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三十章 十文与万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铜钱只有十枚,但却分量十足,放在手心沉甸甸的。

    大伯看了看手里的十枚铜钱,再看了看朱平安热情慷慨的脸,一时间嘴巴张着,还微微有些抽搐,张了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也是侄儿一番心意,大伯切勿推辞,侄儿在此预祝大伯金榜题目、凯旋归来。”朱平安将十枚铜钱塞到大伯手里后,扯了扯嘴角随口说了句。

    听了朱平安的话,大伯嘴巴张的更大了。

    过了好几秒,大伯朱守仁才缓过神来,看着手里的十文铜钱,满脸都是嫌弃的样子。十文钱够干嘛的啊,去酒楼吃饭连一壶茶钱都不够!你一个大明状元,六品翰林,十文钱竟然好意思拿出手,大伯朱守仁嫌弃不已。

    “大伯可是嫌少?”朱平安微眯了眼睛,将大伯朱守仁的表情全都收入了眼中。

    “没有。”大伯干笑了笑。

    朱平安前几天大海上遭遇海盗、海难的事大家都知道,朱平安能拣条命回来真的是谢天谢地了,细软钱财被人劫走或者遗失大海中太正常不过了。对于朱平安拿不出钱来,大家也都能理解,不能要求太多。

    不过,大伯朱守仁可不是轻言放弃的人,。

    “彘儿,汝妻多金,何不求之?待大伯科考回来后,一文钱也不会少于你们。”大伯朱守仁站在那看了看朱平安,向着李姝的方向摆了下头,轻声提醒朱平安道。

    此刻,李姝正被小四婶子和三婶围着关心的询问大海遭遇的事情。

    汝妻多金,何不求之......你不是没钱吗,没关系啊,你老婆钱多,你咋不跟你老婆要点钱,然后给我呢。大伯站在朱平安的立场上,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建议。

    壮哉,大伯!

    大伯用他的实际行动,又一次刷新了他的下限,又一次证实了他远厚常人的脸皮。

    朱平安静静的看着大伯,尽管知道大伯为人了,可是大伯无耻起来,还是让朱平安有些意外。昨日大伯联合外人谋夺自家田产失败,阴谋被揭穿在众人面前,又被老爷子追着修理,可是今天大伯不仅能脸不红气不喘的站在自己面前,对于昨天的事情只字不提,而且还可以泰然自若的“逼借”,“逼借”未达目的时,大伯还堂而皇之的“汝妻多金,何不求之”!

    这脸皮,没谁了。话说,如果大伯把这不要脸的精神用在其他地方,肯定会有一番作为,毕竟不要脸也是成功的一种要素。

    “对啊,彘儿,你可以跟你媳妇要点钱啊。”

    在大伯声音刚落,一旁密切关注的朱老太太听到了大伯的提议,拍了一下大腿,也紧跟着提醒朱平安。

    彘儿媳妇一出手就是四个燕窝,肯定很有钱,而且也早就听说上河村李大财主家钱多了。彘儿媳妇随便手指缝里漏点,就足够老大去应天考试了。

    呃

    祖母,你老人家怎么也跟着凑热闹啊,也是,祖母向来偏向大伯,这次不例外也很正常。

    “夫君怎么了?”李姝见状走了过来问道,声音很是温柔甜腻,让人听着很是舒服。

    朱平安轻声给李姝简单说了下。

    哦~~李姝点了点头,抿起红润的樱唇哦了一声,漆黑如墨的眸子扫了大伯、祖母一眼,然后将手里的红包交给了朱平安,一脸的笑靥如花:“大伯考试是大事啊,当然要支持,这是祖母刚刚给我的见面礼,姝儿摸着很沉重,里面必是祖母给我的好东西,肯定值不少银子。相公就代我把它给大伯吧。”

    听了李姝的话,朱老太太有些不自然的别过脸去,脸上微红。

    “大伯安心备考便是,都是一家人,莫要再提什么还钱的事了。”朱平安将红包再次塞到大伯朱守仁手中,勾着唇角很是慷慨。

    红包落入手中,和第一次的十文钱,如出一辙的重量。

    又是十文钱!

    大伯再一次张大了嘴巴,他一摸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彘儿给十文,彘儿媳妇也是给十文!

    “哦,对了大伯,父亲今日早上还提起说前天给了大伯三贯钱做盘缠,铜钱太重,路上不好携带,大伯切莫忘了换成银子带上。”

    看着大伯还想开口,朱平安就抢先一步说道。刚刚听大伯跟祖父的对话,就知道大伯没有把父亲给钱的事情告诉祖父。父亲背着母亲给大伯的三贯钱,是父亲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私房钱。对此,大伯竟然提也不提。朱平安觉的,父亲做的这事有必要让祖父、祖母知道,省的祖父、祖母以为父亲不顾兄弟情分。

    “大哥,你昨天不是说身无分文吗?”小四婶子文雅,提高了音量质问道。

    祖父、祖母他们也都把目光转向了大伯,审视、探究和质问。

    “咳咳,如果不是彘儿提醒,我差点忘了这三贯钱了。”大伯咳嗽了一声,脸不红气不喘,一脸才想起来的样子。

    经此一事,大伯再也没提借钱的事了。

    不过虽然不提借钱的事了,可是大伯却又打起了其他主意。

    “彘儿如今身为状元,任职翰林院,想必在南直隶官场也有不少熟人吧,彘儿不若以你名义写几封拜帖,大伯去替你拜访,走动一下。”大伯摸了摸胡子,看着朱平安说道。

    朱老爷子听了,也将视线转向了朱平安,想着如果朱平安以状元身份帮大儿子找找关系的话,考试应该会容易些吧。

    “让大伯见笑了,彘儿也是初入仕途,对南直隶并无旧识。”朱平安看了大伯一眼,有些无语,大伯还想着托关系走后门啊,科举考试你不好好用功备考,净想着这些个歪门邪道做什么。

    “唉......”大伯看着朱平安用力的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设身处地为朱平安考虑的架势,“彘儿如今步入仕途,人情世故最是重要。彘儿你年纪尚幼,于此一途尚有欠缺。彘儿你可知道,你的奏折闯了祸事了。吃罪了严相爷,若无人帮衬,此次凶多吉少。你且写几封拜帖,大伯抽时间替你拜访几位大人,也好有人帮你向严相爷讲讲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劳大伯费心了,科举可是大事,大伯还是专心备考科举,若是因为彘儿的事,耽误了大伯科考,彘儿就于心不忍了。”朱平安摇了摇头。

    呃,大伯有些懵比。

    看着朱老爷子有些失望的眼神,朱平安有些不忍,朱老爷子太想大伯科举有成了,念在祖父的份上,朱平安想了想又对大伯朱守仁说道:“对了,大伯,彘儿家中尚有十余本品读四书五经后记下的笔记和感悟,大伯走时可一并带上,路上闲来无事翻阅一下,粗述鄙见,或可供大伯路上打发下时间。”

    大伯闻言,很是不感兴趣的摇了摇头,“大伯带了朱子注释,恐怕路上没有多余时间了,彘儿的笔记感悟,等大伯科考回来后再研读吧。”

    好吧,明珠暗投,对牛弹琴。

    若非看在祖父的份上,朱平安也不会把这笔记和感悟借与大伯,可是此刻在朱平安看来价值万金的东西,大伯却不屑一顾。

    强扭的瓜不甜,那就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