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一十六章 铺床铺床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铺床铺床,儿孙满堂,先生贵子,后生姑娘。●⌒,”

    在朱家新宅的主卧内,下河村老赵家在新房内一边念一边铺床、撒帐,先把床单被褥铺好,然后再铺上龙凤被,将婚床铺的又整齐又舒适。铺好床撒了帐,老赵家撒上红枣、花生、桂圆还有莲子,这是寓意早生贵子的意思。

    陈氏在一旁打下手,听着老赵家念唱的儿孙满堂、早生贵子,脸上笑容怎么都遮不住,老赵家这话说到她心坎里了。

    老赵家上有公婆,父母健在,丈夫也身强体壮,还有一对龙凤胎儿女,是村里公认的全福妇人,村里面喜事大都是叫她来。老赵家在新宅一边撒床、撒帐、铺床,一边念吉祥话。这是村里的习俗,全福妇人铺床,可以给新婚夫妇带来福气。

    陈氏也不例外,在吃过晚饭后就把早就约好的老赵家请到了新宅,让老赵家给朱平安还有李姝的婚房铺床。

    这可是洞房花烛夜,一点都不能含糊。

    老赵家铺好床后,又看了一眼新房的摆设,尽管刚进门时已经被晃花眼了一次了,可现在再看仍然咂舌不已。这房间里装扮的真是让她长了眼,大红喜字红灯笼,玉屏风红地毯,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摆设,这得花多少银子啊,老朱家真是发达了。

    在老赵家铺床的时候,李姝正在另一个房间里由着几个丫头梳妆打扮,成亲那天没机会穿的凤冠霞帔这次派上用场了,凤冠上的珍珠又大又圆润,这是李大财主专门差人从南洋采买回来的,都是采珠人的珍藏。

    “小姐,咱们才铺好的床都被那人弄乱了,重新铺的还不如咱们之前铺的好呢。那人什么都不懂,把咱们铺的蚕丝被撤下来,换成棉被了,小姐晚上睡觉肯定不舒服”一个小丫头从外面进来,嘟着小嘴在李姝面前小声的抱怨道。

    “多嘴”李姝扫了那丫头一眼。

    “小姐”那丫头和李姝对了下眼睛,便不由缩了缩脑袋。

    “主子家做什么,也是你能指摘的”包子小丫鬟上前教训了那丫头一顿,这个小丫头刚从家生子中选调过来伺候的,规矩还有些不太懂的。

    小丫头受了说教,乖乖低下了头。

    “好了,你去把我放起来的枕巾取出来,待会等婆婆她们出了门,你再去把枕巾换过来。”李姝吩咐了一句。

    “是,小姐。”小丫头欠腰行礼,按李姝的吩咐去做事了。

    作为洞房花烛夜另一主角的朱平安,此刻正在对面旧宅房间里看书,这些书是他以前抄录的,母亲陈氏以前用针线缝制的书籍。朱平安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新郎服坐在书桌前,新郎服是陈氏亲手给朱平安做的,一吃完饭陈氏就把衣服放到朱平安房间了,叮嘱朱平安赶紧换上。

    母上大人的吩咐怎能不听,所以此刻朱平安是穿着新郎服在看书。

    今天晚上是什么日子,朱平安也是知道的,在吃晚饭的时候母亲陈氏就说了,今晚安排圆房,也就是洞房花烛。前天结婚的时候,是用公鸡母鸡替代拜堂的,没有洞房花烛夜,今天是朱平安和李姝回来的第一天,也算是成亲的第一天,陈氏又想着抱孙子,所以洞房花烛夜也就安排在今天补上的。都结婚了,晚上肯定要睡在一起的。

    洞房花烛夜圆房

    这也太着急了,放到现代,这都还是未成年呢。当然,这个年纪做这种事情,在古代就另当别论了。但问题是,自己可不是这个时代的土著,自己在红旗下接受了接近二十年教育了。

    朱平安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书。

    “彘弟。”

    在朱平安看书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了大哥朱平川的声音,朱平安应了一声,大哥朱平川就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像是做贼似的,才进屋就往外瞅了瞅,然后关上了房门。

    “这是怎么了,哥”

    朱平安打量着自己这个浑身上下都透着奇怪的大哥,好奇的问道,大哥虽然木讷少言了些,可是平时都是很镇定的人啊,怎么想在手忙脚乱、做贼似的呢。

    “咳咳,那个今晚彘弟就要跟弟妹圆圆房了。”大哥朱平川说话有些吞吞吐吐,说到圆房的时候,大哥脸都红了,一副非常难为情的样子。

    “嗯。”朱平安点了点头。

    “那个,那个,娘让我给你提点一下。咳咳,大哥,大哥也没多少经验”大哥朱平川说这些的时候,脸红的不行了,臊的不要不要的,完全就是一副赶鸭子上架的赶脚。

    这是啪启蒙啊,朱平安恍然大悟,然后看着大哥这一副鬼鬼祟祟、又羞又臊的样子,一阵无语。大哥,不至于这么难为情吧。

    “咳咳,哪个彘弟,大哥嘴笨,喏,给你这个。”大哥朱平川站在门后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做贼一样的从腋下拿出几张带有图案的绢布,走到朱平安跟前,将这几张绢布放到了朱平安桌上。

    “彘弟,这可是好东西,你,你好好研究,今晚照着做就行。”朱平川说着朝着桌上的绢布点了点头,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做完这一切,大哥朱平川松了口气,一副终于完成任务的样子,依依不舍的看了桌上的绢布一眼,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然后从房间走了出去,还给朱平安关上了门。

    完成任务后,大哥步伐稳健了许多。

    大哥走后,朱平安将目光放在桌上的绢布上,绢布看上去揉皱了很多,应该是经常被人翻阅,绢布上的图案是用针线刺绣上去的,上面的图案是一男一女行房的场景,在朱平安看来这图案做工很是劣质,男女形象使用线条简单勾勒的,不生动也不饱满,而且动作也单一。在朱平安看来,这几张啪啪启蒙图,放到现代连贴小广告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跟什么动作小电影、动漫小电影相比了。

    估计这几张啪啪图大哥经常翻阅,某些地方刺绣的颜色都被汗水浸的褪色了,想到大哥偷偷摸摸秉烛夜读的场景,朱平安就一阵无语。

    这图也太粗糙了,朱平安摇了摇头,将绢布放到一边。

    话说,如果把现代的那些人物形象生动、动作撩人感官、姿势百变、还带有剧情的爱情动作片,用现代超真实的画法或者动漫形式画出来,岂不是得洛阳纸贵

    那种真实又带着夸张,好像从纸上呼之欲出,什么36e,制服什么之类的

    相信,没有一个大明人能抵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