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想上台,来一场表演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子厚大才,窥一斑而知全豹,上天何其不公,子厚文笔书墨都如此优秀了,没想到政治眼光也如此独到。”张四维感慨了一声,看着朱平安玩笑道。

    “这哪算得上政治眼光……”朱平安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端起茶壶给张四维还有自己分别斟满茶水。

    “你就谦虚吧。”张四维摇头笑着看了看朱平安,便又接着往下讲了起来。

    “给事中张思静等人在斋樵是给圣上上贺表,失抬“万寿二字”,圣上大怒,把整个给事中的人都给打了一顿廷杖,还特旨给事中张思静等人穿着朝服挨的廷杖……六科给事中的人没一个躲得过去,唉,简直是斯文扫地。”张四维叹了一口气说道。

    六科给事中是大明言官的重要组成部分,再加上十三道御史就构成了大明言官体系,大明言官级别不高,权力却是极广,虽不是实权,却上可以规劝圣上,下可以监察百官,可以说是大明的纪委。

    六科给事中跟朱平安还有张四维所在的翰林院关系比较密切,同属四衙门,在某种程度上翰林院也算是宽广领域的言官吧。六科给事中、十三道御史,再加上翰林院、吏部,并称四衙门。

    六科给事中事关重大,嘉靖帝竟然全都给打了?

    “整个给事中都被打了?”朱平安闻言有些愕然,这件事自己在现代可是没有留意过。本来嘉靖帝就对言官态度不好,现在因为一个字就给整个给事中一顿廷杖,对公卿的侮辱,可以说前所未有,这言官可就是越发的不好做了。

    “嗯,全都打了。”张四维点了点头。

    “不过虽是如此,虽是如此,给事中却没忘其职责。”张四维赞赏的说道,“给事中王鸣臣上疏请严禁王府侵占税粮,奏曰:今各宗室广收民田为己私业,以势挟制地方,使有司不得编差征税,贻累粮里。请令巡按御史严查侵占均派里甲庄田之税,将其充作王府禄粮。有司如有阿纵者,治其罪。圣上准其奏。”

    朱平安闻言点了点头,土地兼并是封建王朝的一个毒瘤,上次自己中举,乡人土地投献,自己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当然,自己作为现代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一点不奇怪,给事中王鸣臣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上奏出来,这就难得可贵了。

    可见,大明有识之士还是很多的。虽说王鸣臣只是看到土地兼并的一角,仅仅是王府宗亲的土地兼并,不过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户部复议给事中王国桢条陈节财用六事:一、边军给赏,宜以其地远近、时间久速为差,不得令内地官军援例妄请……”

    “江西道御史徐绅请裁革冗滥职官……”

    “户部改盐法,工部铸钱……”

    “半月前,蒙古俺答率二万余骑,自大同北面冲破边墙,劫掠大同左、右卫以及安东十七卫。没几日,又分兵掠夺平虏卫、朔州、应州、山阴、马邑等处。其后,复分兵攻打山西三关和宁夏。不过好在没有继续南下,不然又是祸事……都御史毛伯温等人曾上疏请筑京师外城以防往年之祸,不过户部还有工部的大人以钱银不足为由,一直没能开工…….为此,双方打了好久的口水仗……”

    “因为蒙古俺答汗的事,前天,圣上下诏下诏改旧内教场为内府营,操练内侍,目的是以为京兵不足御敌,欲靠内侍营作为御敌,拱卫京城。”

    ……

    “哦,还有,严阁老觉的圣上西苑宫人太少,奏请选京城内外并顺天等八府民间女八岁至十四岁者三百人入宫。圣上准奏,昨天顺天府就开始挑选民女了……”

    张四维零零散散的将京城发生的事大体说了一遍,朱平安听完沉默了许久。

    可以说京城的政治风云,全都徐阶、严嵩、六部大员在表演,最次也是给事中的这些早就崭露头角的政治老手在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台,跟朱平安他们这些新进小官没有半毛钱关系。

    别说上台表演了,就是舞台下的座位,恐怕也都轮不到他们。

    他们还远远不够格,只能靠边远远的看着。

    当然,朱平安并不是因为这而失落沉默,只是因为京城里的大佬们翻云覆雨,政治风云此消彼长,可是却几乎没有一件是关系民生的。自己从下河村这一路走来,可是见多了民生艰苦。

    尤其途径河南、山东一带时,更是对老百姓的生活艰苦有了更深的感触。

    河南、山东西南一带这两年屡经天灾,水灾、旱灾、蝗灾等等几番蹂躏这一带老百姓,上次赶考的时候就碰到过一次灾民流离失所,那次是黄河浮冰导致绝口,巨野嘉祥一带受灾最重。

    其实这一路走来,耳听目看嘴问,朱平安对大明的吏治也了解很多,大明官吏**很重了。

    天灾**的结果,便是民不聊生,饥民流离失所。

    一个多月前,河南一个叫师尚诏的私盐贩子率领饥民揭竿而起,遭了嘉靖帝的反,话说又是私盐贩子,感觉私盐贩子是中国古代造反率最高的职业之一了,隋末程咬金,唐末黄巢,元末张士诚,五代钱镠……

    这个师尚诏提出了“不杀人、不抢劫,放量赈灾,救济穷人”的口号,没几天就发展了数万武装,还深受百姓拥护,一时间声威大震,与山东义军遥相呼应,功剽远近,破归德,转战而东,共破一府、二州、八县。

    当然,朱平安途径河南山东一带的时候,师尚诏的起义已经失败了,他本人包括族人全都被枭首挂在城墙上了。

    这是距离朱平安最近的农民起义,以前都是书本上看到的,这次是血淋淋的现实,朱平安途径当地的时候,城墙下的血迹还没有被冲洗干净……

    此次起义,暴露了大明很多问题了,虽然官军短短四十天就镇压剿灭了起义军,可是官军战斗力削减的厉害,比农民起义军强不了多少了。

    而且,师尚诏提了“不杀人、不抢劫,放量赈灾,救济穷人”这么个口号,都能轻易的号召数万武装……

    这证明了老百姓对政府多失望啊,有点活路,谁去卖命起义啊。

    老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

    可是,身居高位的大佬们却吝啬看他们一眼,也怨不得老百姓失望到跟随造反。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匹夫兴亡,国家有责,作为国家管理者的我们这些官员,自然责无旁贷。

    我想上台……

    来一场表演。

    朱平安端起酒杯,饮了一杯,目光转向了窗外,遥望大明的政治权力中心西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