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三十九章 泰山凶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清晨,几只喜鹊的叫声唤醒了黎明,然后雄鸡不甘示弱的扯着嗓子啼叫开来。

    随着鸡鸣声,下河村也迎来的早晨。朱平安早早的就已经起床了,李姝在包子小丫鬟的伺候下梳洗打扮。今天是陪李姝回门的日子,陪李姝回了上河村,朱平安也就要启程去京城了。

    回门又叫归宁,女儿携女婿回娘家认门拜亲,一般都是新婚后三天回门,俗称“三朝回门”,这是婚礼的最后一个仪式。古代女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嫁是她们第一次离开父母这么久,回门是慰藉她们对家人的想念,也是不忘父母养育之恩。

    不过,还有一种说法,古代新娘子基本都是处子,新郎官正是火气旺的小伙子,又不懂得怜香惜玉,食髓知味难免乐此不彼,新娘子除夜破身,比较疼痛,新娘的娘家人担心新娘受不了,以回门的名义接新娘回娘家疗伤。

    母亲陈氏早早的就把回门礼准备好了,回门礼要双数的,母亲陈氏备下了酒、茶饼、鹅羊果物,还有有不少山珍野味,都是前两天朱父和大哥进山收获的。

    马车备下了三辆,停在了新宅门外,第一辆是华丽的大马车,绣了一个“朱”字,这是给朱平安和李姝乘坐的;后面紧跟的一辆稍微朴素的马车是坐老妈子和随行丫头的;最后面一辆马车是放回门礼的。

    “你去姝儿家,说话要稳重,多长点眼色,眼里要有活,不要进了屋就坐着,看看有什么活就算是端个茶,倒个水,都要积极……”母亲陈氏在马车钱对朱平安嘱咐了一遍又一遍,唯恐朱平安表现不好,在岳父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记住了娘。”朱平安揉了揉脑门,从一大早母亲就叮嘱了,自己都能倒背如流了。

    “嘴要甜,手要勤,在姝儿家要多照顾姝儿。”母亲陈氏不厌其烦的又叮嘱了一句。

    “记下了,娘。”

    朱平安用力的点了点头。

    “娘~~”

    李姝在丫头老妈子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一出门就向着母亲陈氏打招呼,走快两步越过丫头老妈子来到母亲陈氏身边。

    李姝多了一分人妻的味道,粉红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梅花,逶迤拖地月华千水裙,裙角绣着展翅欲飞的淡蓝色蝴蝶,三千青丝挽成了新妇发髻,插了一支镶嵌珍珠碧玉步摇,略施粉黛画了淡妆,俏脸蛋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就好像是被雨水滋润了的花瓣一样。

    “姝儿真俊,彘儿这个傻小子享福了。”母亲陈氏对自己挑的儿媳妇满意极了。

    “娘……”李姝闻言微微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双颊晕红,拉长了声音。

    我哪傻了?是不是亲生的啊,怎么感觉在母亲陈氏眼中,李姝放个屁都比自己这个亲儿子香……朱平安有些无语的摸了摸鼻子。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小两口也赶紧上车吧,别让亲家等久了。回去替我谢谢亲家,上次在海上多亏了亲家找到了你们。”母亲陈氏笑着打趣了一句,让他们回门的时候向李大财主家问好,表示感谢。

    下河村紧挨着上河村,很近也就十几分钟路程,过了那座桥就到了上河村了。

    在马车上,朱平安想了很多,见了李姝她爸李大财主说什么,见了李姝她哥说什么,然而当真正面对的时候,朱平安才发现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

    刚到上河村李姝家门口,就听到一阵鞭炮声。

    “姝儿回来了。”

    即便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也没能盖住这一声欢喜的声音,很是清晰。

    声音很熟悉,朱平安一下就听的是李大财主的声音。

    “爹爹,姝儿在这。”

    马车里的李姝听到声音,俏脸蛋满是欣喜,马车还没停稳,这丫头就雀跃的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上马车的时候,还有丫头搬着凳子,让李姝踩着上马车呢,这会直接就跳下去了……摔倒怎么办……

    掀开车帘,朱平安就看到看着李姝拎着裙摆奔向了力大财主,像是乳燕归巢一样的身影,看着,看着,莫名有一点点酸意,不过他自己倒是没有察觉到。

    李大财主跟往常一样,一副暴发户的装扮,圆滚滚的脑袋上扣着一个西瓜帽,双手上各戴了一个大金戒指,腰上垂着一块玉佩,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一看到回门的马车,李大财主就激动的不行。

    看到李姝跳下马车,李大财主紧张的不行,一边往前跑一边大声的喊道,“慢点,慢点姝儿,可别摔着我的小祖宗。”

    然后又板着脸冲紧跟着下来的丫头老妈子喊道,“你们怎么照顾小姐的。”

    包子小丫鬟低下头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其他丫头老妈子悻悻的紧紧追上李姝,生怕照顾不好小姐惹得老爷生气。

    “爹爹~~”

    李姝拎着裙摆一路小跑到李大财主跟前,俏脸蛋红扑扑的,带着撒娇的语气唤道。

    “姝儿,在那边过得好不好啊,有没有人欺负你啊,不怕,爹给你做主。住的还习惯吗,爹爹让绣娘把你闺房里的物事复制了一份,改天让人给你送到下河去。爹爹从南边带回两个厨娘,南方菜做的好吃,糕点也是拿手,改天也一块给你送过去......”

    听了李姝这一声爹爹,李大财主眼睛都湿了,眼瞅着就能掉下眼泪似的,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才控制住情绪,关切的问道,恨不得将家里的好东西全给李姝搬过去。

    “好着呢,女儿好着呢。爹爹真好~~”李姝拉着李大财主的手摇晃着,拉长了尾音。

    “坐车累了吧,快进家吧,爹爹吩咐后厨做了一大桌你爱吃的菜。”李大财主颔首慈爱的笑着,表情别提有多慈爱,语气也别提有多温和了。

    真是跟小时候一样,宠溺李姝宠的都宠上天了。

    朱平安在后面看着,心里如此想到,然后等待李大财主和李姝互动完,便上前两步见礼,“小婿见过岳父。”

    然而

    朱平安永远都无法忘记李大财主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说呢,刚才李大财主看向李姝时有多慈爱温柔,那此刻看向自己时就有多么不满。

    一个是夏天

    一个是严冬

    李大财主看向自己的眼神,简直像看拐骗走自家闺女的人贩子似的,好像自己罪孽有多慎重一样,那眼神简直一个凶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