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六十八章 演员的自我修养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刑部陕西清吏司跟往常一样运转,陕西、甘肃等地以及后军督府、行人司以及京府军后卫、河东盐运司等处的刑事案件卷宗汇总到了这里,由小吏抬着分给在座的各位官员。

    卷宗很多,但是虱子多了不压身,陕西清吏司的官员们早就练就了悠闲工作法。一壶清茶,一份邸报,一卷案宗,喝喝茶看看报,审审卷宗,时间也就慢悠悠的过去了。

    总的来说,工作看似繁忙,但官员还很清闲。

    刑部陕西清吏司的官员就这样在繁忙中悠闲着,刑部尚书何鳌已经从严府回来了,小吏在耳边小声提醒郎中翟俊涛的时候,坐在门口的朱平安已经通过小吏的唇形读出了。

    不过,郎中翟俊涛没有做任何表示,朱平安也没有点破。

    从何鳌回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吧,郎中翟俊涛又遣人请示过刑部尚书何鳌一次,小吏带来了回话,翟俊涛听后挥手让小吏退下。

    “来人,给朱大人上茶。平安,不用拘束,就把这当成翰林院,何尚书那忙完会遣人来通知我们过去。”郎中翟俊涛微笑着吩咐人给朱平安上茶,让朱平安少安毋躁,看上去很热情。

    “平安多谢翟大人。”

    朱平安起身拱手道谢,微微勾了勾唇角,扯出一丝不屑的笑,刚刚那小吏的话,朱平安听不到,可是却可以通过唇语读出来。那小吏带来的回话是要先晾晾自己。

    呵呵,熬鹰?这是心理战?

    果然能做到尚书这种位置的都不是省油的灯,有时候等待最是煎熬人了,刑部几次催函让人觉的事情很紧急,可是自己来了刑部,人家却又晾着自己,陈情的事说都不说,就让自己等着。紧急,忐忑不安,会在等待着慢慢酵,等待越是漫长,心里的防线崩溃的就会越大。

    然后,对方再以逸待劳,自然事半功倍。

    当然,或许何尚书压根都没把自己当回事,这么做也只是习惯而已。

    如果是一般新入官场的毛头小子,此时大约会如他们想的那样,在等待中自己把自己等崩溃了……不过,可惜遇到了朱平安。

    朱平安比陕西清吏司的官员更悠闲,舒适的坐在靠门的桌前,得体的官服衬的人愈的精气神好,书桌上摆着一卷刚刚从清吏司借阅来的朱元璋的《劝官箴》,不时的翻阅一页。

    在翻阅间隙,手里会端起一杯热茶,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执着茶盖时不时的轻拨几下杯缘,茶杯里的龙井茶叶在拨动下上下飞舞,在飞舞间清茶越的清香了。

    在现代的时候,朱平安很少喝茶,即便喝茶也不怎么讲究,看电视的时候对古人喝茶总是拿着碗盖拨两下,很是不解。到了大明后,才弄清其中缘由。

    古人喝茶是雅事,讲究观其形、看其色、闻其气、品其味,这个用杯盖拨动茶杯边缘,上层水搅动会让茶水在茶杯中形成对流,如同茶道一样让茶叶飞舞,使茶水更加入味,茶香也更加浓郁,如果你喜欢喝清茶,那就少拨动几下就可以;如果喜欢喝浓茶,那就多拨动几下。

    另外,现代喝茶的茶杯都有一个过滤茶叶的金属滤网,避免将茶叶喝到嘴里。古代可没有这种装置,古人用茶盖拨动茶杯,也是为了将茶叶茶渣拨动到另一边,避免喝茶的时候喝了一口茶叶有辱斯文。

    哦,是啊,古代喝茶茶杯都没有那个金属的过滤网,刚刚在翰林院随完份子,还想着找个赚钱的途径,话说如果把这个过滤网明“借鉴”到大明,是不是有搞头?

    嗯,在现代基本可以说人手一个了带过滤网的杯子了,市场已经验证过了,在现代行得通,应该没道理在古代行不通吧。古人又比现代人更喜欢喝茶,毕竟在古代大约只有茶叶这种饮料了,人们也没得选,可以说市场比现代还大。

    这个可以有,当然,以后这个以后从长计议。

    在朱平安品茗考虑过滤网的时候,刑部陕西清吏司郎中翟俊涛在一旁时不时的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朱平安,然后翟俊涛整个人都被震住了。

    朱平安舒适的坐着,儒雅的品茗,入神的思索过滤网也被郎中翟俊涛当成了看书看得入神。

    然后,翟俊涛得出一个让他震惊的结论,这个初入官场的少年在这种场合下竟然淡定如此,风雨不动安如山。在官场上浸泡多年的人也不一定可以达到这种境地,如此一个少年,养气功夫竟然达到如斯境地。

    在朱平安喝了三杯茶,翻阅了两本大明律法的时候,清吏司郎中翟俊涛终于起身带着朱平安去面见刑部尚书何鳌了。

    不过在面见刑部尚书前,翟郎中先带朱平安去了刑部照磨所,领取关于朱平安奏折一事的卷宗。

    照磨所内有官员三人,官职都在八品左右,抄写小吏大约有十余人,见了翟郎中和朱平安登门,俱是放下手上的事,前来拜见。

    刑部照磨所大约有点类似现代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的办公室,主要负责整理归档卷宗,接受文,磨勘六房宗卷,照刷文卷,计录赃赎等。

    一进门,朱平安就嗅到了浓郁的书墨味道。

    翟郎中脸上始终挂着和熙的微笑,熟络的叫着照磨所里的官员的名字,让众人一阵受宠若惊。若非之前在陕西清吏司通过唇语,了解到翟郎中的为人,朱平安也都会此人的亲和力所蒙蔽。

    不过现在吗……

    无非是演员的自我修养而已。

    从照磨所出来,便直接到了何鳌何尚书办公的屋外,何鳌办公的房间几乎是刑部最简陋最破旧的房间了……如果只是从办公环境来看,何鳌肯定是个大公无私、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清官,但是……能跟严嵩同流合污,沦为严嵩党羽的何尚书,又能清正到哪去呢。

    何鳌名气很大。

    他的名气来源于两个廷杖,被两代皇帝打廷杖打出了偌大名气。嘉靖他哥,正德皇帝要南巡游玩,何鳌上谏阻止,结果被正德打了一顿廷杖;嘉靖初年,议“大礼”,何鳌逆旨,被嘉靖帝打了廷杖,差点被打死。两顿廷杖,换来了何鳌偌大的名气。

    可惜了。

    何鳌早年还不错,不过现在沦为严嵩党羽,已经变质了。

    “平安为何叹息?”翟郎中耳朵很尖,听到了朱平安的叹息声,还以为是朱平安怕了,心中暗笑还是年轻啊,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早前上奏干什么去了。

    “没什么。”朱平安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翟郎中见状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没有再问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