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一十八章 第二个考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门口的几个小丫头就跟招财猫似的,双手抱在一起说着吉祥话,可是小身板堵在门口,就是不让朱平安进。

    这些丫头堵门的阵势,分明就是被人安排过的。

    话说,如果自己连洞房都进不了,估计明儿一大早母亲陈氏就会揪着自己,把自己带到祠堂,让自己跪在整齐排列的列祖列宗牌位前忏悔。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连洞房都进不了,看看你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甚至连母亲陈氏说教的话语都能想得出来。

    所以,不管后面怎么做,至少得先进了洞房再说,进了洞房才能在父母那过得去。

    看着堵在门口的六个招财猫小丫头,朱平安摇头微微笑了笑,然后在她们兴奋的小眼神下再次将手伸进了口袋,然后摸索了一番。

    小丫头们见朱平安又要给大家发红包了,一个个兴奋的不要不要的,就跟等着主人大骨头的小狗似的。

    没让她们失望,朱平安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时,一叠红包又一次出现在他手中。

    六个小丫头就跟看到骨头的小狗一样,眨巴着亮闪闪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朱平安手里的红包。

    “谢谢大家祝福,一点意思聊表心意。”

    朱平安看着六个招财猫点了点头,然后在大家面前晃了晃手里的红包,接着往她们头上一撒。

    下红包雨了。

    都在门口的招财猫小丫头们看到红包从天而降,一个个兴奋的嗷一嗓子就撅起小屁屁去抢红包了,眼疾手快、争先恐后,抢的不亦乐乎,至于堵门的重任早就忘到脑后了。

    朱平安趁这些丫头撅着屁股抢红包的时候,就走快两步,从她们中间穿过了二门,顺利走进了二进院子。

    “呀,姑爷进去了。”

    一个抢到两个红包的小丫头,一抬头就看到自家姑爷已经走进二进院子了,不由懊悔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

    “啊?怎么这么快就进去了,小姐肯定会怪罪我们的......”其他小丫头也都是一副懊悔的懵样。

    “都怪你贪心。”有小丫头抱怨第一个去抢红包的丫头。

    “你们也都抢了。”那个丫头不甘示弱。

    再然后,六个小丫头只能看着朱平安迈向前方的身影,懊悔自己贪心了。

    二进院子里的喜气更是浓郁,富贵竹、玫瑰、百合、情人草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花卉渲染了喜庆气氛,玫瑰花瓣铺就了一个小路,更添了一种女儿家香闺的感觉,胭脂水粉味也相对更浓一些。

    “恭喜姑爷,姑爷吉祥。”

    在二进院子里守着的应该是李家的二等丫头,年纪较刚才六个丫头要稍长两岁,穿着也更好一些,在朱平安走进二进院子后,这几个二等丫头便小碎步来到朱平安跟前,双手放在腰侧屈膝问好。

    “同喜,同喜。”朱平安拱手回道。

    老规矩,还是先发红包吧,朱平安伸手去出几个红包准备发给这几个二等丫头。一般而言,新郎成婚当天差不多等同于散财童子了,发红包发红包......不管做什么,发红包总不会错的。

    “咯咯......姑爷是咱大明有名的才子,怎么总是发这些铜臭之物。”

    “就是,姑爷可是状元郎,怎地就拿这些俗物打发我们。”

    门口的几个二等丫头咯咯笑着摇头,并没有领红包,她们另有任务在身。

    “哦,那你们说要如何?”早就有心理准备的朱平安微微笑了笑,对她们的行为一点也不意外。

    “自然是笔墨文章了,姑爷乃是状元郎,文笔才情自然是冠绝大明,若是姑爷的笔墨文章让我家小姐满意了,奴婢们便放姑爷进去见我家小姐。”

    最前面的一个二等丫头听了朱平安的询问,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

    “就是,就是,姑爷考状元了,当然要写文章。”

    “要给我家小姐写诗、写词、写文章,写的好了,我家小姐满意了,姑爷才能进去见我家小姐。”

    “姑爷可得拿出考状元的才气来,若是写不好,咯咯......姑爷金銮殿进的,洞房可是进不得。”

    其余的丫头叽叽喳喳的附和着,说朱平安是大明的状元郎,都是要朱平安写诗词文章,然后她们再拿去给李姝看,若是写的笔墨文章让李姝满意了,她们才放朱平安进去,若是写不好,那就进不去了。

    哦,原来这一关是文,朱平安笑着点了点头。

    写诗词文章对朱平安来说并不是难事,自己能考上状元,本身就是笔墨文章夺魁,自己在这方面可是处于绝对优势的。另外,自己可是有着领先于她们数百年的经验,清朝、现代的优秀诗词文章可是数不胜数。

    所以,对此,朱平安是没有压力的。

    “姑爷,这边有笔墨纸砚,还有一炷燃着的薰香,姑爷得在一炷香烧完前完成才可以;若是过了时间,就只能委屈姑爷住在客房了,咯咯......”

    “姑爷,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哦。”

    “写好了,不满意也不可以呐。”

    几个丫头叽叽喳喳的将朱平安引到了二门侧的一处位置,在这里有一套贴了红喜字的桌椅,桌子上摆着一套笔墨纸砚。桌上燃着一根红烛,在旁边还有两个大红灯笼,在红烛和灯笼的照耀下,桌椅处通明,光线十分明亮。

    “奴婢给姑爷研墨......”

    一个小丫头还自告奋勇的上前要帮朱平安研墨,挽起袖子露出一截皓腕,在烛火照耀下显得皮肤很是白皙细腻,看得出是仔细保养的。

    “多谢,还是我自己来吧。”

    朱平安摇了摇头,婉拒了这个丫头的好意,坐下手取过来砚台,一边研墨一边在思考写什么。

    李姝可不是寻常的女生。

    这丫头的聪慧和腹黑,自己是从小就见识过的。一般的诗词歌赋文章估计是难以打动这丫头的。

    不过好消息是,这丫头喜欢自己。尽管自己也搞不懂原因,但是这丫头好像很早就喜欢自己了,若不是在海岛自己尝出了李姝做菜有她家大厨的味道,估计自己到现在也发现不了这个秘密。当然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李姝这丫头心思难猜。

    女人心海底针,写一篇让李姝满意的笔墨,可没那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