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六十三章 咬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从张四维那返回临淮侯府的时候,天已经蒙蒙黑了,朱平安是计算着时间赶在夜禁前返回的,自己这六品小官还是不要挑战夜禁令的好。

    同行的还有王世贞,两人回府有一段是顺路的,正好可以一同回去。

    “子厚,下次来的时候再多带些伯母做的腌黄瓜,清脆爽口太好吃了,比子维府上厨子做的肉菜都要好吃。如此美味,子厚才分我们这么一点,可真是吝啬。”王世贞抱着一小坛子腌黄瓜,如获至宝一样。

    刚刚在张四维那三人畅饮的时候,朱平安将从家里带来的土特产分给了两人,熏兔还好,这个腌黄瓜直接一下子就把两人征服了。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他们,乍一吃到腌黄瓜,瞬间惊为天人,连连抱怨朱平安不地道,如此美味竟然藏到现在才分享给他们。

    “我从家里带来的全都分你们了……”朱平安舒展了一下胳膊,瞅了下王世贞抱着的小坛子,有些不舍的扁了扁嘴。

    闻言,王世贞抱的更紧了,想着回去试试朱平安推崇至极的腌黄瓜配米粥的吃法。

    当然,朱平安也不是空手回来的,张四维和王世贞也都给朱平安回赠了礼物,也都是他们从家里带来的“土特产”。王世贞生于太仓王氏家族,知道朱平安喜欢书法,特意从家里给朱平安带来他珍藏的一本“字帖”孤本,其中收录了宋朝米芾的一帖字,价值不菲;张四维是山西盐商世家,带的“土特产”是一方绛州澄泥砚,是此时山西有名的制砚大师墨老亲制的珍品,绛州澄泥砚是历史四大名砚之一(绛州澄泥砚、广东高要县端溪石砚、安徽歙砚、甘肃临洮的洮石砚),墨老是绛州澄泥砚的不世出的名家,如若不是张家有恩于墨老,这砚台便是有价也无市。

    如此特产,多多益善……

    朱平安将东西放在马鞍上,不无恶趣味的笑了笑。

    一路上,王世贞不厌其烦的叮嘱朱平安不要掉以轻心,他跟刑部李攀龙刚结识不久,诗酒唱和而已,而且李攀龙也不过是六品的刑部主事,在刑部也是无关紧要的角色,所以也没打听出来多少内幕消息。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货,打听到刑部右侍郎跟赵大膺好像关系匪浅,要朱平安去刑部陈情的时候特别小心一下。

    同行至王世贞府前,谢别王世贞,朱平安骑着杀马特黑马径直返回了侯府。

    “姑爷万安。”

    听雨轩里的两个丫头看到朱平安回来,齐齐屈膝拜了下来,异口同声向朱平安请安问好。

    我去

    刚进听雨轩,就冷不丁来这一下子,朱平安被吓了一跳。这种望族少爷的圣后,真是好不习惯!

    “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朱平安看着屈膝行礼的两个丫头,无奈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她们起身。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两个丫头还是前前后后的忙活了起来,一个丫头去卧室铺床,另一个丫头则是沏茶倒水,还给朱平安打好了洗脚水。

    “我自己来就好。”朱平安婉拒了蹲在地上要给自己洗脚的丫头,自己动手洗了起来。

    “姑爷,吃碗蜜糖水解解酒吧,这是紫鹃姐姐让人才送来的。”刚刚铺床的丫头,从外头端来了一盏精美瓷盅蜜糖水,还散着淡淡的玫瑰花香味。

    “放哪吧,我待会喝就好,麻烦代我谢过紫鹃姑娘。”朱平安正在洗脚呢,腾不出手来,所以就让丫头放在一旁桌上,自己待会再喝。

    “紫娟姐姐叮嘱要趁热喝才好,婢子服侍姑爷吧。”丫头说着伸手葱白小手捧起瓷盅,送到了朱平安唇边。

    呃

    朱平安只是张了下嘴,准备婉拒,一边的丫头很有服侍经验的便将瓷盅里的蜜糖水送入了朱平安口中。

    淡淡香气,甘甜可口,香甜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腹中,原本三分醉的脑海瞬间感觉清醒了许多。

    看着丫头成功的服侍了姑爷喝解酒蜜糖水,另一个丫头也不甘示弱的走到朱平安身后,伸出纤纤小手跟朱平安按起肩来,小丫头的按摩手法很专业,应该是专门学过的,轻柔灵活,穴位部位按捏都恰到好处,感觉疲劳从骨子里都被按了出来,轻松舒适的很。

    “你们自去忙吧,我还有事情。”

    不过尽管如此,朱平安在喝完蜜糖水后,还是婉拒了两个丫头的服侍,将她们打到耳房歇息。

    两个丫头惊讶的对视了一眼,屈身离开。

    回到耳房后,两个丫头关上门,不禁小声的互相咬起了舌根。

    “姑爷姑爷是个不好色的呢,怎么对女生一点都不感兴趣呀……”

    “就是呀,刚刚我服侍姑爷的时候,姑爷都没有多看我一眼呢,像根木头一样呢……”

    “是不是姑爷嫌弃我们长的不好呀?”

    “怎么会呢,周少爷还有二老爷家的几个少爷,都眼馋多久了,二老爷都向老夫人求了你两次了呢。”

    “是不是姑爷…….”一个丫头俏脸蛋绯红的凑近另一个丫头耳边,面红耳赤了半天,小声的八卦道,“哪个不行呀……”

    “要死啦,说什么呢你……”丫头小圆脸红的不要不要的,小手连连轻打了几下那个丫头,两人躺在床上闹成了一团,安静下来后,小圆脸丫头犹豫了好一会,才凑近那丫头耳边,羞的小圆脸都快红的滴血了,“那个,今天姑爷洗澡的时候,我去送热水,偷偷瞧见了,姑爷那物儿有那么……”

    小圆脸丫头说着很伸出小手比划了一下。

    然后,另一丫头听完惊讶的张大了小嘴,脱口而出,“怎么会那么大……那我们怎么受的了呀”

    “嘘,要死啦,小点声儿……怎么这么不知羞……”

    “你还说我不知羞呢,你才不知羞呀,竟然偷偷看姑爷……”

    “我们谁也别说了,老夫人要把我们还有喜儿、嫣儿指给五小姐做陪嫁丫头,说从我们四个中选两个提通房呢,这当口儿的把我们两个派过来伺候姑爷,什么意思,谁不明白啊。嫣儿还有喜儿在背后不知道编排了我们多少坏话了……”

    “她们敢,看我不撕烂了她们的嘴……”

    在两个丫头羞红着说着话儿的时候,朱平安正在书桌铺开了宣纸,总结今日从张四维和王世贞那得来的消息,分析完善自己早前准备好的应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