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京城,我朱平安回来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从马家村离开后,朱平安一路往北而去,赶在天黑前来到了一个县城外的驿站。

    官员身份就是最好的通行证,驿丞对于朱平安这个六品京官不敢怠慢,好吃好喝的当祖宗招待了起来。驿丞是掌管驿站不假,不过品级却是不入流的,官阶连从九品都到不了,六品京官对他们来说都是天了。

    不过在看到朱平安面色不好后,驿丞也识趣的没有多打扰朱平安,领人送来饭菜收拾了驿站最好的房间后,驿丞就告辞离开了。

    朱平安脸色是不好,面对驿丞送来的这一桌饭菜也没多少胃口,主要还是因为马家村沉塘的事情。虽说按照大明律,被亲夫捉奸在床的奸夫婬妇,亲夫有权当场处死,亲夫可以选择以沉塘方式处死,可是心神还是很受影响。

    这是自己“审判”的第一个案子,第一次审判就是两条生命沉湖,就像是新兵第一次上战场杀人一样……很多新兵上战场看到尸横片野,大都会吐啊反胃之类的,朱平安现在处境跟他们有些像。

    慈不掌兵,诚然!

    做官其实也一样,尤其是牧民一方的县官、太守,他们是直接作用于百姓的权力,兼任了现代政府、法院和检察院的职责,既有行政权又有司法权,审案断案就如掌兵一样,容不得仁慈。如果一个县官过于仁慈,连杀人犯也不忍心重惩的话,那就丧失了司法威严,那辖区犯罪率也会居高不下,最终还是老百姓遭殃。

    所以,自己的心性还是有待锻炼啊。

    朱平安简单吃了晚饭,自己动手将残羹冷炙收拾了,然后铺好笔墨纸砚,蘸了墨汁就练起字来。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是李白的《侠客行》,朱平安一开始写的时候还无法沉下气来,后面随着笔墨渐染宣纸,脑海里也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仗剑行天下、拯危济难、用世立功的侠客,然后朱平安也慢慢沉下心来。

    浓淡笔墨,铁画银钩,纵横交错,传承数千年的书法很是玄妙,在书法中修身养性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写完这首《侠客行》,朱平安心神也就彻底平静下来了。

    平心静气之后,朱平安又练了一会字,直到月上半稍,才收了笔墨纸砚,走出门去找驿站差役要了一桶热水,由他们送进房间,简单洗了一个热水澡,便熄灯睡了。

    一觉睡到天蒙蒙亮,朱平安起床收拾了东西,辞别了驿站,再次踏上了北上的路途。

    风餐露宿,快马加鞭,风雨兼程之下总算在离家后的第十九天赶到了京城。

    京城,我朱平安回来了。

    我就不信是非黑白还能颠倒了不成!

    远远看着巍峨京城,朱平安自信的摇头笑了笑,然后驱马向着城门而去。

    京城繁华人流如烟海,挑担进城的平民百姓如过江之鲫,送货的马车也是一辆接着一辆,衣着光鲜的富商在马车上撩开窗对谈,聊着时下的生意,数顶官轿在差役的护送下越过排队的人群,呼啸而来的勋贵策马加鞭插入排队进城的人流中,就像是滚烫的烙铁放入雪中一样……

    朱平安牵着马走在人群中一点也不起眼,数日风餐露宿赶路,晴时一身土,雨时一身泥,现在走在人群中就像是一个落魄的士子一样。

    没有特权的人们都是排队进城,京城门口排了好长的队,人们闲着无事也就八卦起来京城里的新鲜事打发下时间。

    京城已是近在咫尺,也不急于一时,朱平安牵着马优哉游哉的排队进城,顺便听听人们的八卦,了解下京城时下的新闻。

    京城里的新鲜事很多,京城有个闲散王爷因为藏匿盔甲被人举报了啊,皇城街发生了老妪死而复生的传闻啊,锦衣卫跟东厂的人在一个酒楼发生暴力摩擦啊,醉花楼出了一个才女能诗善词歌舞绝佳,引得万人空巷呀。

    在这些八卦中聊的最多还是严府的八卦,人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其中最让大家津津乐道的是小丞相严世蕃又娶了一个小妾,还是个有夫之妇。这房小妾本是严世蕃下属的妻子,严世蕃去下属家视察工作的时候勾搭上了,几次三番之后,这个下属有次下班回来在卧室发现了在自家床上视察自家妻子的小丞相……这个下属也是个奇葩的,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一副咸于荣焉的走到门口给他们守起了门,为小丞相放哨。如此小半年后,这下属甚至觉的小丞相来自己啊视察太车马劳顿了,主动将妻子献给了小丞相做小妾。

    人们对于严府关注很多,城门口挑粪的都说了很多,说什么严府金碧辉煌比皇宫都好,金玉为床、象牙筷子、歌舞升平啊,一顿饭都能吃几百两银子啊,严世蕃每天至少都要啪啪啪三次啊等等。

    人们口中有多羡慕严府的奢华酒色,心里就有多仇恨严嵩父子。虽说严府如今如日中天,不过祸根也是在人们心中越埋越深。

    朱平安听着人们口中的八卦,慢悠悠随着人群向城门口走去。

    “哎,让让,让我家公子先过去。”

    在快轮到朱平安通行的时候,后面有个人伸手扒拉朱平安的肩膀,要朱平安给他家公子让路。这人是插队过来的,已经这样扒拉过来了好几个人了,被插队的人见他们衣着光鲜亮丽,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插个队,还这么骄傲?!

    好言好语也就算了,这种插个队还骄傲的跟****一样的,朱平安向来最是讨厌这种人!

    朱平安扭头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扫了扫肩膀,牵着马稳稳的占住了路,没有一丁点让的意思。

    “你,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子是谁?!”

    插队的人既诧异又气愤,没想到这个落魄的士子敢拒绝自己,好像朱平安做了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王贵你行不行,给他说进城费少爷替他出了,我还急着去醉花楼找小桃红谈诗论词呢。”后面的公子掀开轿帘,扫了朱平安一眼,不耐烦的催促道。

    “进城费?”

    朱平安闻言笑了笑,然后扭头向那位公子道,“几文进城费就想要我让路,你若是来个一百两银子,我这路便让了,没有一百两银子,就别在这装富豪。”

    周围排队进城的人们闻言,纷纷笑了起来,他们也早对插队不满了。

    “你……你等着……”

    在人们哄笑声中,那公子红了脸,撂下一句话缩回了轿子里。他可不舍得出一百两银子。

    朱平安见状笑了笑,随着人群到了城门口,从怀里掏出有些褶皱的官牒递了过去。

    城门卫一开始还以为朱平安是个落魄士子呢,没想到竟然是个官,有些意外的多看了朱平安两眼,然后也没有检查朱平安的行礼便直接放行了。

    “哎哎,大人,大人,怎么不检查他的行李啊?进城费都不收啊?”后面插队的下人王贵不满的喊道。

    “如果你官职六品,你也可以。”城门卫懒洋洋的扫了那人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