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二十三章 坏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夜幕笼罩了下河村,微风吹来了泥土和花草的芳香,缓缓的在空气中飘散,洞房外的红灯笼在微风吹拂下缓缓摇晃,地上的灯影交叠着起起伏伏。

    香气,灯影,温柔的夜色让洞房花烛夜又添了几分浪漫。

    “至于张小凡他自己,从甬道上滚下来,正好落在了岩浆湖上面的一个平台上。在他正前方就是炽热的岩浆,这个平台尽头被岩浆炙烤,热到几乎令人无法忍受,那里有一个椭圆形状的石窝,上面静静地趴着一只白色的狐狸......”

    朱平安讲到这里揉了揉脑门,然后又喝了一杯茶润了润喉咙,讲《诛仙》讲了这么久,嗓子都冒烟了,脑袋也有些晕了。

    刚刚在空白文书上签名后不久,聊了几句,然后话题就被李姝引到了在大海上讲的诛仙上,说是好奇后面的剧情,然后就缠着朱平安讲起诛仙来。

    朱平安讲到这里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讲了一个多小时了,此刻外面的夜色已浓如墨了。

    “今天就先讲到这吧。”

    喝了一杯茶后,嗓子稍微舒服了些,不过脑袋还是有些晕晕的,朱平安将茶杯放在桌上结束了今日的诛仙故事。讲的也够多的了,再讲怕是嗓子就要抗议了。

    “啊?好吧?”李姝意犹未尽的将小手从香腮下抽出,瞥了一眼窗外的夜色,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俏脸蛋上似乎还有些紧张、期待的情愫。

    时间不早了,该安歇了呢。

    洞房花烛夜,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呢,要睡在一起呢,要做画卷上那些羞羞的事情呢。

    好紧张,有些害怕呢。听说第一次会很痛呢,要流血呢。柳妈妈说洞房花烛夜都要做那种事情呢,做了那种事情后,男女关系就会更进一步,两人就会变的很亲密呢,一日夫妻百日恩呢。

    又紧张,又期待。

    因为紧张,所以让臭蛤蟆讲了这么久的诛仙;因为期待,自己还绣了鸳鸯枕巾呢。

    在李姝绞着手指的时候,朱平安也在考虑着今晚的事情。说实话,虽然今晚是洞房花烛夜了,可是如果让自己对李姝这个不满十五的小丫头下手,还真下不去。哦,对了,自己现在也不满十五呢。

    十四岁,豆蔻少女,未成年呢。如果在现代的话,对这么大的丫头下手,会被千夫所指、万人所骂呢。

    未成年,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呢,没有到达巅峰,过早的啪啪生活,会影响身体,尤其是女生,可能会影响生育,另外诸如妇科病什么的也是有可能的。

    古代可没有什么小雨衣。如果怀孕的话,这个年纪的女生怀孕生产可是非常危险的。古代的医疗水平跟现代相比简陋太多了,古人生孩子就像是走鬼门关一样,尤其是年纪小、发育不成熟的女生,更是危险。古代产妇之所以死亡率那么高,很大一方面原因就是产妇年龄太小了,身体尚未发育成熟。

    当然,古人发育成熟的要比现代人要早一些。

    不过,最起码也要十六岁吧,古人这个年龄差不多相当于现代十八岁了。嗯,应该差不多。

    一时间,洞房花烛夜陷入了沉默。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悄悄流逝了,外面的夜色越来越浓,早就夜深人静了,这个时候其他人早就睡了一觉了都。是时候睡觉了,再不睡,都快天明了呢。

    “呀,时候不早了呢。”

    李姝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色,又看了看朱平安,俏脸蛋晕红,有些犹豫的说了一句。

    “哦,是不早了。”

    朱平安点了点头,看了看洞房布置,有些蛋疼,这房间里就一张床,一床被褥......要不,待会给李姝科普下青春期知识,讲一讲个中利弊?

    不早个头,你个呆子,笨蛋,木头!李姝听了朱平安的话,在心里腹诽不已,人家话都说到这了,还不懂!真是木头,干脆把你栽到土里浇点水,当个朽木好了!

    洞房内又归于沉默,气氛又陷入了尴尬。李姝坐在床上绞着手指,俏脸蛋泛着红晕,在烛光下更加俏丽动人。

    “算了,晚了,我们安歇了吧。”朱平安想了想,看着李姝说道。

    “嗯......”李姝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嗯字,像蚊子一样,俏脸蛋更红了。如果不是朱平安看到李姝动了动嘴唇,都听不到李姝说的什么。

    木头,算你开窍了!

    李姝悄悄瞥了朱平安一样,杏眼如波,水汪汪的眸子里似乎要滴出水来。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床被褥,朱平安想发扬绅士风格都发扬不了,什么你睡床上,我睡椅子之类的也不现实。

    另外,李姝是喜欢自己的,自己也是知道的。如果说什么你睡床上,我睡椅子。这种举动对于李姝这个傲娇的丫头来说,有点类似于羞辱了吧。怎么滴,你什么意思啊朱平安!

    朱平安想了想,就否定了这种做法。

    “床上好多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李姝站在床前看着床上的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撇了撇小嘴。

    “不如抖掉吧。”朱平安走过来,看了一眼床上的花生红枣说了一句。

    “不让抖的......”李姝闻言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捡了一颗花生放在了果盘里,“要找出来才可以。”

    竟然还有这讲究,朱平安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伸手跟李姝一块捡了起来。床上的花生等物不仅被褥上有,就连被褥里都有,朱平安跟李姝找了好一会,才把床上的花生等物一个个全都找了出来,整整装了一大果盘。

    “生的?”朱平安看着一大盘子花生等物,然后好奇的捏起一颗花生放入了口中。

    “生的......”

    李姝软软的说了一句,瞬间俏脸蛋更红了,这是洞房花烛夜要说的吉祥话,新娘在今晚一定要说一次的。

    生的......生孩子呢。

    呃,看着李姝晕红的俏脸蛋,朱平安咀嚼花生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问的问题,貌似,有点歧义呢。

    “呃,这是什么?”

    收拾了花生等物,朱平安忽然发现大红床单上铺着一块白布,跟大红色的被褥床单很是格格不入,这是铺床落下的吗,朱平安好奇的将白布拿了起来。

    “坏人!”

    李姝见状娇嗔一声,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俏脸蛋红的似乎要流血了。(未完待续。)

    PS:马上要到月底了,虽然很不好意思,可是还是要呼唤一下月票,这个月很有希望还能拿个月票奖,大家手里如果还有月票的话,可以投一下寒门,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