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四十三章 返京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送别人归春日斜,独鞭羸马指天涯。

    月生江上乡心动,投宿匆忙近酒家。

    只在李姝家住了一日,两人刚刚点燃的花火尚未绽放,朱平安就启程奔赴京城了。京城的几番催促,让朱平安不得不离开温柔乡启程归京。

    李姝帮朱平安收拾好了行礼,母亲陈氏又将腌制好的嫩黄瓜给朱平安装了一坛子,将朱父猎来野兔熏了两只并几张烙好的油饼一起用纸包了塞到了朱平安行李里。

    这次归京是朱平安独自一人去,因为李大财主太过思念女儿,非要李姝在家多留几日再遣人送李姝去京城侯府,李姝说一个走字,李大财主泪水都要流出来了,而且按照村里的惯例“三朝回门”女方要在娘家住七日的,所以李姝在家多留几日再去京城。

    朱平安这次归京是骑马走的,上次的海运事故让母亲陈氏和李姝闻船色变,一致反对朱平安再坐船了。

    当然,讳疾忌医也是不可取的。

    朱平安决定坐船顺流直下长江,到了南京再取道骑马北上,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沿海经济都要发达一些,地处平原,道路也较为平坦一些,可是顺着官路策马北上,速度也快一些。

    母亲陈氏和李姝担忧坐海船再遇到强匪和海难,在内流坐船安全得多,她们也不反对朱平安坐船直下长江。

    朱平安之所以要在南京取道策马北上,是出于时间考虑。顺流直下长江,到南京也就几日时间,不过从南京取道京杭运河的话,时间就长了。近期京杭运河一线降水较少,导致京杭运河水位下降,河道水浅,水道有限,不过船只却很多,尤其是漕运粮船每日不绝,再加上各种官船民船,河道经常拥堵,行船自然也大受影响;京杭运河的部分河段是借道原来的天然河流和湖泊,部分河段又是人工挖掘的,京杭运河的水流大部门是天然河流汇集的,水流大小不等,水流方向也是不同,顺水还好,逆水的话行船就慢了,尤其是现在降水少导致运河水浅,逆水的地方甚至需要纤夫拉船,自然要耗费时间;另外运河各河段是靠闸板调节,用闸板截断水流增高水位,过船时开闸放水,等待开闸的时间又要计算在内。

    平时运河水量大的时候诸多因素都不是问题,近期水量小的时候却都要考虑了。天气风向,水流大小,逆水顺水,河道交通堵塞,等待开闸,诸多因素加在一起,坐船的话从应天府到顺天府少不了一两个月,相比之下,骑马北上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

    李姝把他三哥心爱的一匹骏马良驹牵给了朱平安,让李姝的三哥心疼了许久。

    收拾了行礼,辞别了父母,朱平安便踏上了归京的道路。李姝坐着马车跟朱平安到了十里长亭,才停住了脚步。

    “好看吗?”

    李姝折断长亭外一支柳条,系在了朱平安的马头上,末了还打了一个蝴蝶结,满意的拍了拍马头,仰着俏脸蛋看着朱平安,嘟着鲜艳的红唇问道。

    明眸皓齿,略施粉黛,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好看。”朱平安看着李姝,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说的是这个。”李姝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嘟了嘟小嘴,伸出纤纤玉手扯了扯马头上的蝴蝶结柳条。

    “咳咳,也好看。”朱平安不由咳嗽了一声。

    从《诗经》里“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开始,折柳送别就已经成了送别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了。

    “呆子......”

    李姝娇嗔了一声,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让朱平安不由又多看了两眼。

    郎才女貌,十里长亭。

    然,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最终朱平安还是独自一人骑上骏马踏上了奔赴京城的路上,李姝在长亭一直看着朱平安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小姐,小姐,回神了,姑爷都走远了。”包子小丫鬟画儿捂着小嘴看着自家小姐偷笑不已。

    “再笑就把你送人了。”李姝嗔道。

    “小姐才不舍得呢。”包子小丫鬟吐了吐粉舌,继而红着小脸道,“我还是通房丫头呢。”

    “不知羞~~”李姝伸出小手点了点包子小丫鬟的脑门。

    “咯咯咯,姑爷才不知羞呢,我有看到姑爷亲了小姐呢。”包子小丫鬟捂着小嘴,羞红了脸,好像被亲的是她一样。

    “浑说什么呀。”李姝俏娇嗔不已。

    “有看到呢。”包子小丫鬟肯定的点了点小脑袋。

    “你看错了,那是臭蛤蟆在我耳边跟我说悄悄话呢。”李姝俏脸蛋飞上一层红晕。

    启程时还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朱平安骑马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就看到乌云开始汇集,几乎没有几分钟天空就是乌云一片了,继而豆粒大的雨点就开始砸了下来,咻忽间就密密麻麻的下起了雨点了。

    朱平安下马穿上了雨披,又将行礼用油布遮好,重新上马继续前行。

    此刻已经上了官道,周围人烟稀少,看不到村庄,避雨也没有场所,只能继续往前走,找个有村庄的地方避雨。

    雨越下越大,风也变大了,雨被风吹的斜斜的只往人衣服里钻,行礼还好,朱平安用油布全都360度无死角包起来了,不用担心会淋湿,不过自己就有点惨了,雨披之下漏网之雨颇多,没一会朱平安就感觉衣服湿了,风吹之下,还有些瑟瑟发抖。

    幸好身下的骏马不愧是良驹,速度比杀马特黑马快多了,冒着风雨速度不减。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朱平安就看到了前面有个村庄,在路边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店。

    朱平安骑马到了小店,将马拴在了店外马棚内,提着行礼进了店。

    小店不大,却挤满了避雨的人。小店很是村土,里面摆了简单的桌椅凳子,店内有个火塘供人烘烤衣物,不过此刻火塘周围却没有一点位置了。今日本来风和日丽,大家穿的都很单薄,可是天气突变,疾风骤雨,气温陡降。尽管不少人已经烤干了衣物,但却还围着说笑,不愿离开,新来的人都挤不过去。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肩上搭着一条白毛巾,小跑过来询问。

    “打尖。”朱平安将行礼放下,伸手将挤了一把身上衣服的雨水,哗啦啦流了好大一片。

    “好嘞。客官来点什么?”店小二问道。

    朱平安看了看围在火塘周围的人,微微勾了勾唇角,回道:“一碗热汤,一荤一素,两个馒头,另外麻烦再拿点肉去喂喂我的马。”

    店小二一脸懵比,“这位客官,马不吃肉啊?”

    “你只管去喂就是了。”朱平安挥了挥手。

    店小二只好拿了一点肉,去店外棚内喂朱平安的马,脸上又是好奇又是无语。

    马吃肉?

    我擦,我没听错吧,怎么可能啊,这小子脑袋被驴踢了吧?竟然有吃肉的马?

    店内不少人听到了朱平安跟店小二的对话,对朱平安指指点点,或是鄙夷或是嘲笑,可是终究耐不住好奇心,不少人跟着店小二一起去看了。

    对于大家的指点,朱平安视若无睹,一脸淡然的走向火塘,寻了一个空出来的位置将行礼放下,除去外衫用手挤干水分,然后就着火塘烤起了衣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