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一十章 姝儿,你手腕怎么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虽说李姝各种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是看在母亲陈氏开心的份上,朱平安也就没有揭穿李姝这个小腹黑,还给她又搬来了一个凳子,省的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蹲出了毛病。

    在李姝和母亲陈氏欢声笑语中摘菜的时候,朱平安也没有闲着,朱平安刚刚从朱父那里知道了母亲陈氏近日因为担忧自己而成疾的消息,趁这个时候将大夫开好的中药煎了一副。

    “娘,趁热把药吃了,都怪儿子不好,害娘担心了。”

    朱平安煎好中药后,盛在碗里端到母亲陈氏面前,因为担心药苦,朱平安还同时带来了一包蜜饯,等母亲喝了中药,吃几个蜜饯改改味。

    “看到你和姝儿平安回来,娘身体早就好了,那还用吃什么药。”陈氏中气十足的摇了摇头,在她看来朱平安和李姝就是灵丹妙药,在看到朱平安和李姝平安归来的时候,陈氏就觉的压在自己心头的大石头消失不见了。

    “娘,听爹说你担心的好几天都没有吃饭,身体虚的厉害,药还是得吃。”

    朱平安坚持的端着药碗,虽然也能看出现在母亲陈氏精神大好了,也知道自己回来后母亲的担忧也就消失了,病根也就清除了,可是毕竟母亲前些时日因为担忧,身体亏损的厉害,该吃的药还是得吃的。

    “听他瞎说……”陈氏远远的瞪了一眼躺枪的朱父,摇了摇头。

    “娘……良药苦口利于病。”朱平安再次劝道。

    “娘,夫君也是担心你嘛。吃了药你的身体就好了,我和夫君也就放心了。”李姝在水盆里洗了洗手,用手帕擦干,然后从朱平安手上接过药碗,娇声劝慰陈氏吃药。

    “好,娘听姝儿的。”陈氏闻言,一口应了下来。

    朱平安劝了那么久都没用,李姝只说了这一句,陈氏就一口应了下来。在陈氏喝药的时候,李姝看着朱平安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水汪汪的眼睛亮闪闪的。

    “娘,吃蜜饯。”在母亲陈氏喝完了药,朱平安十足狗腿子的递上了蜜饯。

    “没有白疼你。”母亲陈氏接过蜜饯,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朱平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李姝,就跟扳过一局似的,惹的李姝翻了一个白眼。

    随着阳光渐渐升到正中,朱家也开始准备起午饭了,本来是母亲陈氏准备亲自下厨的,不过李姝和大嫂娟儿都念着陈氏身体虚弱,没让陈氏动手,两人将灶房承包了下来。

    最终掌勺的是李姝,大嫂娟儿打下手。

    一开始陈氏还担心李姝这么一个粉粉嫩嫩的大小姐做不了饭呢,不过在看了李姝熟练的生火起锅的时候,陈氏也就放下心来了,接下来看着李姝熟练的炒菜做饭,陈氏脸上满意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朱平安都有些担心自家老娘会不会笑脱臼……

    甚至,就趁做饭这一会功夫,陈氏还拎着一根葱一阵风似的出门跟隔壁的李婶唠了会家常,然后没过多久,差不多半个下河村都知道了陈氏家新进门的那个二儿媳妇做菜可香了,比镇上饭馆里做的都好吃的多……

    在李姝同志磨刀霍霍在灶房做饭的时候,朱平安拿了一把剪刀冲向黑牛……咔嚓,咔嚓,在牛尾巴上剪了一撮黑毛,差不多刚好够做一支毛笔的量。

    朱平安剪牛尾,是准备做一支毛笔。

    朱平安练字常用的那支毛笔遗失在大海中了,那支毛笔是朱父亲手做的,从小时候去学堂蹭课到在大海上遗失,已经用了差不多十年了,丢失后痛心了许久。

    不过,没关系。

    有家里的大黑牛,再拜托父亲给自己做一把就是了。

    知道了朱平安的想法后,朱父很高兴的应了下来,而且还在大黑牛尾巴上又剪了一撮毛,准备给朱平安做两支毛笔,这样即便再丢了一支,也还会有一支。以前还在老宅的时候,朱父也给大哥朱守仁做过毛笔,不过大哥朱守仁嫌弃不已,没用过,让朱父有些失落。

    现在,见自己考了状元的儿子,这么喜欢用自己做的毛笔,朱父高兴的很,感觉自己当初费劲学的做毛笔手艺,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所以,一高兴朱父就做了两支毛笔。

    这边做完毛笔,灶房那边的午饭已经做好了,李姝在灶房一口气做了六菜一汤,都是用家里常见的干蘑菇、竹笋、青菜等等,可是做出却是色香味俱全,让人看着就有食欲。

    “弟妹,厨艺真好。”大嫂娟儿看着一桌饭菜,对李姝的厨艺由衷的赞叹不已。

    “哪有,姝儿还得向大嫂学习呢,大嫂切菜又快又好,姝儿差的远呢,大嫂可得再教我两手。”李姝谦虚不已,还很好学向大嫂娟儿请教切菜的技巧。

    两个妯娌在灶房相处的很是融洽,齐心协力将做好的饭菜端到了客厅吃饭的餐桌上。

    端到饭桌后,李姝主动承担了盛饭的活,先是给母亲陈氏和朱父盛了饭,然后是大哥和大嫂,接着给朱平安盛了一碗饭,还娇声唤了声夫君。

    最后,李姝才给自己盛了小半碗饭。

    “姝儿,怎么吃这么少,再多盛点。”陈氏看到李姝才盛了小半碗饭,不由关心的让李姝多吃了些,在陈氏眼中这小半碗饭也太少了,根本都吃不饱。

    “娘,姝儿饭量小。”李姝浅浅笑着摇了摇头。

    “那也不行,吃的太少了,彘儿小时候都能吃满满一大碗呢。来,让娘给你多盛点。”母亲陈氏说着就起身,要给李姝多盛些饭,很是热情。

    “娘,真的不用了。”在陈氏热情下,李姝小脸红扑扑的。

    “乖,多吃点,吃多了才好给娘生个大胖小子。”母亲陈氏热情的很,都已经在展望抱孙子了,在她看来李姝虽然屁股大好生养,可是还是瘦了些。

    生个大胖小子……

    李姝闻言瞬间羞的俏脸蛋通红,就连一旁的朱平安都有些吃不消自家老娘的这句话。

    陈氏说着伸手端起了李姝的碗,就要给李姝盛饭。

    “娘……还是我自己来吧。”李姝红着俏脸蛋,娇羞不已的伸出纤纤玉手从母亲陈氏手里接过了碗。

    “没事,娘来就好。”陈氏很热情,不过看在李姝坚持的份上也就松手了,不过叮嘱道,“一定要多盛点啊。”

    “嗯。”

    李姝点了点头,然后重新端着碗去盛饭,为了避免袖子落在汤碗里,李姝将袖子稍稍往上挽了一下,然后伸着纤纤小手去盛饭,然后一不小心露出了手腕上的伤疤。

    “姝儿,你手腕怎么了?”

    陈氏眼尖的看到了李姝手腕上那个有些狰狞的伤口,虽然有些结疤了,可还是很显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