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坐牢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子维、子厚,你们二人好不厚道,竟然背着我在这吃酒,可是被我捉住了。”

    一阵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紧接着一位手持折扇的英俊男生从门口进了出来,穿着修身的云纹白锦袍子,一头黑发用紫玉挽起,腰间垂着一块温润碧玉,眼睛里带着笑意。

    可谓翩翩君子,玉树临风。

    看到来人,朱平安和张四维俱是笑着起身迎了上去,来人正是王世贞。

    “听文生刚才所言,倒像是个前来捉奸的怨妇……”朱平安跟张四维将王世贞迎了进来,然后勾起了唇角打趣道。

    才走进门的王世贞闻言,差点脚下一个踉跄……然后抬起头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朱平安说道,“子厚,你呀,真是斯文扫地。”

    “哈哈哈,文生你不是应该在李大人那诗酒唱和吗,怎么舍得来我这寒舍了。”张四维哈哈的笑了起来。

    “管家回禀说子厚回来了,我就向李大人他们请辞回来了,想着子厚肯定在你这,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王世贞回道,然后又看着朱平安一脸无奈的说道,“子厚,你还有心情玩笑,你知不知道,你那封奏折闹了多大的动静。”

    因为刑部几次催函,王世贞就估计着朱平安快回来了,所以出门前特意交代了管家,如果朱平安回来的话,就及时去李攀龙大人府上通禀自己。刚刚朱平安前脚离开王世贞家,王世贞府上的管家后脚就去通禀王世贞去了,所以王世贞才会这么快回来。

    张四维吩咐府上的下人加了一双筷子还有餐具,让后厨又加了几道菜,三人围着书桌坐了下来。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说下子厚奏折的事情吧,文生在刑部李大人那也打听到了不少事情吧,正好我们一起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寒暄过后,张四维开口说道。

    王世贞很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朱平安问道,“子厚,你知不知道你那风奏折闹了多大动静?”

    呃

    你们怎么总是问我这个问题呢,朱平安无语的摸了摸鼻子。

    “你还笑呢,你知道吗,你弹劾的那赵大膺,就是在上次庚戌之变后经严嵩点头提拔的千户。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弹劾了赵大膺杀良冒功,岂不是说严嵩有眼无珠、助纣为虐,明摆着打了严嵩的脸,至那严嵩老贼与何地?”

    王世贞向来对严嵩没有好看,此处也只是他们三人,所以便毫不客气的在严嵩前加了老贼二字。

    “这个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朱平安很实诚的回道。

    “你呀子厚……”王世贞无语的叹了口气,“这老贼严嵩最是爱惜羽毛,小贼严世蕃又最是爱财,据说赵大膺光是给严世蕃送的礼就拉了好几车。”

    “你弹劾赵大膺后,接着便又有两封奏折直接弹劾了严嵩。一封是巡按云贵御史赵锦上奏的,弹劾严嵩把持朝纲,谋取私利,导致吏治日坏,民穷国匮,请求罢免严嵩;另一封是兵部武选司署郎中周冕弹劾的,弹劾严嵩未断奶的孙子严效忠,实质严嵩党羽冒朝廷军功,授予严效忠锦衣所镇抚和千户之职。”

    “巡按云贵御史赵锦的弹劾奏折刚到京城的当日,就被以‘欺天谤君’的罪名,逮捕下诏狱横加拷掠,杖四十,革职为民;那兵部武选司署郎中周冕也是同样被逮捕下了大牢,同样削职为民。”

    “你弹劾赵大膺杀良冒功,可是赵大膺的杀敌之功却是获严嵩认可并提拔千户了的……”

    王世贞说到这将目光看向朱平安,担忧不已,唯恐朱平安也步了赵锦和周冕的后尘。

    三封奏折弹劾,两封奏折的主人都被下大牢削职为民了,怎么会不担心朱平安呢。虽然朱平安没有直接弹劾严嵩,可是又差别不了多少,毕竟赵大膺就是凭被弹劾的功劳得到严嵩提拔的,弹劾他就是打严嵩的脸。

    “严嵩党羽遍布朝野,事情一旦跟严嵩父子扯上关系,就难了。”张四维很是赞同王世贞的话,对朱平安同样担忧不已。

    吸溜……

    吧唧……

    卧槽,什么声音。

    这是屋里进牲口了吗?

    两人担心不已,正在考虑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却听到一阵不合谐的声音,扭头一看却发现当事人朱平安正在专心致志的对付面前的一盘子糖醋鱼,都已经解决了一半了。

    “子厚,你还吃得下去…….”王世贞见状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当时都有把朱平安脑袋按到盘子里去的冲动。

    “现在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坐牢。”朱平安从盘子里抬起头,擦了擦嘴玩笑道。

    “你……”王世贞一脸无语,恨铁不成钢。

    “好了,我看气氛比较紧张,开个玩笑嘛,文生,子维,多谢你们替我担忧了,奏折的事情我早就安排好了,既然敢上奏,自然有万全之策。”朱平安一本正经的向两人表示感谢,然后宽慰两人起来。

    “你安排好了?在安慰我们吧。”张四维和王世贞狐疑道。

    “当然不是安慰你们,在我未上奏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放心吧,我朱平安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朱平安胸有成竹的回道,“我年纪小,熬也能熬死严嵩父子,又怎么会将自己置于险地呢。”

    张四维和王世贞先是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就有摇头了,然后一脸苦笑的看着朱平安道,“子厚,你就安慰我们吧,你弹劾的时候又不知道赵大膺和严嵩的关系……”

    “我对事又不对人。”朱平安笑了笑,“我弹劾的杀良冒功,这件事跟赵大人他们不同,赵大人弹劾严嵩罪状数条,可是却无一实证;武选司的周大人弹劾过于草率,严效忠虽然在襁褓之中,可是周大人却让了恩荫一说,况且是圣上恩旨封赏,陛下圣明又岂会有错;我则与他们不然,放心吧。”

    “如何能放心,圣上不会认错,那严嵩又岂会认错?你还说周大人草率,子厚你也草率了。”张四维摇了摇头,“你怎么在圣上斋醮的关头上了那么一封奏折呢?去年庚戌之变后,这京城的伤疤还没愈合呢,就又被你给揭开了。”

    王世贞也是疑惑不解的看着朱平安,等着朱平安的回答。

    面对两人的疑问,朱平安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两人说了一遍。

    听到朱平安跟李姝误入流寇虎口时,张四维和王世贞跟着紧张不已,尽管此刻朱平安完好无损的占在这里,可是也为当时的凶险感到紧张。当听到朱平安用美酒化解了当时危机时,两人才舒了一口气。

    后面听到猎户在前线卖命杀鞑子,可是家乡中父母妻儿却被百户赵大膺纵兵借脑袋一用时,两人俱是攥紧了拳头,眼中愤恨不已,尤其是王世贞听后忍不住气愤拍了一下桌子,岂有此理!

    “怪不得子厚上奏弹劾,这赵大膺为了报功,竟然连婴儿都不放过,简直是泯灭人性!丧尽天良!”王世贞听完后气愤不已,眼睛里几乎都喷出火来了。

    “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张四维听完朱平安的讲述,长叹了一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