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四十四章 命案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哎,公子,你的马不吃肉啊,连看都不看一眼呀。”

    店伙计拿着一小块肥肉走进了店内,一脸满是不快,向着朱平安抱怨起来。

    “哦,不吃就算了。”朱平安很是淡然的点了点头,平心静气、处之泰然。

    “啊?”

    店伙计张大了嘴巴,然后又看了朱平安一眼,看到朱平安很是淡然的用木棍支着衣服烘烤,若有所思了许久,又看了看陆续看热闹无果而归的人们,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刚刚好奇心爆表的跟着店伙计出去看马吃肉的人们,此刻也回来了,嘴里面各种吐槽和羞辱,诸如“哪有什么马吃肉的,真是傻逼”等等,不过此刻回来,看着朱平安一脸淡然的烘烤衣服,他们有些人挤却挤不进去烤火的时候,才后知后觉了起来。

    衣服比较薄,朱平安烘烤了一会就烤干了,店伙计此时也将朱平安点好的饭送了过来。能在风雨飘摇的时候,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饭,不啻于一种享受,将母亲陈氏腌制好的嫩黄瓜取了出来,就着美美的的吃了起来。

    在朱平安吃饭的时候,又有人冒雨进了店内,浑身也湿透了。这人应该是赶路的货郎,用扁担担着两箩筐货物,匆匆忙忙进了店内。走进店内货郎便试图挤到火塘旁烤烤火,衣服尤其是箩筐里的货物都需要烤干,减少淋湿货物带来的损失。

    不过,跟朱平安刚进来时一样,货郎挤了几下都没能挤进去。这天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气温比平时低了十多度,人们衣服却像往常一样单薄,难得靠着火塘取取暖,没有人愿意让开位置。

    货郎心疼的看着货筐里的货,垂头丧气。

    “来这吧,我衣服已经烤好了。”正在吃饭的朱平安发现后,向着货郎伸了伸手。

    “多谢公子。”货郎一脸欣喜的向朱平安道谢。

    “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朱平安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将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往靠近门口空着的位置而去。

    货郎向朱平安连连道谢,到了火塘旁便将货筐里的货物摆出来烘烤,幸亏烘烤及时,损失处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心里面对朱平安更是感激不已。

    五月的天,孙猴子的脸,说变就变。朱平安才刚刚吃完饭,就发现外面的雨越下越小,等朱平安整理了行礼、换好烘干的衣服时,外面的雨就已经停了。

    好人果然有好报,朱平安看着外面的天气,微微勾了勾唇角,付清了28文饭钱后,朱平安提着行李出了店门。将行礼重新放在马背上,等马儿饮足了水后,重新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快马加鞭,在下午日落前,朱平安抵达了长江边的码头,赶上了最后一趟从码头抛锚启航的客船。

    船上有个专门供牲畜的棚子,马匹也可以上船,不过得需要多交一份船资才行。朱平安交了两份船资,牵着马上了船。水手将马匹牵到了牲畜棚子里,朱平安提着行李进了安排好的船舱。船舱内已经有一人了,是个去南京探亲的老伯,朱平安进来向老伯问好后便将行礼放在床下安顿了下来。

    抛锚启航,一路顺流而下,因为刚下过雨,空气带着一股潮湿和微凉,习习凉风吹来,躺在船舱床上舒服的不行。

    抛锚启航的时候已经傍晚日落西山,虽然刚刚下了大雨,可是近期长江沿线降水稀少,江水线比往年都低了不少,沿途不少地方的礁石也浮现了水面或者虽然没有浮出水面可是对船舶航行也造成了隐患,考虑到这些情况,船舶航行速度比往年慢了许多。

    这也更坚定了朱平安到南京后骑马进京的想法。

    休息片刻,一路策马的疲惫一扫而空,外面除了阵阵水声,很是安静。朱平安挑亮了船舱的油灯,从行李中取出了笔墨纸砚。在路上骑马的时候,朱平安对弹劾杀良冒功的事情重新捋了一遍,将记忆中在现代看过的类似典故以及资料文件也重新过了一遍,将其中的关键点总结了出来。现在,就着油灯的光亮,朱平安将总结好的整理到了宣纸上。

    “小伙子,是去应天府参加院试的吧?”同处船舱的老者看着朱平安对着油灯挥毫泼墨,用肯定的语气问道。

    “我......”朱平安停下笔,考虑如何回答老人。

    “我有个侄子跟你一样,也是去应天府参加院试,不过他在几天前就已经出发了。”老者未等朱平安回答,就把朱平安归类到了参加院试的人中。

    “小伙子哪里人呢?”老人又问。

    “我是安庆府的。”朱平安回道。

    “安庆府好啊,你们那有个考上状元的,听说了吧?”老者听说朱平安来自安庆府后,连着点了点头。

    “嗯。”还能怎么说,朱平安只好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这是第一次参加院试吧,出发有些晚了,不过第一次参加院试还是积累经验为主。我侄子今年是第三次了,他的行李都是我准备好了,我告诉你,参加院试你得准备好镂空的砚台和毛笔......”老人家比较健谈,甚至还送给朱平安了好几院试考试的经验。

    朱平安只好洗耳恭听,偶尔嗯一声,老人家聊的起劲,直到外面夜深人静、月上正中,健谈的老人家年纪大了熬不了夜,终于睡去了。

    朱平安在老人睡后,继续挥毫泼墨,整理总结相关资料,一直到半夜才吹灭了油灯开始睡觉。

    第二天早晨起来,大约是五六点钟左右时间,客船已经航行到太平府当涂县了,距离南京也就一两个时辰的路程了。朱平安起来洗漱过后,给马儿喂了水草,回到客舱收拾行李,准备等船到了应天府好下船。

    朱平安这边才收拾完,就感觉到船外一阵喧哗,然后很快船就靠着江边停了下来。

    “官差办案,还请各位方便,靠岸下船等官家办完差事咱们再上路。”客船老板挨个船舱通知请罪。

    下船时,朱平安听说似乎是发生了命案,知县老爷领着官差在办案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