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五十三章 打扰了,你们继续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曾经有一个笑话,说的是男人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一旦病倒了,就会有别的男人抢你的饭碗,花你的钱住你的床睡你的老婆打你的娃~~

    一直以来,感觉这也就是一个调侃的笑话而已。

    现在,听着白须老者满腔的悲愤,朱平安发现原来这个笑话还是温柔了很多,眼前的这个事实更加残忍:一个厚实善良的男人救了一个女人的父母,娶了这个女人,不仅给她锦衣玉食、爱和呵护,而且把她爸妈当自己爸妈,给她父母金银和不动产,有求必应;这个善良男人的善良还在继续着,收留了一个无依无靠、与猪狗争食的孤儿,给他吃穿,教他生存,为他娶妻;然而后面的事实却很残忍,这个被被救了父母,凭借男人得以锦衣玉食的女人,却水性杨花、红杏出墙;这个收留的孤儿却成了白眼狼,恩将仇报,吃男人的饭,花男人的钱,住男人的房子,还睡男人的女人……从白须老者以及马家村全图村民的反应来看,这个残忍的事实就是真的。

    善有善报?

    NO!

    善并没有得到善报,这个残忍现实践踏一直以来人们坚持的价值观,颠覆了这个世界的善恶观。

    确实

    听完白须老者的话,朱平安心里也是一阵草泥马,真是操蛋的现实!

    别说这个重视礼教的大明土著仰天愤慨了,即便是来自现代的朱平安听完了这个故事也是心里面一阵膈应,久久不能平复内心的无名业火。

    “大人,杀一才能儆百,惩前方能毖后!自从百年前沉塘路一对奸夫婬妇,我们马家村已经有了一百多年没有再发生此等伤风败俗之事,一百多年村风干净、欣欣向荣啊大人。”白须老者情绪很激动,身体都随着声音颤抖了起来。

    人们也是群情激愤。

    两人确实很操蛋!

    但是,浸猪笼,属于私刑!私刑是什么意思?私刑,指不按照法律程序加给人的刑罚.或私自对人施用的刑罚,这都是违背律法的。

    古人云:勿私赏以格公议,勿私刑以亏国律。

    比如说,如果一个人杀了你的好友,你不能去寻仇杀了凶手,而是应该将之绳之于法,交给官府,由官府依律令处罚!

    所以,对这操蛋的事实,对这操蛋的两人,却不能凭着个人好恶就浸猪笼。

    有了律令后,再也不是快意恩仇的江湖了,要以律法而行。

    当然,依律令而行,可不是说不管了,话说在古代历朝历代律令比沉溏血腥残忍一百倍的刑罚多着呢,什么凌迟,什么车裂五马分尸,什么腰斩啊把人活活烹煮啊,什么灌铅啊……

    本朝太祖元璋大帝的酷刑也多着呢,比如说铲头会:把贪官排成行掘坑活埋,只剩头露在地上,然后用大斧削过去,一斧头砍下几颗头来;比如说刷洗,听着文雅其实血腥至极,把犯人剥光了放在铁床上,浇上滚开的热水,然后用铁刷子在身上刷,一直把人刷成一副骨架;比如说抽肠,言简意赅,就是把用铁钩插入粪门,然后直贯而入,将肠子全都钩出来;还有元璋大帝标志性的剥皮充草,把人皮完整剥下来,做成人皮布袋,在里面填充稻草后悬挂示众……

    猪笼里这一对男女的行为,准确的来讲属于通奸。大明对于通奸的律法如何规定,就如何处罚。

    这就看大明律令对通奸如何规定了。

    朱平安将官牒和乌木牙牌放入怀中,从脑海里搜索起相关的大明律令来,科举考试涉及大明律法,对此朱平安并不陌生。很快,朱平安就已经将相关律令系数回忆了一个遍,对于如何处罚已经心中有数了。

    幸好这不是现代社会,现代社会在1997年已经取消了通奸罪,若发生在现代社会的话,他们这种苟且行为不过是道德作风问题,法律已经不对此做惩罚,也就是说通奸无罪。如果是公众人物的话,最多也就是丰富了花边新闻养活若干自媒体而已。什么约炮,什么小三,什么……套路太多了……

    不过,现在是古代。

    这是大明。

    和现代不同,通奸在古代可是人们深恶痛绝、万恶不赦的丑闻,古代历朝历代,任何律令,通奸都是犯罪,这可不是什么凭自己本事上床的现代……

    对于通奸,大明律法规定很是详尽,对于不同情形有不同的处罚规定。

    朱平安目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在了猪笼里的男女身上,大约看了两秒左右,对于这对男女如何处置,就要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形了,这个得分清楚。

    “劳烦将他们口中毛巾取下。”朱平安走到猪笼前,对那几位后生说道。

    啊?

