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五十八章 问安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一如侯门深似海!

    这句话绝对不是夸张,即便是记忆力如朱平安这般妖孽,但是在去往老夫人那问安的路上,也差点被绕晕,通幽曲径,角门影壁,如此反复了数个循环,朱平安才到了侯府老夫人所处的院子。

    “姑爷,前面就是老夫人的院子了。”领路的两个丫头小声的提醒朱平安。

    朱平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并无不妥之处,便示意两个丫头继续领路前行。

    这一处穿堂较为宽广,过了穿堂便是一块硕大的翡翠影壁,让朱平安看得有些啧舌,不知费了多少金银才能购得这么大块的翡翠影壁。绕过这一块翡翠影壁,便是一个宽敞的大院子,这便是侯府老夫人锁住的院子了,朱平安走进去便看到了一溜五间正房,耳房、门房、灶房等等一应俱全。

    “姑爷万安。”

    院子里井然有序忙活的六个丫头见了朱平安,整齐划一的屈膝行礼拜了下去,异口同声的向朱平安问安。

    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问道,“祖母可得空?”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朱平安便迈步向着最中间的正房走去,门里的侍女在朱平安刚到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将帘子高高的卷了起来,朱平安便顺势走了进去。

    “听说姑爷要来问安,老夫人高兴了许久,姑爷快进来吧。老夫人瞧见姑爷,必定欢喜的紧。”

    正房里屋,穿着墨绿的比甲的大丫头紫鹃走了出来,笑着向朱平安行礼说道。

    “祖母念着平安,平安自然得来请安。”朱平安淡淡笑了笑。

    紫鹃笑着打起门帘,将朱平安迎进了内屋,然后笑着向屋里通禀道,“老夫人,您老念叨的乘龙快婿来给您请安来了。”

    内屋收拾的很是贵气,临窗有一铺着猩红毛毯的大炕,正面设着梅姑献寿靠背,描金福字靠枕,被衾都是用香料熏过的。炕上放着一对黄花梨的精巧几案,放着干果、香茗、痰盂等物。

    地面上铺了红毯,摆放着搭着软扶的四张椅子,铺了坐垫,还有脚踏。屋里摆放着插着时令鲜花的花瓶,燃着薰香的香炉,以及各种说不上名字的摆件。

    朱平安进了内屋打量了一眼,便向着坐在居中太师椅上的银发老妇人行礼问安。朱平安之前在侯府住的时候,见过老夫人多次,一眼就能认出这老妇人便是老夫人。

    “小婿平安给祖母请安了。”

    朱平安在老夫人座椅前一米处立正站定,然后向前迈左腿,左手放在膝上,右腿半跪,屈一膝向老夫人请安问好。

    或许有很多人认为请安是满族的礼节,其实并非如此,请安是源自于大明,最早是大明军礼中的一项,《大明会典》中对请安这一礼节有标准的描述,称为“屈一膝”。理论上来讲,兵士见了长官应该下跪行礼,但是因为穿着盔甲跪不下去,便只屈一膝或屈半膝行礼。久而久之习惯了,即便是不穿盔甲,当兵的见了长官也是屈一膝行礼,跟叩首、作揖一样,含有问候请安的意思。

    满族特有的礼节,应该是跪安,这是双膝下跪,此时君主****达到顶峰,天下子民包括官员都是皇帝的奴才,所以才双膝下跪。

    “安哥儿快起来,这一路苦了你了,海上那档子事可把祖母吓坏了。快过来,让祖母好好瞧瞧。”老夫人伸出手,示意朱平安快点起身。

    朱平安应了一声,也就顺势起身,然后看到侯府老夫人不住在自己身上打量,于是也微笑着坦然的看着老夫人。

    “怎么瘦了这么多啊?”老夫人上下打量了片刻,心疼的问道,然后不等朱平安回答,便又看着紫鹃吩咐道,“紫鹃,去库房把上次宫里赏赐的燕窝、灵芝、鹿茸还有人参、雪莲啊之类的补品都给安哥儿他们匀一半过去。”

    “老祖宗可真是偏心,人家求了好半天,老祖宗才给了人家那么一点儿,这会姐夫刚来,还没开口呢,祖母就要匀一半去。”

    老夫人这边声音刚落,便听到一阵娇滴滴撒娇的女声传了进来,表面是委屈其实是撒娇邀宠。

    朱平安刚扭头,就看到一身淡粉纱裙的六小姐带着一股香风走了进来,圆圆的婴儿肥俏脸蛋嬉笑着,露着小虎牙来到老夫人身前,抱起老夫人的胳膊撒起娇来。

    “你这猴儿倒是耳朵尖,快快起来,也不看看有谁在哪,就这么没脸皮的撒起娇来。”老夫人宠溺的拍了拍刘小姐的香肩,笑着打趣道。

    六小姐这才从老夫人怀里抬起头来,看着朱平安,一点也不害羞的娇笑道,“祖母就会岔开话题,姐夫又不是外人,孙儿才不羞呢。”

    六小姐漆黑的眼珠子大着胆的瞧着朱平安,眼神妩媚,圆圆的鹅蛋脸泛起晕红,像是一只活泼的雀儿,周身透着一股甜美活泼的气息。

    朱平安眼观口,口观鼻,鼻观心,眼中没有一点儿的波澜。

    “你这猴儿倒又寻起祖母的不是了,好了好了,待会让紫鹃把你眼馋了许久的那盒东珠送你院里去。”老夫人宠溺的捏了捏六小姐的婴儿肥脸蛋,许诺给了她一盒东珠。

    “嘻嘻,那孙儿就谢谢老祖宗了。”六小姐欢喜的谢谢老夫人。

    “好了,都要出阁的大姑娘了,也没个正形,快去一边坐好。”老夫人拍了拍六小姐的胳膊,宠溺的斥道。

    “遵命,老祖宗。”六小姐起身娇笑着行了一个标准的女礼,然后坐到了老夫人身边的一个椅子上。

    “你这猴儿……”老夫人哭笑不得。

    “平安多谢祖母厚爱,不过这补品是皇宫赏赐给祖母滋补的,平安再是不孝,也不敢分了祖母的补品。”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婉拒了老夫人的厚爱。

    “你这孩子,既是皇宫赏了祖母,那就归祖母所有。祖母给你,你就收着,你跟小五多补补身子,就是对祖母最大的孝顺了。”侯府老夫人再次坚持道。

    朱平安又一次婉拒,然后老夫人做出生气的样子说长者赐不敢辞,数论交锋,达成了一致,最终朱平安接受了三分之一的补品。

    “姝儿,怎么没有一块回来?”老夫人关心的问道。

    朱平安把李姝晚回来几天的原委解释给了老夫人听,老夫人听后点了点头,说道晚回来几天也好,省的路上奔波。

    又说了一会子话,老夫人问起了朱平安的奏折来,劝朱平安向严府服个软,虽说咱们勋贵人家论功勋不弱他们,可是时过境迁,胳膊拧不过大腿,为了朱平安仕途着想,劝朱平安走走严府的关系,最好和解了,闹大了对朱平安仕途不利。

    “祖母放心,平安懂得分寸。”朱平安眼珠子转了转,没有过多说辞,模棱两可的回道。

    老夫人以为朱平安听进去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说了会话,问了些朱平安在海上的事情,然后便让紫鹃送朱平安回去歇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