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五十九章 访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从老夫人院子里出来,朱平安才想起来,搬出侯府的事情忘了给老夫人提了。

    算了,等李姝回来商议一下,再给老夫人提也不迟。现在这段时间,刚好也可以找找住处,打听打听京城的房价,看看是买个小院还是租个小院。

    大明的房价可没有现代那么离谱,印象中历史上记载的明朝房价好像比较低来着,好像有一个记载说崇祯十三年,京城正阳门大街居民傅尚志卖房,房产是一座四合院,南房两间,厢房一间,北方还有两间,还有院落,总共才卖了33两银子。也就是说一百年后京城的房价,几十两银子就可以买一套四合院。另外《金瓶梅》也有一处关于房产的记载,里面西门庆买了一栋带两间门面房的四层楼房,也不过花了12o两银子。

    即便是两处记载跟现实有误差,至少明朝的房价比现代的房价便宜多了。

    不急,慢慢来吧。

    回到听雨轩后,朱平安取了钱袋放入袖中,将从下河村带来的母亲亲手做的腌黄瓜分了两份放在小坛子里,又将路上没舍得吃的两只熏兔子也平均分做两份礼物带上。

    朱平安给值守的老妈子说了声自己要外出访友,今日就不劳烦府上给自己准备膳食了,然后就带着东西出了侯府。

    从进门时门房的话里可以听出,在自己回家这段时间,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早就已经回来了,还来临淮侯府找过自己。

    所以,朱平安这次出门就是去找两人聚聚,顺便给两人带些家里的特产。如今新晋进士的五十天探亲长假尚未结束,两人来了京城也不用上班,难得大家都有时间,一起好好聚聚再好不过了,正好也好从他们那了解下如今的情况。

    既然不上班,那直接去他们的住处,十之**就可以找到他们。

    京城很大,从临淮侯府到两人的住处有一段距离,步行太慢了,还得骑马才行。来时的骏马从下河村一直跑到京城,也该歇歇了,所以这次骑的是杀马特黑马。

    杀马特黑马比走时肥硕了很多,跟平时相比马鞍子都往下松了两个扣,听伺候马厩的小厮说走的这段时间,这肥马不仅贪吃还不老实,一有机会就四处勾搭母马,还把周少爷最心爱的踏雪宝马都给搞大肚子了……周少爷气坏了,如果不是看在姑爷面上,周少爷都要把它宰了吃肉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马,是不是应该把你给阉了,朱平安不怀好意的瞅了杀马特黑马一眼,杀马特黑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总之一路上异常听话,唯恐惹到主人害自己成为一匹废马。

    肥马轻裘,出侯府,一路向东。

    王世贞所住的院落距临淮侯府较近,朱平安先去了他的住处拜访,到了王世贞所住的院子后,看守的仆人告诉朱平安说王世贞去访友去了。

    那估计是去张四维那去了,于是朱平安接着又去了张四维的住处。

    张四维的住处比王世贞的住处要大很多,比之临淮侯府也小不了多少,盐商世家出身的张家不差钱,这应该是张家在京城的一处府邸。

    听张四维说起过这个府邸里面还有一个练武场,晋商有让家族子弟打熬身体的传统,一般大家族都会备下一个练武场,张家在京城的这处府邸也不例外。

    张四维善谈兵事,除了受其舅父王崇古影响较大外,估计跟晋商的这个传统也不无关系。

    朱平安从现代而来,看多了军事杂志以及逛遍了各种军事论坛,也算得上资深军事烧友,之前闲暇时跟张四维在兵事上面也嘴炮很多,每每搬出以前在论坛上看的各种论断,然后数番论辩,都能让张四维惊奇不已。

    王世贞对兵事不感冒,每每朱平安和张四维论辩的时候,王世贞总是嗤之以鼻。

    到了张四维府上,朱平安着人通传,不出片刻,张四维便披着长衫大笑着迎了出来,“哈哈哈,子厚你小子可回来了。”

    “子维兄,别来无恙。”朱平安微笑着拱手。

    “少来,走,来为兄府上共饮一杯,把酒畅谈。”

    张四维摇头笑着,揽着朱平安的肩膀一同进了府中,随后吩咐下人温酒备茶,摆宴书房。

    通过跟张四维的聊天才得知,原来王世贞并不在张四维这,今早刑部主事李攀龙主持诗酒会,邀请了宗臣、徐中行、梁有誉等人参加,王世贞也赴会去了。张四维刚刚在练武场打熬筋骨,听下人说朱平安来了,也没来得及穿好衣服,就披着出来了。

    “子维缘何未与文生同去?”朱平安好奇的问道。

    “李大人讲究文必秦汉,诗必汉唐……我跟他们尿不到一块去。”张四维摇了摇头笑道。

    “嗯,以往跟文生畅聊也知道文生素来倡导文学复古,倒是与那李大人不谋而合。”朱平安点了点头。

    “我和文生本是走下刑部关系,问问你的奏折的事,中间也与李大人有过一面之缘,至于文生结识了这李大人,倒也算是误打误撞了。”张四维解释道。

    “原来是因为我的缘故,平安惭愧,一封奏折,让子维和文生多费心了。”朱平安这才明白王世贞跟李攀龙结实的原因,一时间对王世贞和张四维很是感动。

    对于李攀龙,朱平安也是知道的,历史上就跟王世贞关系很是密切,李攀龙是嘉靖二十三年进士,比自己等人中进士早了七年。历史上李攀龙就先后与谢榛、王世贞、宗臣、徐中行、梁有誉、吴国伦等人结社论诗,跟王世贞同为明代文学“后七子“领之一,被誉为“宗工巨匠”。

    王世贞原本是为了自己的那封奏折去刑部奔走,没想到误打误撞结识了李攀龙,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果然难以更改。想来,“后七子”也快要步上日程了。

    “你我三人,何论彼此。你有事,我和文生又岂能坐视不管。”张四维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又正色的看向朱平安道,“子厚,你可知道,你那封奏折可是生生搅动了京城的湖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