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四十章 泰……山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泰……山?”

    看着李大财主这凶残的眼神,朱平安有些茫然的摸了摸脑门,试着换了一个称呼。

    好吧,完全没有卵用。

    李大财主看向自己的眼神没有一点改观,而且还呈恶化的态势,似乎都能看到李大财主头顶上数不尽的乌云,下一秒便能狂风骤雨大做似的。

    “爹~”

    关键时候,耳边传来一声百灵鸟般的声音,是李姝在看到自家老爹为难朱平安后,不由嘟起小嘴,不满的娇嗔了一声。

    看到自家小祖宗心疼眼前这个臭小子,李大财主心里对朱平安更是不满,不过自家宝贝女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哦,贤婿啊。”

    李大财主在李姝的注视下面上乌云转晴,表面一副慈和长辈的样子回应了朱平安,同时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

    咣~

    咣~

    卧槽,朱平安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感觉到自己的肩膀都要被李大财主给拍碎了,这绝对是使出吃奶的劲儿了,这是公报私仇啊,表面上看着李大财主是轻轻的拍了两下,可是听听这打雷似的声音就知道李大财主使了多大劲了。

    朱平安被拍的咳嗽了两声,才缓过劲来。

    李姝有些心疼的看了眼朱平安,然后对着自家老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咳咳……快,把小姐的闺房再收拾收拾,吃过饭好让姝儿好好休息休息。”李大财主在李姝的白眼下败下阵来,不过很快就又打了鸡血似的吩咐家里的侍女收拾李姝的闺房。

    “老爷,今天已经收拾了两遍了。”一个小丫头的声音弱弱的响起。

    “那就再收拾两遍。”李大财主大手一挥。

    李大财主吩咐完,想到了什么,又扭头不咸不淡对下人吩咐道,“去把客房给小朱收拾一间出来。”

    说到“客房”这两个字的时候,李大财主还特意加重强调了一下,唯恐下人收拾错了房间。

    这下朱平安有些相信新娘回门是疗伤的说法了,李姝住闺房,自己被安排到客房去了,不仅不能同房,而且距离也离的相当之远的。看李大财主这架势,别说跟李姝同房做些有意思的事了,就是碰李姝一根手指头都是奢望。现在想想,很多地方都有新婚夫妇回娘家忌同房的习俗,回门疗伤一说不无道理。

    “妹妹回来了。”

    这边李大财主才消停住,李家大门内又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然后一个十七八岁的中二青年就冲了出来,跟个下山的牛犊子似的,谁挡路就挤开谁。

    浓眉大眼圆圆的脸,朱平安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李姝的三哥,李家老三。

    李家老三一看就是那种不爱读书,喜欢简单粗暴武力解决问题的中二青年。

    在李家老三后面还跟着一位仁兄,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相貌跟李姝有三分神似,看上去弱不禁风似的,可是朱平安却感觉这人比李家老三要危险一百倍,他乌黑深邃的瞳孔比黑夜还要宁静和神秘,眼神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这人云淡风轻的扫了朱平安一眼,就让朱平安倍感压力,似乎这人能看到你心里去。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见到严世蕃的时候。

    不用说这也是李姝的一个兄长,只是不知道是二哥还是大哥。

    “三哥,二哥,你们来了,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啊?”李姝像是一只骄傲的小孔雀,傲慢的抬起了下巴。

    “三哥我亲手猎了一只鹿、一只貂、五只狐狸,找人收拾做了一件貂裘,送给妹妹冬天御寒。”李家老三拍了拍胸膛,鼻孔朝天,眼神还故意扫了一眼朱平安,带着几分挑衅,仿佛将朱平安当成了他下一个猎物似的。

    “嘁......”

    李姝不屑的嘟起了小嘴,“又是鹿,又是貂,又是狐狸,能做出什么好的貂裘啊,你就会拿破东西对付我。我喜欢貂,你去给我做一件纯貂的来。”

    李家老三闻言,摸了摸脑门,像是霜打了茄子一样,“一件貂裘得需要二十多只貂,哥哥我猎上三五只还好说,二十多只找都不好找啊......”

    “借口......算了,那就先凑活着吧。”李姝扁了扁小嘴,大发隆恩的摆了摆小手。

    “二哥呢,二哥你给我准备了什么?”李姝看着自家二哥,眯起了水汪汪的大眼睛。

    “哪有上赶着讨礼的?”李家老二嘴角微微勾起,带了几分戏谑的味儿。

    李姝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自家二哥,然后将目光转向自家老爹,并且做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来,嘟着小嘴泫然欲泣向着自家老爹告状道,“爹,你听到了吗,二哥他不仅没给我准备礼物,还拐着弯的说我。”

    于是乎,一身白衣胜雪、风流无拘、优雅贵气的李家老二,当时就被李大财主拍了一巴掌。

    其实李大财主没使大劲,可是效果却很明显。

    那么一个优雅贵气的美男公子哥,头发都给拍乱了......朱平安见状,差点没忍住给笑出来。

    李家老三对这一幕似乎是习以为常了。

    李姝得意儿的看着自家二哥,樱桃小嘴弯起了得意的笑意,纤纤玉手伸到自家二哥跟前,晃了晃。

    李家老二对此好像也习惯了,摇头笑了笑,然后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自己的发型,无奈又宠溺的看了看李姝,开口道,“小妹前段时间不是托我搜寻字帖吗,二哥我在儋州游历时侥幸了得了一幅苏东坡的真迹,已经差人送到你的闺房了。”

    “这还差不多。”李姝漆黑如墨的大眼睛亮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看着自家二哥问道,“大哥的礼物呢,大哥跟你最好,他忙着过不来,没有托你给我带礼物吗?”

    “大哥给你的礼物,也送到你闺房了,一个箱子,大哥包的严实,神神秘秘的,说让你自己拆开。”李家老二揉了揉脑门,懒懒的开口道。

    “姝儿咱快进家吧,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李大财主说道,吩咐下人将马车赶到府宅内。

    “嗯,谢谢爹爹......”李姝点了点头。

    李姝就是李家的小公主啊,从李大财主到她几个兄长,再到府里的下人,全都捧着哄着她,朱平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再想一想李姝这两天在自己家勤快、乖巧听话媳妇表现,不由觉的真是难为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