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四十六章 平安破案 一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职责在身,不便行礼?你以为你是武将啊,还来甲胄在身不便行礼这一套!

    同知大人看着面前笔直站立的知县,简直想一巴掌拍他脸上。

    虽然太祖祖制规定下官见上官不必行跪拜礼,仅行揖拜礼就可以,毕竟大家都是有功名身份的人,不过后来下官见上官,低声下气跪拜以迎,已经习以为常了。

    嘉靖初年担任兵部尚书的胡世宁就曾说过:“先朝考定,宪纲一书,以为矜式。其与三司知府等官相见,各有定礼也……今知府以下。长跪不起。布政以下。列位随行。甚者答应之际。怕俯首至膝。名曰拱手。而实屈伏如拜跪矣。”

    下官尤其是属官大礼拜见上官几乎已经成了约定俗成了,当然如果是按着太祖祖制的话,又不能说这县官什么。要是硬挑理的话,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所以这位同知大人才会看这位知县如此不爽。

    “将江面渔网清出一条水路,让本官先行通过。”

    同知大人懒得再理会这根青松知县,摆着架子对知县下了命令,然后很有信心的转身准备登船。

    正当同知大人迈着官步,转过身去登船的时候,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字正腔圆、低沉浑厚的声音,让步履文档的同知大人都不由自主趔趄一下。

    “恕下官无能为力。”

    什么?我听错了吗?竟然拒绝了?一个小小的知县竟然敢不遵本官的命令?!是吃了熊心还是嚼了豹子胆?!

    同知大人当时脸就黑了,转过身黑着一张脸看着发出声音的那个知县,微眯起眼睛,“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请大人恕罪,下官辖区出现命案,下官责无旁贷。此处水道弧度明显,下官请教熟悉水性的渔民,查看了水文情况,若有人坠江最易于此处打捞,为防水流冲走尸首延误办案,特拦渔网于江底。下官已请当涂县尊配合,于各交通要道部署差役防止嫌犯逃窜,故而嫌犯很可能就在附近……还请大人配合。”知县拱手不卑不亢的回道。

    “混账,你是说本官也是嫌犯了?”同知大人火冒三丈。

    “下官不敢。守民有责,还请大人配合。若是开了大人的先例,一来下官怕是对这些百姓不公,二来也怕开了大人的先河,下官想收就受不住了。”

    面对同知大人的怒火,知县脸色平静如初,丝毫不受影响,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看到这一幕,朱平安庆幸自己没有摸出官牒让海瑞给赶考的学子还有生病的老人等行个方便,不然自己肯定会很难堪。

    看看这位五品同知大人的遭遇就知道了!更别说自己还只是个六品了。虽然知县也不过七品或者从七品,可是人家连五品官的面子都不卖,更别说自己六品官了。

    不徇私情。

    不惧强权。

    这是朱平安对这位知县的第二感官,第一感官就是从他打着补丁的官服上得出的清正节俭。当然,第一感官也可能错,毕竟在现代广西某位穿着破衣服旧皮带破凉鞋却受贿敛财上千万的某位双面贪官,可谓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过从朱平安对他的第二感官来看,对他的第一感官应该是正确的。

    谦和而孤傲。

    这是朱平安对这位知县的第三感官,朱平安走近了对知县看得更清楚,这位知县面容有严肃倔强留下的眉心纹,给人一种孤傲的感觉,而且从他今日的行事风格也能看出来。无论是同知大人还是生病的老百姓亦或者赶考的学子,这位知县都是坚持如此。

    “好!好!好!告诉本官汝辖何处?”

    同知大人黑着一张脸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阴沉沉的询问知县在何处任职。

    意思不言而喻。

    敢为难老夫,有种留下你的名字!看老夫日后不收拾你!

    “下官乃淳安知县。”淳安知县一点也不忌惮,坦坦荡荡的将把自己任职之所说了出来,丝毫不顾忌会被日后算账。

    “那本官就看你如何办案!”

    同知大人听了后,又使劲的看了淳安知县几眼,深深的记忆了一次,然后钻进了属下抬来的轿子里,吩咐属下抬到江边树荫下,撩开了窗纱,坐在轿子里看这个愣头青知县办案。

    “下官遵命。”淳安知县拱手告辞,转身复又去了江边主持办案工作。

    这个淳安知县软硬不吃,只能尽快找到尸首,或者破案才能尽快通行。

    朱平安像是看热闹一样,一点也不引人注目的随着知县来到了第一现场,仔细的查看了现场,对于案发当事人也仔细关注了一会,又听了周围人对于案情评论点评,尽可能多的获取下案件资料。

    淳安知县到了现场后,指挥着差役在长江又拉了一遍网,还是一无所获,微微皱眉思索了片刻,吩咐差役将报案人都唤了过来。

    报案人主要有两人,是他们一起报的案。一位是干刚在江边撕心裂肺哭泣的少妇,也是出事可能遇害的张大老爷的妻子,少妇是张大老爷续弦所娶的小妻子,在张大老爷原配病故之后,由张大老爷娶进家门的。张大老爷今年四十有五,这个少妇才二十出头,比张大老爷年轻二十多岁,张大老爷五年前娶进家门的。

    另一位报案是一个姓王的船夫,江边一艘不大的乌篷船就是他的船,也就能坐五六个人而已。王船夫和张老爷年纪相仿,从小就在长江上讨生活,驾船运人赚钱。

    张大老爷是生意人,手下有几家店铺,三天前,张大老爷要去应天府进货,雇好的船夫就是这位姓王的船夫。他们约定在今天早上卯时一刻在江边这里汇合,然后去应天府进货。没想到今早就出了事。

    “你们把事情原委再给本官讲一遍,张王氏你先说。”淳安知县对两人说道。

    “呜呜呜......遵命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民妇做主啊。”少妇哭的几若站不起身来,由她的侍女扶着才勉强站起来,然后哭着求淳安知县做主。

    “本官自会为你做主,你先讲来。”淳安知县点了点头。

    在少妇哭的时候,周围人不少人对着少妇指指点点了起来,小声的说着一些八卦的话。

    “你瞧,张大老爷都出事了,她还穿着这么艳,涂脂抹粉的,唉,张大老爷就栽在女人身上了啊。”

    “就是,就是,这张大老爷我是知道的,是个大善人。可是,唉,好人不长命啊。我可是听说了啊,张老爷续弦娶的这个张王氏,在娘家做姑娘的时候,有个相好的呢,是个穷小子。是她爹娘做主,将她许配给了张老爷呢。”

    “可不是,听说这张王氏上花轿的时候,哭的可惨了,死活不肯上花轿呢。”

    “瞧她那模样,一看就知道,听说嫁给张老爷后,她还......”

    “她还咋?你快说啊。”

    “来,你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一时间,周围围观人的闲言碎语,像是开了无数个小喇叭一样,传到了朱平安的耳朵里。大家越说越热闹,越说越起劲,好像他们亲眼见到一样。

    “呸呸呸,你们胡说什么,我家夫人才不像你们所说的呢,我家夫人和老爷恩爱着呢。”

    少妇身边的侍女,听到了周围人的闲言碎语,气得脸蛋通红浑身发抖,朝着围观人用力的啐了一口。

    “肃静!”

    数位差役见状,上前向着众人大声呵斥了一顿,然后现场才稍稍平静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