏小鸡崽一样,将被称为屈大人的犯人架了出来。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我是七品知县,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一身囚衣的屈大人神情惶恐的喊着,挣扎着。

    位置不远,朱平安看的很清楚,连屈大人囚衣上的褶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屈知县和锦衣卫的对话也是听的清清楚楚。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别想了,多少官员都被做成灯笼挂成旗帜了,何况是普通的刑罚了。

    “哎呦,我的屈大人,别说您七品知县了,就是三品的大员,小的也打过。我们都是粗人,可不懂的什么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什么的,我们只知道奉命行事。”其中一位锦衣卫扫了屈知县一眼,不屑的瞥了瞥嘴,皮笑肉不笑的回道。dudu1();

    在说话的时候,两位锦衣卫手上的动作可没有丝毫影响,架着身着囚衣的屈知县走到了庭院中的一张长凳前。

    “屈大人是自己趴上去呢,还是让小的们帮您?”到了长凳前,锦衣卫放开了屈知县,似笑非笑的看着屈知县。

    “我……我自己来!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屈知县也知道躲不过去,平生了几分骨气,恨恨的咬了咬牙,用力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趴在了长凳上。

    “宛平知县忤逆上官,妄谈国事,杖刑六十。念及为官不易,减半行杖。”

    在屈知县刚刚趴在长凳上,一位刑部小吏从大堂出来,将手里的一支令签在屈知县面前展示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宣读了堂官对屈知县的刑罚。

    明朝的杖刑是以十为差,杖刑的数目最低是六十,最高是一百杖。刚刚宣读的令签,屈知县要被杖刑六十,因为官员有所优待所以减半行刑,也就是三十杖。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屈知县哼了一声,便默不作声。

    宣读完毕后,两个锦衣卫各自取来了一根粗长的大荆条,长约三尺左右,打人的那一头较为粗些,如人的拳头般粗细,上面还有干涸的血迹斑斑。

    “分量轻了些,还是包着铁皮带着倒刺的廷杖握在手里舒服些……”锦衣卫故意在屈知县面前掂了两下手里的荆条,不无恐吓的说道。

    “屈大人,可有什么要交代的?”另一个锦衣卫看着屈知县挤了挤眼睛,手指搓了挫,意有所指的问道。dudu2();

    这是索贿?

    呵呵……朱平安看到这一幕,微微勾了勾唇角,果然像史书说的那样,杖刑还有廷杖里面有很多猫腻,也诞生了三百六十行之外的三百六十一行,因为杖刑绝对算的上是一门手艺,干这一行的差役和锦衣卫都是靠手艺“吃饭”,比如这个锦衣卫。

    能出师行杖刑的锦衣卫都是练过的,要拜师送礼学这门手艺。据杂史记载,锦衣卫掌握这门手艺,需要练上几年呢。他们主要练习两个手段,一个是外轻内重,一个是外重内轻。练习的时候,他们要做两个假人,其中一个假人里面放豆腐,另一个假人里面放青砖,外面都穿上衣服。放豆腐练习外重内轻,锦衣卫只有做到把外面的衣服打的稀烂,声音咣咣响,而里面的豆腐不伤分毫,才算到家;放转头是练习外轻内重,锦衣卫只有做到把外面的衣服不伤分毫,而里面的转头打的稀碎,才算到家。

    这样,如果有人在行刑前给他们行贿送礼,或者长官有所暗示轻打的话,他们就会采用外重内轻的手法,把人打的看着皮开肉绽,但其实只是皮外伤,回家养几天就能活蹦乱跳了;相反,如果行刑前没有行贿送礼,或者长官有所暗示重打的话,他们就会采用外轻内重的手法,看着只是皮肤红肿,可是内里受伤却很重,骨头都能打断。

    刑杖在手,轻重在我一念之间。

    挨打的人,往往会花钱买轻打,于是就衍生了第三百六十一行。

    当然,如果没钱或者不明其中猫腻或者耿直的人,那就只有硬挨一顿了。

    “哼!”

    屈知县冷哼一声,没再说话,用行动表明了一切。

    “呵呵,既然如此那屈大人就忍着点是奉命行事,请恕小的们冒犯了哈”锦衣卫见状,冷笑一声,嘴里客气的说着,可是手上的动作绝对是下了狠手。

    啪dudu3();

    刑杖带着一股腥风狠狠的落在了屈知县的臀上。

    瞬间,屈知县就好像是鹅一样,伸长了脖子,额头上青筋直露的嗷一嗓子痛呼不已。

    一、二、三、四……

    伴随着刑杖的一次次落下,屈知县痛叫的声音一次比一次更惨,最后都只能看到口形,痛得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有条件反射的张合嘴唇。

    顷刻间,屈知县臀上白色的囚衣,已经被血渍浸透了。

    “这是宛平知县,据说是在前段时间京察时当众妄加非议上官,数次三番诋毁京察……”翟郎中适时的给朱平安讲着屈知县的往事,然后悄悄打量朱平安的神情。

    杀鸡儆猴

    毋庸置疑。

    忤逆上官,非议朝政,呵呵……这一幕绝对是杀鸡儆猴,翟俊涛是故意带自己来看这一幕的。朱平安坐在桌前,泰然自若的看着外面行刑的场面,像是在看电影一样,面上挂着淡淡的笑。

    这让翟郎中很失望。(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巨.乳美女李雪婷性感透视装私房写真,极力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家搜索meinvjia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