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二十二章 果然腹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洞房花烛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四目相对,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在眼神碰撞中升温了。

    “喂,干嘛总盯着人家看,不认识啊?”李姝嗔怪了一声,狐狸精一样的眸子里像是有水在流动,宛如弱水三千,让人不由自主沉溺于其中。

    “没想过会在这儿见到你。”朱平安勾了勾唇角,眼神从李姝身上扫到了喜床上,目光落在了李姝身后的肥鸭子枕巾上,唇角的弧度更深了。

    “那你想在这儿见到谁啊?”李姝白了朱平安一眼,一声娇嗔,樱桃小嘴红润可口。

    “我还没想过。”

    朱平安摸了摸额头,然后肯定的摇了摇头,这次婚事真的有些出乎意料,在知道成亲的消息前,朱平安还真没想过会跟李姝有今天的洞房花烛夜。不过,人生就是这样,未来充满了未知,没有人能预测到未来。

    你没想过的事多着呢,李姝闻言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看着李姝翻白眼的模样,朱平安有些无语的笑了笑,这丫头连翻白眼的动作都那么俏皮可爱,话说上天真是不公平,只要人长得漂亮,无论做什么动作都是漂亮。

    这么一个纯天然美妞,如果是现代的话,李姝这姿色都甩一线女明星一条街了。

    洞房花烛夜,配备这么一个姿色的妞,这种待遇,朱平安也只是在现代看爱情动作片的时候意瘾过某些富二代的幸福生活。至于自己,当时想着能有个女朋友就不错了,至于这等姿色的女生,做梦都不敢想,估计只有富二代才能啪啪上。

    没想到现在,自己跟李姝竟然洞房花烛进行时了。

    “口渴吗?”朱平安将挂在身前的大红花取了下来,走到几案前倒了两杯茶,端起其中一杯看着李姝问道。

    “水桶......”李姝鼓起了香腮,嗔了一声。

    “那算了。”朱平安耸了耸肩,然后将准备递给李姝的茶杯放下,自顾自的端着一杯茶喝了起来。

    金色茶汤,冒着热气,朱平安喝了一口缓缓下咽,茶香入喉,汤醇厚甘,让人燥热的心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喂,给我一杯茶喝。”李姝嘟着小嘴,向着朱平安伸出了小手。

    “自己来拿。”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李姝瞥了朱平安一眼,然后不情愿的从床上下来,脚上的绣花鞋还缀着珍珠,步态袅娜如风摆杨柳的走到了几案前坐在了朱平安对面,伸出纤纤玉手将朱平安倒好的另一杯茶端在手中,如猫儿喝水一样轻轻啜了一口。

    洞房内安静了下来,只有喝茶的声音,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你知道结婚的婚字,是如何来的吗。”朱平安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李姝问了一句。

    “这有什么啊,昏时行礼,故曰婚。”李姝不屑的撇了撇小嘴,真是呆子,这是什么问题嘛。

    朱平安摇了摇头。

    李姝意外的瞪大了眼睛,“哪里不对了?”

    “相传在原始时代,当时的原始人他们没有什么结婚仪式,如果男原始人遇到了女原始人,而且也看上的话,男原始人就会用棍子打昏女原始人,然后背到他住的石洞里,嗯,也就是入洞房。所以,‘婚’就是一个女的被打昏了。”朱平安轻声笑了笑,这是他以前看的一个说法,当时觉的很有意思就记了下来。

    “骗人,哪有这样的说法。原始社会是母系做主呢,要打,也是女的把男的打昏了。”李姝撅起小嘴嗔怪了一声。

    这丫头女权意识觉醒的很早嘛,朱平安微微摇头笑了笑,本来就是一个玩笑之言而已。

    “我爹爹也是脑袋昏了,才答应了你家的提亲。”李姝撅起了小嘴,“还要冲喜,人不在,婚都结了呢......全都便宜你了,退都退不了了,哼......”

    如果以前的话,朱平安或许还相信李姝说的话,不过自从知道李姝喜欢自己后,李姝说的这些话,就值得商榷了。

    不过,朱平安也没有揭穿她,只是静静听着,然后喝茶。

    “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都结了呢,也没有办法了。”

    “你自是高兴的,登徒子,写什么情啊爱啊,还写什么相爱,欢喜......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也不嫌脸红,人家看着都脸红呢。”

    李姝撅着小嘴说了一会,小脸晕红、杏眼如波的扫了朱平安一眼,然后从后面书架取来了笔墨纸砚放在几案上,一并推到了朱平安面前。

    朱平安抬头看李姝,不知李姝这是要做什么。

    “你在这里签上名。”李姝走到朱平安跟前,伸出纤纤玉手指了指空白象牙纸的右下,让朱平安签名。

    在空白纸上签名?做什么?朱平安依然不解,怎么进洞房还要签名了?

    “我先写我的。”李姝说着,取了毛笔蘸了下墨汁,在象牙纸上留下了“李姝”两个簪花小楷字。

    “诺,该你了。”李姝将毛笔递给朱平安,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眨了眨,似乎要滴出水来,撅着红润的樱唇催促道。

    尽管不知道李姝这是要做什么,但是朱平安还是结果李姝递过来的毛笔,在李姝名字旁边落下了自己的名字“朱平安”。

    “我爹爹昏了头,我可没有昏了头,尽管结了婚,父母之命不可违,可是也要看你表现。如果你表现不好,欺负我,或者在外面拈花惹草,哼,咱大明律可是有‘两愿离’的......”

    李姝吹了吹象牙纸上的墨汁,待字迹稍干一些,便撅着红红的樱唇冷哼了一声,将签了名的空白纸张向朱平安展示了一遍,然后又将纸张折叠了起来,郑重其事的放进了衣服袖子里珍藏了起来。

    李姝说的两愿离就是和离,即夫妻双方自愿离婚,在大明律法中叫“两愿离”,大明朝允许夫妻双方达成一致离婚。

    呃

    现在朱平安才明白为什么李姝刚刚要签名了,签名表示同意,两人签名就是双方达成一致。李姝这丫头是未雨绸缪啊,有了自己签名的空白文书,她以后在上面写什么都相当于是自己同意了。

    果然,腹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