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一十九章 女儿心思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薰香已燃,一点猩红,袅袅白烟。

    朱平安将毛笔放在研好的墨汁里,蘸了墨汁,微微闭目思索落下一篇怎样的笔墨才能进的洞房。

    朱平安念想的洞房,此刻布置的分外高档奢华,金玉珍宝、富丽堂皇。洞房位于三进院子里,正中一个大房子,还配有一个敞两间的暖阁,暖阁便布置为了洞房。

    在洞房门前挂着两个贴着双喜字的八角宫灯,雕漆为架,镶以玻璃,这两盏宫灯镶着的玻璃是李大财主从南洋红发西夷手中高价购入的。本来准备的宫灯是红纱灯,得了玻璃后,李大财主便让人做了这两盏宫灯,一并陪嫁送了过来。

    洞房门也是应景的红漆,上面贴了喜庆的对联,正中贴了两个构图精致的双喜字,洞房门口站了两个丫头,是李姝身边的贴身丫头,其中一个丫头手中持了一个卷轴,正翘首看着三进的院门。

    洞房里面也是红色的主题,墙上还有屏风、瓷瓶、玉器等家具摆设上贴着双喜字,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衬的洞房红光辉映,喜气满满。

    在紫檀屏风后便是洞房最为关键的喜床了,喜床上卷着红色的纱帐,铺着一套厚实的棉布被褥,被褥上绣着神态各异、憨态可掬的孩童,枕头上绣着两只肥鸭子,显得与众不同。

    在喜床前有一个做工精致的几案,上面摆着一柄玉如意、几道冒着热气的菜肴,还有两个剖开的瓠,拳头大小,做工精致镶嵌了金玉翡翠。

    洞房摆设高档奢华,金玉珍宝罗列,富丽堂皇!

    然而,跟喜床上坐着的娇美少女相比,却是相形见绌,在她娇美容颜映照下,富丽堂皇的洞房也变得黯然失色,价值连城的金玉珍宝也变得不值一文了。

    本就绝美的玉人儿,此刻凤冠霞帔、大红喜服下更是倾城。

    娇美少女皮肤细润如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有些俏皮的微微上扬,纤纤玉手中持着一卷书册,葱白玉指缓缓翻阅,随着书卷翻阅,漆黑如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少女手中的书册上是手写的簪花小楷,如果二进门处的朱平安能看到这卷书册的话,会发现书册上都是自己曾经的诗词,有县试途中玩笑而做的“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的送别,有惊仙诗会上的《送别》、《咏雪》,有醉君楼上作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木兰词》,有少年自有少年狂的《江城子》,甚至秦淮河畔那首《白狐》和《青花瓷》都在......

    “小姐,如果姑爷做不出来诗词,真的就不让姑爷进来了吗?”少女身边的包子脸小丫鬟有点紧张的问道。

    “怎么,心疼了?”娇美少女将视线从书册中移开,瞥了一眼小丫鬟,勾起了唇角。

    “小姐......才没有心疼呢......小姐你又逗我......”包子小丫鬟一下子红了脸,扭捏了起来。

    “咯咯......若是那臭蛤蟆做不出诗词来,就不让他进来。”娇美少女俏皮的娇笑道。

    “啊?真的不让进来啊?”包子小丫鬟闻言,张大的小嘴都能塞下鸡蛋了。

    “不让进,若是你心疼的话,我便打发你去给那臭蛤蟆暖床怎么样?”娇美少女娇笑着点了点头,纤纤玉手持着书册勾起了包子小丫鬟的下巴,拉着尾音,气若幽兰,带着几分调戏的痞子味。

    “小姐......”包子小丫鬟羞红了脸,拉长了声音抗议自家小姐的调戏。

    “怎么,不愿意啊?那我打发琴儿去给那臭蛤蟆暖床好了。”娇美少女一副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勉强了的味儿。

    “那怎么行,她又不是通房丫头!”

    娇美少女话音才落,边上的包子小丫鬟就不干了。

    “哦......那通房丫头不是只有你了?”娇美少女勾起了唇角,漆黑如墨的眼眸看着小丫鬟,满是笑意。

    “小姐......”包子小丫鬟这才知道自己又被自家小姐调戏了,羞红了脸抗议了起来。

    娇美少女看着手足无措的小丫头,不由勾起了唇角,伸出纤纤玉手捏了捏包子小丫鬟带着婴儿肥的脸蛋,“你这笨妞,若是生在别的府上,准会被人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我跟着小姐,小姐聪明就行了。”包子小丫鬟被捏着脸蛋,说话有些走音,小手很狗腿子的给娇美少女捏着腿。

    “你倒是会省事。”娇美少女勾起了唇角。

    于是,包子小丫鬟捏腿捏的更狗腿子了,她跟在自家小姐身边久了,能看感受出小姐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小姐,真的不让进吗?”包子小丫鬟趁自家小姐心情好,又问了一句。

    “怎么会。”娇美少女翻了个白眼,然后合上书册道,“婆婆心里可是真真儿疼着臭蛤蟆这个小儿子的,心头肉一样,若是知道我洞房花烛夜没让臭蛤蟆进门,婆婆面上不说,心里也会记着。我又不是傻的,何苦要让婆婆不待见,平白让自己难做。做儿媳妇,又不是在自己家做姑娘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便是他一个字不写,也得让他进门。”娇美少女将目光方向门外。

    “哦......”包子小丫鬟恍然大悟。

    “哦什么哦,笨妞,皇上不急尼倒急起来了。笔墨文章,都是臭蛤蟆擅长的,又怎么会难得住他。”娇美少女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将手里的书册轻轻的在包子小丫鬟脑门上敲了一下。

    “那小姐干嘛还要让姑爷写呢?”包子小丫鬟捂着脑门,又问道。

    “我就想看看臭蛤蟆会写什么。”娇美少女红红的樱唇撅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给那些不三不四、不干不净的窑姐儿写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们也配?”

    “还什么......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窑姐儿不好好接客,还想着勾搭人家夫婿......”

    “哪天若是不开心了,再去打她们一顿......想起来就有气,若有下次,可就不是在脸上画王八那么简单了......”(未完待续。)

    PS:晚上十一点多才来电,码完字都已经是现在了,更新晚了些,还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