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一十三章 习惯差异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婉兮清扬。

    李姝此刻身着牡丹红色月华裙,裙摆上缀有金玉坠子,宛如星辰,腰间系着绸带,体态窈窕,美目流波,双手抱胸娇嗔时,也带着一股大家闺秀特有的气质,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房间里燃着薰香,摆放着装饰精美的古筝、绣墩、画案等物,在靠里则立着轻纱帷幔屏风,朱漆嵌螺钿纹的高脚花台上摆着汝窑花瓶,插着数枝含苞欲放的玫瑰花......

    包子小丫鬟在一旁伺候李姝穿衣,脚下还有一个小丫鬟蹲着收拾丢在地上的衣服,外面还有丫头在准备洗澡水......

    完全是白富美日常生活的即视感。

    尽管现在,朱平安已是六品官,可是面对李姝,仍然感觉自己还是土包子。

    愣神了片刻,朱平安才在李姝的娇嗔中回过神来。

    “这衣服怎么了?”朱平安回过神后,指了指地上丢弃的衣服问道,刚刚还见李姝穿着呢,怎么这会就丢到了地上,还让丫头剪碎了丢掉。

    “衣服都脏了。”李姝没好气的撇了撇小嘴。

    “不是才穿上吗?”朱平安有些诧异。

    “你又不是不知道刚才都是些什么人,都不知多久没洗澡了,隔老远就能闻到浑身一股子味,好好说话不行嘛偏要动手,手上不干净不说,还要摸人家衣服,尤其是有个小孩,鼻涕那么长......”李姝说话时兀自嫌恶不已,当时的场景对她都造成心理阴影了。

    “衣服脏了洗干净不就好了吗?”朱平安有些无语,村里人是有些不讲究,可是也不至于像李姝说的这般不堪。

    “怎么能洗的干净,想起来就膈应。”李姝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低头看着脚下的使唤丫头,嫌恶不已的催促道,“快点收拾了出去,剪碎了,省的碍眼。”

    “好的小姐。”蹲在地上的丫头赶紧的抱了衣服出去。

    “干嘛要剪碎了?”朱平安对李姝的这个吩咐,很是费解。

    “因为要丢了啊。”李姝很是平常的说道。

    “剪碎丢了?”朱平安对李姝的所作所为有些不能理解,“即便你不穿,你也可以给别人穿啊,干嘛要剪碎丢了?”

    “我的衣服怎么可以给别人穿?”李姝用力的翻了一个白眼,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朱平安,“你的茶杯会给别人用来喝茶吗

    ?”

    “你不是不穿了吗?”朱平安有些无语,这跟别人用自己的杯子喝水是两个概念好不好。

    “那也不行,谁知道她们会穿我衣服做什么......若是有人需要,重新与她们做衣服便是了。”李姝摇了摇头,很是反感别人穿她的衣服,就像不能接受别人用她的水杯一样。即便是真有人缺衣少食,给她们重新做就是了。

    自己用过的东西,别人就不能用,哪怕是自己不用了,这属于感情洁癖的一种了吧。

    对此,朱平安很是无语,这讲究的有些过分了。而且,真的是太浪费了。

    话说,自己的俸禄薪水,都不够李姝换衣服的吧?!

    当然,对于李姝这种从小就生活优喔的白富美来说,这种讲究也不算什么,这点成本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或许换个角度思考,李姝的这种讲究对于养蚕织布的人家来说,未免不是一种福音,毕竟需求的衣服多一些,她们养蚕织布的生意就能好一些。

    只是,从这一个例子看来,自己跟李姝在生活习惯上差距还是很大的。相信,以后的生活中,生活习惯及其他方面的差异会越来越多。

    不过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李姝这种生活习惯,李大财主也宠溺了十几年了,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徐徐为之吧。

    朱平安虽然还不适应如今和李姝夫妻角色,但是也只能适应了,从母亲陈氏在午饭对李姝的维护来看,如果自己想要改变的话,母亲陈氏都能大义灭亲来。

    另外,想想陈世美抛妻弃子的后果,就知道这个时代对婚姻的普世价值观了。若是自己做了类似行为,仕途就别多想了。

    还有就是,李姝为自己做了很多事,借书啊,做美食啊等等,还不是一年两年,另外就是李姝在海岛上冒着生命危险割开手腕给自己喂血的那一幕,朱平安心里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呢。对于婚姻,朱平安更多的是吃惊而非排斥。

    爱情?

    或许还没到。

    但,很多爱情都是从感动开始的,不是吗。

    “你来不是专门为了指责我的吧?”李姝在包子小丫鬟伺候着换好衣服后,纤纤玉手拎着裙摆来到朱平安跟前,仰着俏脸蛋嗔道。

    “不是。”朱平安摇了摇头。

    李姝闻言,俏脸蛋瞬间光彩夺目了,不过下一秒还是扳着俏脸蛋抱怨了起来:“爹爹真是的,冲什么喜嘛,这下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你这只癞蛤蟆只能随你了。”

    呃

    朱平安微微怔了下,继而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揭穿李姝的话。这丫头还真是傲娇,明明是喜欢的。估计当时家里托李家勺到京城的那封提及婚事的信也是被这丫头觅下了。对于婚事,这丫头若是不喜欢,朱平安是不信的。

    从海岛脱险回到下河,李姝这只傲娇的胭脂虎在自己父母面前可是收起了爪子,扮起了温顺猫咪,言行举止完全是标准儿媳妇。若是李姝不喜欢自己,绝对不会做这么多的。

    只是很奇怪,李姝这个傲娇、眼高于顶的大小姐是如何看上自己这么一个穷小子的?

    如果从李姝开始偷偷给自己做饭起算的话,那时自己尚未中举呢;如果从自己借书开始算的话,自己连秀才都尚未中。真是想不明白。

    “喂,你笑什么?”李姝冲朱平安撅起了樱唇。

    “咯咯......姑爷当然是因为娶了小姐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偷着乐的,是吧姑爷?”包子小丫鬟在一旁咯咯娇笑,打趣了起来。

    “再混说,仔细你的皮。”李姝嗔了一声,伸出小手在包子小丫鬟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