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二十一章 洞房花烛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见或不见,这是一首很容易打动人心的诗歌,这也是朱平安选择它的原因。

    朱平安接触到这篇诗歌是在2008年,在一本小说中看到后就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很多人把这篇诗歌误以为是仓央嘉措所作,其实这是一个误解,这篇诗歌的主人是汉族的一个姑娘扎西拉姆多多,这首诗歌也是在2007年才创作出来而已。

    虽然这首诗,在原作者创作的时候,跟爱情没什么关系,不过大约每个人都会把它跟爱情联系在一起。

    这是一个可以征服眼睛、耳朵和心灵的诗歌。所以,朱平安选择了这篇见与不见,作为敲门砖。

    当然,结果也没令朱平安失望,在《见与不见》传进去之后,大约十多分钟左右,三进门也就为朱平安敞开了。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一片月影婆娑中,朱平安踏入了三进院子。

    在朱平安踏入三进院子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从自己一进门开始,每进一个门都有一个考验,想着估计洞房最后一个门还得会有一个考验,就像历史上苏小妹新婚夜三考新郎秦少游一样。人们很喜欢三这个字,自己经历了两次考验,估计还差一次。

    在刚进院子的时候,朱平安就注意到在洞房门口某位贴身丫头手里有一个卷轴,系了一个红飘带。朱平安估计这个卷轴或许就是今晚的第三个考验,卷轴上应该写着题目什么的吧。

    “姑爷好......”洞房那个门口站了四个贴身丫头在朱平安走近时小嘴里叫了声姑爷好,便向朱平安欠腰行礼,包括小脸害羞通红的包子小丫鬟,好像是她要入洞房一样。

    “哦,你们好。”朱平安伸了伸手,虚扶了一下,还是不习惯别人对自己行礼。

    看到包子小丫鬟后,朱平安微微笑了笑,向包子小丫鬟颔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然后,就看到包子小丫鬟小脸更红了。

    不过有些出乎朱平安意料的是,没有考验了。几个丫头在行礼问好后,就把朱平安引进了洞房。

    其实,那个手持卷轴的丫头一开始有把卷轴打开的意思,像是要出题的架势,不过不过包子小丫鬟跟那丫头咬了下耳朵,说了两句悄悄话,然后那丫头就把卷轴又收起来了。

    总之,没有考验,朱平安就这么直接被引进了洞房内。

    进了洞房,看着脚下的红地毯,还有金玉摆设,朱平安几乎有点不好意思下脚了。即便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洞房的摆设也太高档奢华、富丽堂皇了。

    “姑爷这边请。”

    正当朱平安感叹洞房布置的时候,从屏风后走出一位四十余岁、收拾齐整的老妈子,引着朱平安往里走。

    朱平安跟着老妈子,很快就到了洞房那个最为核心的卧室,卧室门上除了双喜字还有两幅剪纸,其中一幅剪纸是两只小白兔缠卧在一片桂叶上的形象。叶与夜,缠眠与缠绵,一夜缠绵,大约是取得一夜夫妻百日恩的寓意。另外一幅剪纸是鱼水和秋千的形象,鱼水之欢,秋千也就是千秋,寓意鱼水千秋。

    卧室内摆放了做工精致的梳妆台、几案、香炉、什锦博古架、景德镇花瓶、酒器、书剑和古筝,博古架上摆放着各种珍玩和金玉瓷器,花瓶里插着开的鲜艳的牡丹和莲花,几案上燃着两根卧室内燃着两根手腕粗的红烛,很是渲染了新婚夜的气氛。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卧室内的婚床很是高大,堪称豪华婚床,朱平安甚至恶趣味的想,在这上面即便是来个三人行、四人行都丝毫不会觉的拥挤。

    婚床上坐着一个玉人儿,大红喜服,头上蒙着一块别致的大红绸段,看不清模样。

    “喜秤免灾,大吉大利,姑爷可以挑喜帕了。”

    老妈子一边说着一边递来一柄玉如意,玉如意上作成了称的模样,标注了准星,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再加上福、禄、寿三星,共有十六个星星,是天干地支的搭配,用以挑盖头大吉大利。

    朱平安接过玉如意,就要挑开红盖头。

    “姑爷,拿反了,拿反了。”老妈子见朱平安拿反了玉如意,不由的出声提醒。

    噗哧,这个呆子,激动个什么劲儿啊,喜秤都拿反了。红盖头下的玉人儿,忍不住弯了弯小嘴。

    这玩意儿还分正反啊?朱平安挠了挠头,然后在老妈子的提醒下,将玉如意重新调整了一下,然后伸向了红盖头。

    挑开红盖头的一瞬间,整个洞房都亮了。

    心跳,悸动。

    红盖头下的李姝宛如一个仙女、妖女、媚女的混血,略有仙意,略有妖意,略有媚意,一个眼神便是千种风情,妩然一段风华绝代。

    真是一个祸水......

    朱平安嗓子微微有些干,似乎有些口渴。

    “佳偶天成,称心如意;恭喜姑爷,贺喜小姐。”一旁的老妈子见朱平安挑开了喜帕,不由一脸笑意的恭维说着吉祥话。

    大户人家讲究就多,如果是下河村普通的人家洞房花烛哪有这么多程序。新郎在外面陪完酒,带着一身酒气回了洞房,伸手掀开红盖头,两人就直接进入正题春晓一夜值千金了。

    不像现在,还有一个老妈子,还有一对的程序。

    挑开了喜帕后,老妈子便又说了一堆吉祥话,然后将李姝和朱平安引到了几案前,隔着几案相对跽坐。几案上有主食黍和稷,还有一份荤菜,一弹女儿红,另有数个小碟子,里面盛着调味用的酱、菹、醢、湆。

    这个程序叫共牢而食,荤菜就是牢。《礼记?昏义》:“妇至,婿揖妇以入,共牢而食,合卺而酳,所以合体、同尊卑,以亲之也。”

    共牢而食后,便是合卺而酳,也就是现代的交杯酒。

    合卺而酒有三次,称“三酳”。前两次,老妈子用爵给两人倒酒,第三次倒酒就换成了卺。

    这个年代的交杯酒,跟现代的交杯酒还有些区别。朱平安和李姝先是喝了一半卺酒,再把这两卺酒混合,又分为两卺,然后手擘相交交换酒杯,喝了剩下的酒。喝完之后,将卺一正一反的掷于床底,寓意百年好合。

    卺是葫芦,用它盛的酒也有些苦意,而且李姝刚刚在喝交杯酒的时候,只是浅尝辄止,几乎两卺酒全都是朱平安喝的。再加上,前面那两爵酒,朱平安喝完这个合卺酒,都感觉有些头晕了。

    结发为夫妇,恩爱两不疑。合卺酒后,又有结发礼,男左女右,用金剪刀在朱平安左侧和李姝右侧各剪下一绺头发,用红丝线绾在一起,放在了枕头下。

    “**一刻值千金,老奴就不打扰了。”

    行完结发礼后,老妈子识趣的离开,洞房内只剩下了朱平安和李姝两人。

    大眼对小眼,一时间气氛有些旖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