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装逼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不肖孙朱平安/孙媳李姝,奉天之作,承地之合,顺父母之命,通媒妁之言,秦晋已成,合为一家。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生儿育女,承续家命;繁荣家门,光宗耀祖。天地其佑,祖先其知。”

    朱家祠堂内,朱平安和李姝站在祖先牌位前宣读了《告文》,然后将点燃的香插到了祠堂牌位前的香炉内,复又后退三步站定,辑手行大礼,跪地向祖宗牌位行礼。

    这是向祖宗告知结婚的消息,求祖宗庇佑的必经程序。

    在朱平安跟李姝行礼的时候,祖母、大伯母、三婶、小四婶子她们就在祠堂外面等着,祠堂内除了朱平安、李姝外,一旁还站着朱老爷子和大伯朱守仁。

    刚刚朱平安和李姝进了老宅,见了祖母和大伯母她们,朱平安给李姝介绍了长辈后,祖母她们告诉朱平安,说朱老爷子和大伯朱守仁此刻正在祠堂。因为大伯朱守仁快要赴应天府参加童生试去了,按照惯例,出远门前、有大事前要去祠堂祭拜告知先祖,求得先祖庇佑。

    朱平安带李姝来老宅,除了带李姝见朱老爷子等朱家长辈之外,还有一个目的便是来祠堂告知先祖们自己成婚的消息,求得先祖庇佑,这也是婚礼习俗的一个必经程序。

    所以,听了祖父和大伯在祠堂的消息后,朱平安和祖母她们说了后,便带着李姝过来祠堂了。到祠堂时,祖父和大伯刚祭拜完祖宗要回去。

    大伯此刻身穿簇新的大袖圆领直缀,一脸儒雅大家风范,看到朱平安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好像哪天谋取家产、被朱老爷子棍棒打的抱头鼠窜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祖父那天气势汹汹,此刻也是一团和气了。

    祖母她们也一并跟着过来了,不过她们女眷不能进祠堂,除了新婚的时候她们可以进来一次,之后便不能随便进祠堂了。

    在朱平安他们向祖先牌位行礼过后,大家便一同返回了老宅。到了老宅之后,回到老宅正房,朱老爷子和朱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接受李姝敬茶。

    在李姝她们去祠堂的时候,留在老宅的几个丫头已经烧好水泡好茶了。

    “祖父请用茶。”

    李姝先是双手给朱老爷子奉上香茶,一个小茶托托着一杯香茶,香茶里有两颗红枣和莲子,寓意是造成贵子的意思。

    “好,好。”

    朱老爷子看着跪在跟前的朱平安和李姝,脸上满是笑容很是欣慰,连连说了两声好。孙子朱平安年纪不到十五,已经是大明的状元郎了,而且都已经是六品官了,以后前途无量,这在大明可是绝无仅有的,真给老朱家长脸了,这是老朱家祖坟上冒青烟了啊。现在出门,哪个不说自己有个好孙子啊。孙媳妇李姝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人长得好,而且又孝顺懂事持家,名声早就传遍整个镇子了,将来肯定是个贤内助。

    不过在接了孙媳妇李姝递来的茶后,朱老爷子心里却又忍不住升起一阵后悔,又忍不住想起曾经的往事,哎,如果当初,如果当初没有将老二一家早早的分出去就好了。

    “祖母,请用茶。”李姝复又双手捧上另一杯香茶,递给了朱老太太。

    “嗯,好。”朱老太太简单的说了一句。

    奉过茶后,朱老太太代表朱老爷子,一并给了李姝一个红纸包着的红包。

    “孙媳谢谢祖父、祖母。”

    李姝接过红包,小嘴很甜的道谢,面上笑靥如花。当然,至于心里面如何想那就不知道了,毕竟红包在一入手就知道了,不超过十文铜钱。

    一般而言,喝了新媳妇敬的茶,长辈都会给些压箱底的东西作为见面礼,像朱老太太这样用铜钱做见面礼的,还是很少见的,毕竟每家每户都会有些压箱底的东西,朱家老宅比村里一般人家要有些底蕴,压箱底的东西想来也不会缺的。

    给朱老爷子和朱老太太敬过茶后,朱平安和李姝起身,又依次给大伯他们敬茶。大家接过茶后都是说了几句恭贺新婚的话,只有大伯例外。

    “彘儿成家了,从今之后便是大人了,今后行事做人可要负担起责任来。”

    大伯朱守仁身穿簇新的大袖圆领直缀,接过茶后,执着茶盖划了两下喝了一口放在桌上,背着手站在朱平安跟前,拿出一副长辈的架子谆谆善诱道。

    “谨遵大伯教诲。”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

    “嗯。”大伯朱守仁摸着胡须点了点头,很有一番长辈风度。

    敬过茶后,大家又聊了几句,然后话题很自然的就到了大伯去应天府赶考的事情上了。

    “此番吾去应天府院试,万事皆备,只待吾入场一试身手,便可探囊取物。”

    大伯朱守仁背着双手踱步了两步,摸着胡须,一脸自信的微笑,胸有成竹的样子,很有一番大家风范。

    不装逼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大伯朱守仁充分验证了这个道理。

    呃

    看着大伯朱守仁这副遭雷劈的架势,朱平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话说大伯这番话,自己听了好几次了吧。记得自己上次参加童生试,在长亭就听大伯说过类似的话,在其他场合,大约也听过好几遍了。

    “那侄儿在此预祝大伯金榜题名,旗开得胜。”朱平安扯了扯嘴角,违心的来了一句。

    其实,朱平安还是很不看好大伯的,不是平白无故的看扁大伯,而是通过上次跟大伯一同去应天府赶考,大伯的一系列所作所为让人根本没法看好他。

    科举考试、赴应天赶考,对于大伯来说更像是一种公费旅游,家里面砸锅卖铁、省吃俭用给大伯攒足了盘缠。大伯就用这些沾着家里血汗的盘缠,可着劲儿的风流快活、风花雪月。

    呵呵,自己貌似上次跟大伯一同赴考,数十天,压根就没看到过大伯看过一次书、备过一次考,一次都没有。倒是经常看到大伯跟这个那个的出去喝个酒、赴个宴,捧场捧场、慰问慰问这个时代的失足女,争个风吃个醋倒是经常有。考试前一天,大伯还不忘慰问失足女......

    “看来彘儿对大伯也是信心十足呢。”大伯朱守仁摸着胡须看着朱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

    呵呵,你那只眼睛看出我对你信心十足了,朱平安一阵无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