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六十六章 人情往来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在离开翰林院去刑部前,翰林院编修张博叫住了朱平安,给朱平安倒了一杯清茶又交给了朱平安一个礼单。

    看着朱平安疑惑的表情,张博微微笑了笑解释道,“子维走前,拜托我帮你们走着人情往来,这份礼单是你们休假期间咱们翰林院随的份子。”

    人情往来?

    朱平安微微一怔,然后就了然了,人情往来就是送礼,不管是古代还是现在,官场上的人情往来又怎么少的了呢,有来无往非礼也,这都是官场上的潜规则了。古代官场的“礼”更是名目繁多,包括贺礼、节礼、谢利等等层出不穷,自己倒是忽略这点了,不过张四维不愧是世家出身,考虑全面,这些事情都提前安排好了。

    “给张兄添麻烦了。”朱平安接过礼单,拱手向张博道谢。

    “举手之劳而已。”张博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朱平安道谢后扫了一眼礼单,不由勾起唇角,还真是名目繁多。张博的礼单记的很详细:袁炜添子,一贯;张淞例检,二两;李宅乔迁,一贯;王公离任,二两;李尚书妻辰,五两,绸缎两匹。后面备注:除李尚书不收外,余悉收。

    好吧,这才半个多月就随了六两银子,如果不是李默没有收礼的话,就是十多两了。怪不得那么多官员嫌弃俸禄低不够用,这种人请往来下来,别说大明官员俸禄本来就不高,就是再高点,也不够走人情往来的。

    当然,如果官职高点的话,肯定可以从这个人情往来的潜规则中获利颇丰。人情往来,很多时候都是变相的权钱交易。或许,书中自有黄金屋,有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吧。

    初入官场,官职低微,大都是送礼多,入不敷出;等他们官职高了,又怎么不会借着潜规则回本甚至大捞一笔呢。

    人情往来,下一步往往就是贪腐,一些官员抱着人情往来不算贪腐的谬论坠入贪腐,官员腐朽之后,大明的衰落和腐朽就无法避免了。

    看不惯,也然并卵。

    这潜规则还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打破的,暂时也就只能随波逐流了。

    出了翰林院,摸了摸空瘪了不少的钱袋,朱平安觉的自己该找下赚钱的途径了,虽然现在还有不少积蓄,可是长此以往自己也禁不住。

    翰林院距离刑部不远,朱平安出了翰林院走了没几分钟就到了刑部衙门所在,刑部不同于翰林院这种清要机构,它是实权机构,手握大权,主管天下刑政,判案定罪,管理囚犯。刑部衙门都比翰林院气派多了,高大的石狮子和朱漆大门让人不由心生敬畏。

    门口有一副桃木对联挂在了醒目的位置,“权臣不得以恩怨为出入,天子不得以喜怒为重轻。”

    朱平安扫了一眼对联,不屑的撇了撇嘴,对联是好对联,也符合刑部的定位,不过太过理想化了,在现代司法犹自不能真正独立于政治,更何况是封建的大明呢。

    装裱门面而已!

    朱平安腹诽了一句,然后迈步走上台阶,进了刑部大门。

    “这位大人请留步,不知大人来刑部有何贵干?下官好为大人通禀。”在朱平安刚进刑部大门,就被一位身着不入流官服的官吏恭敬的叫住了,他是刑部门口负责登记的官吏。

    朱平安闻言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向着门口的官吏微微拱手还礼。

    好年轻!

    门口负责登记的官吏看清朱平安模样,吃惊不已,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六品了,未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于是,对朱平安更加恭敬了,为朱平安搬来椅子,请朱平安坐下登记造册,还给朱平安倒了一杯茶。

    “我来刑部陈情。”朱平安在来访名册上落下名字后,顺势问了一句,“不知该去何处?”

    朱平安!

    门口负责登记的官吏看到朱平安登记的名字后,脸上的恭敬一下子消退了,朱平安这个名字他这些时日听多了,刑部连出三份催函,这几年可是独一人待遇,他又怎么会不认识呢。

    可惜了!

    如此年少有为、前途不可限量的状元郎,就要成为历史了。

    这些时日三封弹劾奏折在京城闹了不少的动静,以前弹劾严阁老的奏折也不是没有,可是连着三封奏折弹劾严阁老可是不多见,所以动静也比以往要大得多。这官吏只是负责刑部往来登记,工作简单,闲暇时间多,没事就看看邸报什么的,三封奏折这么大的动静他当然不会不关注。

    严阁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弹劾严阁老不是嫌命长吗。

    三封奏折中另外两个奏折的主人都验证了,下了大牢,撸掉官职,贬为平民,一辈子就算完了。

    朱平安这封奏折的主人,自然也不会例外。

    马上就要成为平民了,自己虽然在刑部是不入流,但也是官啊,对你一个马上成为平民的人还恭敬个什么劲儿啊。

    “进门左拐,第二个门,不送。”

    负责登记的官吏冷冷的说了一声,伸手将朱平安面前的热茶拿了过来,坐在一旁自顾自喝了起来,看也不再看朱平安一眼了。

    呵呵

    朱平安看着官吏的举动,勾着唇角笑了笑,对方刚刚还恭敬有加,现在看了自己的名字后态度就来了一个十万八千里的大转弯,如果再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怪了。

    朱平安起身淡淡说了句多谢,便按着他说的进了刑部往左拐,手持刑部催函进了第二个门。

    在朱平安进门的时候,翰林院关于朱平安的话题也愈发热烈起来,总体来说大家对朱平安普遍看衰。

    “朱子厚还是太年轻啊容易冲动,竟然弹劾一个为我大明流血流汗的将军,还是严阁老提拔的将军。哎,可惜了。”一个翰林略显惋惜的说道。

    “可不是,子厚身为状元,又入了圣上的眼,本来前途不可限量,结果一着行错满盘皆输,可惜可惜啊。”另一翰林点头叹息。

    “你说他弹劾谁不好,偏偏弹劾严大人提拔的人……”

    “云贵御史赵锦和兵部郎中周冕都被下狱削职为民了,恐怕子厚也免不了被削职为民。”

    “子厚可是弹劾的第一封奏折,怕是……”

    “那还不是他自找的,考个状元就不知道他自己是谁了,我看他是想出名想疯了。”袁炜幸灾乐祸的自言自语了一句。在袁炜看来,朱平安这次是完了,当得知朱平安弹劾奏折的时候,袁炜先是诧异,继而大喜过望。本来袁炜还担心朱平安在翰林院威胁自己的地位呢,朱平安是状元,字写的好,又会写青词,还入了圣上的眼,才入翰林没几天就官升一级……现在好了,竟然自己作死,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翰林都是如此,起码张居正就非如此,坐在角落里的张居正看着讨论的众翰林,露出了不屑的眼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