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二十四章 明日落红应满径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风不定,人初静。

    明日落红应满径。

    朱平安又不是真傻,看看李姝娇羞的模样,又看看手里手里的这块白色方巾,然后就想到了张先《天仙子》里的这句诗词。这块白色方巾不是普通的方巾,它有专门的名字“落红巾”。

    古人对于女生贞操的重视程度远胜今日,新娘一定要是处子才可以,这块白色方巾便是对女生的检验。

    落红染巾,故名落红巾。

    这是古人的传统,洞房花烛夜在新娘新郎的婚床上,铺上这么一块白色方巾,男女欢好完毕,这块白色方巾见红便证明新娘是完璧之身;若没有见红,那么新娘的麻烦就大了。古人可不懂什么剧烈运动可致那层膜破裂或者厚度大、弹性大没破裂,更不会知道有近三分之一的女生初次无落红的道理。在古代没有见红,新娘可能就会一辈子背负不贞洁的名声,在夫家抬不起头来。

    想到了这一点,朱平安再看手里的白色方巾就有些尴尬,然后咳嗽了一声不好意思的将白色方巾重新放在床上。

    见状,李姝香腮晕红,媚眼如波的瞪了朱平安一眼。

    有些女生,天生就是尤物,李姝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一眼,差点让朱平安没有把持住,真是要命,深吸了两口气才止住了内心的燥热。

    时间不早了,再不睡都快天明了。

    “安歇了吧。”朱平安轻声说了一句。

    “嗯......”李姝声音如猫儿叫一样应了一声。

    说完话后,朱平安就将身上的新郎服除了下来,放在了床边的架子上,里面还有一身白色的睡衣,是单件的长衣长裤,这样穿着上床也不至于唐突。

    就这样,穿着白色单衣,朱平安先上了床。

    上床后发现这婚床不仅大而且还很舒服,床垫软硬适中,大约是棕榈做的,软中带硬,硬中带软,软硬适中,感觉比现代那些床还要舒服好几倍。

    女生睡觉要稍微麻烦些,因为她们要卸妆。

    李姝在梳妆台前除去凤冠霞帔,将首饰一一摘了下来,然后就开始卸妆,瓶瓶罐罐好像很麻烦的样子。

    等李姝收拾好,走到床前时,已经过去了至少二十分钟了。

    “你转过头去......不许偷看......”李姝走来后看着朱平安嗔了一声,让朱平安把头扭过去,不许朱平安偷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

    朱平安撇了撇嘴,然后转过头去,对李姝的话有些不以为然,这有什么看得啊。自己不也是脱了衣服吗,不还是有衣服穿着吗,能看到什么啊。自己才不会冒着风险多此一举呢,所以在李姝说话后,朱平安便听话的扭过了头来。

    朱平安这边才转过头来,就听到耳边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这是解开扣子、褪下衣服的声音,先是悉悉解开带子和扣子,然后一阵索索衣服花落的声音。在这悉悉索索声音中,朱平安感觉自己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悉悉索索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后,安静了下来,朱平安保持着转头看向墙壁的姿势,直到听了一声嘤咛,朱平安才回过头来。

    洞房花烛夜自然少不了红烛,所以光线很是充足。朱平安回过头来,只是一眼就将床前这一切都收入了眼中。然后,瞬间脑海嗡一下子,呼吸都忘记了,眼睛都充血了。

    要见了这一眼,才能明白什么是天生尤物,而且是尤物中的尤物。此刻的李姝绝对是那种只看一眼就会两眼充血,恨不得眼珠子都要跑到她身上的女人。

    只见床前,红色的喜服都脱落在了地上,清凉至极的李姝站在衣服堆里,曲线玲珑,感觉就像是蛇妖蜕皮了似的。

    光线充足,看得清楚。

    上身只穿了一件肚兜的李姝,露出了圆润滑腻的珍珠肩,一头长发黑亮柔顺的搭在肩头,直接落在胸前,遮住了些许雪白,轮廓若隐若现;一双修长如出水嫩藕的手臂害羞的抱在胸前,可是不仅没有遮住,反而挤压的胸前颤抖;肚兜不大,遮不住白皙粉嫩的小腹和没有一丝赘肉、不堪一握的水蛇小蛮腰,在烛光下,白的反光,亮的眩目。

    下身也仅仅只穿了一件红色的短裤,一个腿长一个腿短,腿长的也不过刚到膝盖,腿短的有点类似于现代的超短裤了,衬的两条白皙修长的大长腿越发的迷人修长,让人口干舌燥。绣花鞋也脱了,光着脚丫,十个粉嫩可爱的小脚趾甲上染了丹蔻,很是鲜艳夺目。

    如果只是也就罢了,朱平安在现代又不是没见过穿衣前卫的齐臀小短裙妹纸。

    最让人口干舌燥的是,李姝穿的这个红色短裤......竟然是一件开裆裤!!!

    开裆裤啊!

    据说古代女方父母有将开裆裤作为陪嫁的做法,古代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洞房花烛夜前新郎新娘一般都没见过对方,才相见就一丝不挂、坦诚相见实在过于尴尬。女方父母将开裆裤作为陪嫁,新婚夜新娘穿上,第一次时可以避免尴尬。另外,据说这样也可以避免新郎第一次太兴奋而难以正常发挥。一直以来,朱平安都当作是现代人胡诌的。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说法竟然是真的,还真有开裆裤啊。

    尽管此刻李姝白皙修长的双腿并拢着,却也挡不住朱平安的视线;尽管朱平安只看了一眼就转移开了视线,可是该看得、不该看的,全都看到了。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洞房花烛开裆裤,这放到现代就是情趣装啊,对朱平安这么一个纯情小处男来说,如何能承受得住!

    就这么一眼,朱平安就感觉浑身好像火在烧,血压直冲脑门,眼睛好像被辣到了似的,鼻子也是痒痒的。

    然后,感觉温热的液体就从鼻子里流了出来......止不住了似的,一滴、两滴......滴在了床上那块白色的方巾上,染红了一片。

    呀

    谁让你偷看了?!

    李姝一声尖叫,一声娇嗔,双手紧紧抱紧胸前,夹紧了双腿,话音才落便看到了朱平安傻愣愣的看着自己哗哗流鼻血的糗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