    取下毛巾,这是要放人?!

    “大人,这……”几位后生目瞪口呆。

    众人也是一阵哗然,人们很是不解,眼睛里满是愤慨,如若不是敬畏朱平安的官员身份,此刻估计早就一拥而上将朱平安打个半死了。不过即便敬畏朱平安官员身份,此刻也是将朱平安归类到狗官之徒去了。

    与众人相反,猪笼里的一对男女闻言激动不已,尤其是女的,眼睛里激动的泪光点点,那个看不出人形的男的也是激动的扭动了身体。

    “大人,此等伤风败俗之人不除,我马家村将永无宁日,如此以往,我马家村将世风日下,老夫也无颜面对父老乡村,更愧对马家村的列祖列宗!若是他们不沉溏,那老夫便沉溏了自己向列祖列宗赔罪吧。”

    白须老者说着,就拨开了众人,眼看着就要跳入滚滚河潭。

    朱平安眼疾手快,伸手拦住了白须老者,马家村的人也反应过来赶紧拦住了白须老者。

    “老丈还请稍安勿躁,本官本官有几个问题,需要他们配合。”朱平安上前深深一拱,言辞诚恳,“待本官问完了案情,自当依法处置。”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老丈也应该听过吧。天子也好,老百姓也好,犯法问罪皆依律法定罪。待本官问明了案情,自然依法对她们定罪处罚。”朱平安说完,再次深深拱手。

    白须老者看了朱平安良久,才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吩咐道,“听大人的吩咐。”白须老者吩咐后,几个后生才面有不甘的将猪笼里两人的毛巾取了下来。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人此举功德无量,小的日后一定给大人建个生祠,日夜香火供奉。”那个看不出人形的男子在毛巾一取下,就不停地向朱平安感谢。

    “奴家谢过大人,奴家必日夜诵经拜佛,为恩公祈福。”猪笼里的女人的也是不断感谢。

    听了猪笼里两人的话,马家村的众人对两人一阵怒骂连连,不要脸,狗男女之类的骂声不绝于耳。

    “敢问老丈,此两人通奸,何时所获?”朱平安对此视若无睹,面色平静的向老丈问道。

    “就刚才,被我们捉奸在床的。之前大家早就听说了,只是没抓到,这次被我们当场逮住了。”

    围观群众七嘴八舌的回道,白须老者等村老也点了点头。

    “他们说的可是?”朱平安低头看着猪笼里的两人问道。

    两人面色躲闪,没有承认,也没有反对,相当于默认了。他们想否认也否认不了,被这么多人捉奸当场,又怎么抵赖得了呢。

    “哦,那就是当场捉奸了。”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众人问道,“不知受害者王大老爷可在?”

    众人都把视线集中到了一人身上,这人面色微黑,相貌比一般人还一般人,不过穿着不错,应该就是王大老爷了。此刻王大老爷面带屈辱,情绪极为低落,好像丢了魂一样。

    “捉奸之时,王老爷可在现场?”朱平安问道。

    “就是王老爷带着我们捉奸的。”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回道。

    “家门不幸,让大人见笑了。”王老爷点了点头,重重叹了一口气,向着朱平安拱手道。

    “打扰了,你们继续。”

    朱平安听后点了点头,也没有再问什么问题,起身向着白须老者以及马家村的众人深深拱了一手,歉意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

    啊?

    什么?

    众人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大人,大人,你别走了,你让他们放了我们啊大人,大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猪笼里的男女,看着朱平安离去的背影,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

    “《明会典》律例九:凡妻与人奸通,而於奸所亲获奸夫奸妇,登时杀死者勿论。依律法令,若女方的丈夫捉奸在床,可当场杀死奸夫婬妇……”

    杀死……杖毙、溺毙亦或者沉湖又有什么区别呢……

    朱平安没有回头,摇了摇头,轻声将明律令念了出来,牵了马匹,翻身上马径直离去。

    身后依稀传来绝望的哭喊声,欢呼声,然后便是整齐的嘿哟、嘿哟、嘿哟……最后是两声重物落水的声音,彻底引燃了现场的欢呼。

    “我们马家村又能迎来百年好时光了……”

    白须老者仰天庆贺的声音也依稀传了过来……

    哎……

    朱平安叹了一口气,用力一夹马腹,加快了离去的步伐。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