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四十七章 平安破案 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张王氏,你接着往下说。”

    淳安知县见现场稍稍安静下来之后,向着少妇点了点头,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呜呜青天大老爷,我家老爷三天前给我说他雇好了船夫王贵,说要在今早去应天府进货,约好出发的时间是卯时一刻。我家老爷在今早寅时四刻就收拾了行礼带了细软出门了。”

    少妇张王氏嘤咛啜泣着,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出来。

    “我家老爷今早出门后,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丫鬟碧儿回禀我说听到有人敲门,敲的很急,嘴里喊着张夫人,张夫人,快开门……我走到院子里就听到了这样的喊声,就让丫鬟碧儿开了门,然后发现门外是船夫王贵。我就问王贵,怎么这么着急,发生什么事了。”

    “王贵一脸着急的问道,张夫人,时辰也不早了,怎么张老爷还不上船啊?。我听了很吃惊啊,我家老爷已经出门一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上船啊?然后就感到慌张,就带着婢女叫了娘家人跟着船夫一起来去江边找我家老爷,在路上遇到了熟人,他们说见到我家老爷从小路抄近路去的江边,顺着江边往下走就能到码头。我们到了江边,江边只有一艘船,没有我家老爷踪迹。奴家担心害怕,就跟着王贵来县衙报案了。”

    “我家老爷是好人,接济相邻,铺桥修路做了很多好事。我家老爷是出了名的信守承诺,只要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说是几点到就会几点到,没有在约定时间赶过去,肯定是出事了。青天大老爷,你要给奴家做主,给我家老爷做主啊。”

    少妇忍着泪水说完,再也抑制不住了,从一开始的呜咽啜泣变成了撕心裂肺,跪在地上请求淳安知县给她做主。

    周围一阵嗡嗡声,像是有无数苍蝇在飞一样,因为有官差在旁,人们不敢大声说话,但是小声的交头接耳却是连绵不绝,尤其是在少妇说话的时候。

    人们碍于官差在旁,只是小声的交头接耳,表达着他们的观点。

    “张老爷前脚才出门,后脚有人敲门,她就开门啊,这说明什么啊,真是水性杨花惯了啊。”dudu1();

    “就是啊,真替张老爷不值啊。”

    “哎,早就听说这个女人不守妇道啊,你说正经人家的媳妇,谁大清早的给男人开门啊,说不定把人家船夫当成那个姘头了呢”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张老爷也是托大啊,抄近路可以,但是要注意安全啊,昨晚下了雨,江边最滑不过了”

    相比于人们小声的议论纷纷,在少妇跪着讲述的时候,朱平安听的很认真,听到一半的时候,朱平安的眉毛微微动了动,微微向上扬起,像是紧闭的房间打开了门一样。

    看了看跪在淳安知县脚下的少妇,又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等着回话的船夫王贵,然后朱平安将目光转移到了知县身上。

    先看看知县如何处理。

    “你先起来,本官身为父母官,自然会为民做主。”知县虚抬了下手,让人将少妇拉了起来,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船夫王贵,让他将事情再讲一遍。

    “回青天大老爷,小的叫王贵,祖祖辈辈都在长江边讨生活,小的也是。三天前张大老爷托人找到我,约好在今天卯时一刻去应天府进货。就是在这个江边,等他到了开船。在卯时的时候,小的就来到了江边等张大老爷,等到了卯时一刻张老爷还没来。小的在江边左等张大老爷也不来,右等张大老爷也不来,一直等了快半个时辰,张大老爷都没有能来。”

    “时间都是提前约好了的,到了应天府小的还要接李记茶行的少东家回来呢,张大老爷这都晚点了快半个时辰还没来上船呢,要是误了接李少东家的时间,小的可是吃罪不起。于是,小的就赶紧去张大老爷家催一下,问问张大老爷怎么还不上船。”

    “我到了张大老爷家就急着敲门,喊张夫人开门。张夫人问怎么这么急,我就问说时间也不早了,怎么张大老爷还不上船啊。然后张夫人就吃惊了,说张大老爷一大早就出门了。然后我们一行人又来到江边,确实没见张大老爷踪迹。既然张大老爷早就出门了,那为什么不上船呢?然后小的感觉不对,就劝张夫人赶紧报了案。”dudu2();

    船夫王贵说的话跟少妇张王氏说的没有出入,都能对得上,两人说的话只是角度不同,但是内容是一致的。

    周围人听完船夫王贵说的话,又各自小声的交流起各自的看法来。有的说是少妇张王氏勾结姘头害了张大老爷的,有的说是张大老爷抄近路掉进长江遭遇不测了的,也有的说张大老爷可能在沿着江边去码头的时候被人害了的

    淳安知县听完船夫王贵说的话,微微皱起了眉,陷入了沉思。船夫王贵和张王氏说的话,大体一致,没有什么出入

    思索了片刻后,淳安知县微微舒展了下眉毛,他将目光看向少妇张王氏,问道,“你刚才所说的去往江边的路上遇到了熟人,熟人说张老爷从小路抄近路去的江边。这个熟人姓谁名谁?”

    在淳安知县眼中,张王氏所说的这个熟人可是关键,张大老爷有没有走到江边,事关搜寻工作的位置,而且对于案情也多有帮助。

    “是”少妇微微迟疑了一下。

    “是谁?”淳安知县将目光落在少妇身上,眉毛下的眼睛很是深邃。

    “回老爷,是奴家娘家村上在码头扛货的后生,村东头老赵家的二郎。”少妇张王氏在淳安知县的注视下回道。

    在少妇张王氏回完后,人们交头接耳的声音又达到一个**,即便是有差役在旁,声音也是嗡嗡的,看起来人们很激动。

    “老赵家的二郎,不就是她嫁给张大老爷前的相好吗?”dudu3();

    “原来是赵二郎,怪不得不好意思说的,啧啧,赵二郎不是读书备考的吗,怎么突然去码头扛货了?缺钱了?”

    “哎,可怜的张大老爷啊,竟然哎,呸,奸夫银妇!”

    听着少妇张王氏的回答,人们对少妇指指点点的更多了,很多人还脑部出了很多画面,然后叹息和唾弃声此起彼伏。

    “来人,去传赵二郎前来,本官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二。”淳安知县招来了四位差役,吩咐他们去“请”赵二郎来。

    传赵二郎?

    呃,这么一个来回得多长时间啊!光路上至少就得半个时辰,再加上知县询问等等,不知道要拖到多久呢。

    朱平安看了看身边不远处病容憔悴、朝不保夕的生病老人还有他担忧不已的儿子,以及连连踮脚看着应天府方向的书生,还有哪位搓着手不时看向家的方向的初为人父者

    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啊。

    算了,自己就越俎代庖一次吧。

    于是,一个清晰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一个憨厚的少年越过人群,指着船夫王贵,抬头看向了淳安知县。

    “麻烦大人把这个凶手抓起来吧。”未完待续、、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