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六十五章 莫名其妙的李默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哟,老爷这世界怎么了呀,谁惹着我们严爷了。”

    红丝软被里伸出一条葱白玉臂拉住严府管家严年的手,咯咯娇笑着将黑着脸的严年拉上了软榻,然后翻身骑了上去,俯身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肉肉。

    不着寸缕的娇躯压在了严年身上,三寸金莲好似不小心的踢了一下软塌侧的衣柜,衣柜门露出的一小截青色衣袍好像活过来似的,如同蛇尾一样悄无声息的抽进了衣柜,毫无痕迹。

    “你这浪蹄子……”严年伸出爪子用力捏了一把身上自家第三房小妾的肉肉,腹内郁闷之气顷刻间消了几分。

    “我的爷,你有气就可着劲儿撒在奴家身上吧……”小妾俯在严年耳边撅着红唇吐气如兰,浑身一股浪劲儿无法用言语形容。

    “就怕你受不了。”严年见状郁闷之气早就烟消云散了,自信笑了一声就翻身压了上去,如下山猛虎一样。

    一二三四,云翻雨下,好一场雷阵雨。

    当房间内计时的漏壶滴下第八滴水滴的时候,严年已经喘着粗气从自家三房小妾身上翻身下来了,志得意满的摸着自家小妾听她娇嗔控诉爷好厉害奴家吃不消了…...

    这小妾是自己纳的第三房,是苏州那边的一个地方官孝敬的一个苏州。这地方官想要活动活动往上挪挪位置,往府上送了不少礼,也没活动上,地方官又托人找了严年的关系,求他指点指点。在严年的指点下,地方官往府里孝敬了十个苏州瘦马,终于活动上了职位。梨花一枝带春雨的容颜,有些时候可比那些真金白银好使多了,佳人回眸一笑,再棘手的问题也变的轻而易举。

    为感谢严年的指点,地方官也给严年孝敬了一个苏州瘦马,严年纳为了第三方小妾。纳为三房后,严年最喜欢这个小妾了,有眼色知冷知暖活还好,如何让人不宠爱。

    “妈的,下次那些个番子再来府上,没有孝敬也别想进门。”风停雨歇后,严年抱着小妾,很恨地说道。

    今天严年很忙,从大清早天还没亮就忙到现在,在他看来都是那些个锦衣卫闹的。大清早的便有门房敲门说锦衣卫有要事禀告严阁老,好不容易睡个囫囵觉就被打断了;回禀老爷的时候,还被公子怪罪打扰了老爷休息,这边锦衣卫才离开,蕃公子便让自己去刑部尚书何鳌府上请何尚书到府上来……一大早就特么跑腿了。

    在严年在床上把玩小妾的时候,严世蕃正在书房代替父亲严嵩接待刑部尚书何鳌,有些不方便公开的事情还是亲**代的保险,任何时候都不会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严世蕃虽然自负但是做事却是非常有心计。何鳌现在倒向父亲,可是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在严世蕃在书房替父严嵩接待刑部尚书何鳌的时候,朱平安已经出门前往刑部了。

    刑部的位置距离翰林院不远,大体位于现在**广场东侧宫墙外国家博物馆的位置,其他诸如礼部、户部等五部也都是在附近,办公衙门都是紧挨着的。

    杀马特黑马已经熟悉这段路途了,而且这货在侯府马厩是个惹事的刺头,所以出门的时候,朱平安就骑乘的杀马特黑马。

    去刑部衙门前,朱平安先去了翰林院,一方面是把马拴到翰林院马厩,就跟现代停车位一样,刑部不一定有自己拴马的地方;另一方面是去给同僚送个喜糖,告知同僚自己成亲的事。进了翰林院,将马拴到马厩,朱平安拎着一个布袋进了前厅。

    “下官见过大人。”

    一进门就碰到了要出门的翰林院院长李默,朱平安侧身闪开门口位置,同时拱手向李默行礼问好。

    听到有人问好,李默本来是打算像之前一样客气点头鼓励一二的,不过在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朱平安后,李默脸上一下子冷了起来。

    呃

    朱平安感觉李默看自己的目光,似乎比以前更反感不喜了,好像看到了一坨人形垃圾一样。

    怎么回事,自己做错什么了吗,不可能啊,自己才回来啊。连迟到都算不上啊,自己的假期还没结束呢。

    “大人,下官前些日子……”朱平安伸手从布袋里取出一个红色绣着喜字的布袋递了过去,准备给李默送个喜糖,说下自己在家中成亲的事。

    “哼,你好自为之!”

    不过万万没想到,李默黑着脸冷哼了一声,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便拂袖而去。

    呃

    这尼玛怎么回事?

    朱平安拿着喜糖的手僵在了原地,一脸懵比。

    按理说,李默对自己态度不该如此啊,以前李默把自己划为严党给自己一张臭脸也就罢了,现在不应该啊。虽说自己弹劾赵大膺杀良冒功一事不是针对严党,可是一般人都不会这么想,赵大膺是严嵩点头提拔的,是严党的严党,如果自己是严党的话,不应该上这封奏折啊。

    按理说,这封奏折应该会让李默对之前判断自己严党的论断,重新考量一二才是。

    是的,这封奏折把朱平安划到反严先锋都不过分。

    李默应该对朱平安刮目相看才是,不过跟奏折几乎同一时间流传出来的还有朱平安一个作品—厚黑学。

    在李默眼中,厚黑学这东西比严党更令人厌恶,严嵩只是一个,严党虽多但也有数,可是这篇厚黑学却能育出千千万万个严嵩严党,甚至比严嵩严党给恶劣。

    什么厚黑厚黑,古代英雄豪杰不过是厚脸皮黑心肠而已!

    真是一派胡言,岂有此理!异端之论!

    身为读书人不谈孔孟圣人之道,不通礼义廉耻,不心怀天下大公无私,却公然鼓吹什么厚黑学,公然将仁义礼智信弃若草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私利而废天下。

    不教人向善,却要人为恶,此等蛊惑人心之作,竟在不少人手中传阅,真是岂有此理!此等文章,只配付之一炬!

    此等人竟居状元,真乃我辈读书人之耻。

    李默黑着脸径直离开了翰林院。

    看着李默离开后,朱平安摸了摸鼻子无语的笑了笑,然后进了前厅向在座的和不在座的翰林都发了一小袋喜糖,然后告知了众人自己成亲的消息,因为成亲的突然没能提前告之众人,所以为了请罪,朱平安邀请众人十天后去翰林们常去的那个酒家赴宴。

    翰林们收下喜糖后,也都向朱平安说了些恭喜的话,不过看向朱平安的眼神大都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最为明显的就是袁炜,幸灾乐祸都写在脸上了。

    对于朱平安赴宴的邀请,只有少数应了下来,其他人要么是委婉的拒绝,要么是拖字诀,对朱平安大都是一副恭喜而远之的态度,即便答应的李春芳等人也是明哲保身的架势。

    “朱大人为民请命的奏折,可是令袁某佩服啊。”袁炜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满脸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哦,怪不得,原来都是那封奏折的原因,朱平安对上袁炜的目光拱手微微笑了笑,“袁大人若有意,上奏附议岂不美哉。”

    美你妈,你自己作死别拉上本官!

    袁炜避之不及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说了一通冠冕堂皇的话,什么君子不夺人之美等等。

    见状,朱平安不由勾起了唇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