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个伤疤感动了整个朱家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姝儿,你手腕怎么了?”

    本来因为李姝吃的那么少就已经引起大家注意了,这会又听了陈氏的这么一句话,大家更是将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李姝的手腕上。

    李姝手腕上的伤疤很是明显,围着手腕足足有半圈,小手指粗细,乍一看有些狰狞,就像是手腕上带了一个疤痕做的手镯一样。从结疤情况来看,应该是前几天才受的伤。

    只是怎么伤口这么大,这么深的伤疤,这孩子得受了多大的罪啊?这是怎么受的伤?

    太让人心疼了。

    陈氏看着李姝的伤疤,心疼的眼眶都湿润了。

    大嫂娟儿也是关心的询问,朱父他们虽然没开口,可是眼神里也满是关心。

    在她们看来,这狰狞的伤口可能是上次在大海上遭遇海盗时受的伤,毕竟那些海盗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砍伤人是很正常的,就连杀人都不意外。

    只是,这些海盗太残忍了,连李姝这样的女生都下的去这么重的手!

    “哦,没什么,就一个疤。”李姝很平常的浅浅笑了笑,然后将袖子稍微往下拉了拉,遮住了疤痕,接着盛饭。

    虽然李姝将袖子遮住了疤痕,可是刚才疤痕那狰狞的模样却更加凸显在众人心中了。

    “还没什么呢,都留那么大的疤了,得受了多大的罪啊......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海盗下手也太狠了,连姝儿这样女生都下的去这么重的手......”母亲陈氏很是心疼,眼角都湿润了,仿佛看到了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海盗举刀挥向李姝的那一幕,想着都可怕的不行。

    “娘,不是海盗,没有啦。”李姝盛好饭后,摇了摇头,笑着安慰陈氏道。

    “不是海盗?那是怎么受的伤啊?”陈氏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自己弄的,就是看着吓人,其实没什么的。”李姝坐下后,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然后满不在乎的说道,还微笑着安慰众人,仿佛这伤疤就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是你自己?陈氏愣住了,大家也全都愣住了,除了朱平安之外,那么重的伤,竟然是自己弄伤的?呃,这个新儿媳妇不会是脑壳有毛病吧,干嘛自己弄伤自己留这么大的疤?有自残倾向?隔壁村子就有一个疯子,平时看着没什么,一疯起来,谁都拦不住,什么剪刀、菜刀的,不管手里拿啥东西都往别人身上招呼,才不管你是亲人还是陌生人呢。

    虽然不相信,可是陈氏却不由想到某个场景:朱平安正吃着饭呢,啪,李姝举着一把菜刀冲了出来;朱平安跟李姝床上休息呢,啪,李姝忽然拔下来簪子,面露凶光......想想都可怕呢!

    “弟妹,怎么在自己手上弄那么大一个伤口啊?”

    有些话陈氏不方便问出来,这时候大嫂娟儿就主动问了出来。

    “哦,这个啊......”李姝开始回忆道,说到危险的时候,俏脸蛋上还满是后怕,“就是上次我们在海上遇到海盗的时候正好又遭遇了大风暴,船翻了,我跟夫君还有画儿被冲到了一个海岛,快到海岛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大浪,将我们冲向岸边,可是海岛岸边有很多礁石,海浪把我们拍到了礁石上,夫君护住了我,自己却撞上了礁石......”

    听到这,陈氏她们全都紧张了起来,虽说现在朱平安和李姝都平安归来了,可是想到李姝描述的那个场景,还是不由的跟着紧张了起来,心都到了嗓子眼上。

    “夫君昏迷了过去,我跟画儿一起将夫君抬上岸边,怎么叫夫君都不醒,夫君都是为了保护我......”说到这,李姝俏脸蛋上还落下了一滴眼泪。

    众人听着,也跟着揪心起来了,尤其是陈氏更是担心后怕不已。

    “夫君昏迷过去,叫了好久,夫君都没有醒过来,只是无意识的说了声‘水’。夫君当时嘴唇发白,都干裂了,我看着好担心,可是海水不能喝,附近又没有水......”李姝说到这的时候,脸上还有当时着急而无助的神情。

    “可是夫君再不喝水的话就会出事了......我着急之下,就用岸边的贝壳把自己手腕划破,把血给了夫君喝。”李姝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常,语气也很平常,好像做的事情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脸上还有淡淡的笑容,仿佛为自己能找到给朱平安喂水的方法而有些小高兴。

    朱平安昏迷过去,缺水严重,周围又没有水,我就把手腕用贝壳割破,把血喂给朱平安喝了。

    李姝说的很平淡,可是听在众人心中却不不啻掀起了滔天巨浪,仿佛看到了那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坐在荒无一人的海岛,拿起一个粗糙的贝壳,一下一下的划破自己手腕的场景......

    “可能刚开始伤口太小了,血流了下就不流了,然后,我就用贝壳又多划了些,血就流的多了......”李姝说着还用小手指模仿贝壳比划了一下。

    甚至,嘎吱嘎吱的声音,都仿佛听在耳边似的。

    陈氏等人听着,忍不住吸了一口气,纷纷变色,眼前又浮现了一个场景:李姝用贝壳割破手腕给朱平安喂血的时候,血液流着流着就不流了,伤口有些凝固了,然后李姝看了看伤口,接着用贝壳按在伤口上再次划拉了起来......

    陈氏她们没有听过释迦牟尼佛割肉饲鹰的故事,也不知道介子推割肉给食重耳的故事,可是听到李姝割腕喂血朱平安的事,心里面的震撼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幸好夫君喝了血,就醒过来了......”李姝说着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众人再抬头看李姝的时候,心里面很是惭愧,刚刚知道李姝自己弄伤的手的时候,还以为李姝疯了呢。没想到李姝竟然是为了救朱平安才割破的手腕,而且为了让血液多流点,李姝把伤口割的很大......这个傻丫头,咋下那么重的手啊,都快到骨头了吧,疼不疼啊......

    这一刻,陈氏看向李姝的眼神,都是湿润的。

    在陈氏心中,李姝就是最最最最好的二儿媳,在陈氏心中李姝这个儿媳的地位谁都无法替代了。

    在朱家众人眼中,李姝已经是朱家人了,不仅仅是形式上,而是从心里把李姝真正当成了家人。

    见公婆只用了半日,李姝就已经彻底融入了朱家。

    “朱平安!”

    母亲陈氏忽然扭头看着朱平安,喊了一声朱平安的名字。

    “啊?”朱平安一怔,因为母亲陈氏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的名字,平时都是彘儿,小彘,要么就是老二,这么正式的叫自己的名字,这还是第一次。

    “啊什么啊,以后要好好对姝儿,不许欺负姝儿,要是让我知道你动了姝儿一根手指头,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母亲陈氏一脸凶巴巴的看着朱平安,跟母鸡护崽一样护着李姝。

    “娘......”李姝抬起头看着母亲陈氏,感动的大眼睛都蒙上了一层雾气。

    “娘......”朱平安猝不及防之下,一脸懵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