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零七章 事情解决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大伯所言甚是。”

    在大伯朱守仁说完,朱平安微微点了点头,一副认可的样子,然后转身对冯户书说道,“一笔写不了朱字,大伯与我家同出一门,怎会谋夺我家田产,冯户书你莫要信口中伤了大伯。”

    闻言,大伯的身板挺的更直了,心里面没了负担,有些沾沾自喜,为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点赞。早知道这样简单,自己刚才就不用偷溜了。

    做人,目光要放长远,大伯对此深以为然。

    现在,大伯已经不再担心田产的事了,而是放眼了即将开始的院试。彘儿此时都已经是六品官了,又是状元,如果让彘儿出面给上面打个招呼,那可比转着弯的托刘大人方便多了。

    一想到这,大伯仿佛都已经看到秀才功名向自己飞过来了,脸上都有了笑意。

    “大人,庠生所言句句属实啊。”冯户书抬起头,激动不已。

    “够了,口说无凭,我朱平安又岂是偏听偏信之人,休要再说了。”朱平安摇了摇头伸手制止了冯户书的解释,面上似乎有些生气,在说到口说无凭的时候,朱平安加重了语气。

    “彘儿所言甚是,我们朱家也是诗书耕读之家,夫子所言温、良、恭、俭、让,吾朱家也是下河之表率......”大伯朱守仁摸着下巴的短须,抑扬顿挫的说着。

    冯户书情绪有些崩溃,自己说的是实话啊,怎么朱大人就不信了呢?!而且,今日丈量土地、甚至是说征税的事,真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真的是你家大伯先来找的我,拿了三十两银子,才有了今日之事。

    这事如果我一个人抗的话,肯定没有两个人一起扛的好。

    口说无凭?

    口说无凭......

    咦,想起来了,我有证据啊,我有证据的朱大人,忽然想起什么的冯户书,一下子又激动了起来,我有证据的,然后伸手在袖子里摸索了起来,接着掏出一张写了字按了手印的纸出来。

    “大人,我有证据,大人请过目。”冯户书双手将纸展开,举了起来。

    “竟然立了字据?”

    朱平安似乎有些意外,声音提高了几分,然后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大伯。接着,将目光落在了字据上,扫了一眼,整张字据的内容都映入朱平安的眼中。

    《立契为约》

    今下河朱守仁立契为约,以托怀宁县衙冯卫兄于翌日赴下河丈量二弟家之田,以助田产过户事宜,无以为报,自愿付银二十两,立约为证,不得异言,高山滚石,永不回头。

    立约人:朱守仁冯卫中见人:唐德基

    嘉靖叁拾壹年肆月贰拾玖日

    朱平安也就是扫了一眼字据,都没有一秒钟,也不过是刚扫了一眼,就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带着一股风,然后就看到大伯朱守仁仿佛猛虎下山一样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将冯户书手中的字据整个的抢了过来,然后一撕两半,接着毫不拖泥带水的塞到了嘴里,三下五除二咬了几下,咕咚一声就吞入了肚子里。

    这一刻,大伯就好像刘翔附体一样,身手矫健,动作迅速,抢,撕,咬,吞,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举着字据的冯户书只觉一阵风吹过,再抬头,手里的字据就已经跑到大伯肚子里去了。

    周围的乡人全都看呆了眼......

    朱平安静静的看着大伯将字据撕碎吞到肚子里,脸上带着微笑,目的已经达到了。

    此时,无纸胜有纸。

    “咕......咚......一派胡言,不知从那找的纸也想来蒙骗我家彘儿,我岂能坐视不管,哼。”大伯将字据吞到肚子里后,情绪还很激动的伸出手指着冯户书义愤填膺了一通。

    “你......”冯户书指着大伯,简直想脱了鞋上去甩他几个大嘴巴子,竟然有如此不要廉耻之人,昨天找我的时候可点头哈腰都跟孙子似的......

    “你什么你,刚刚你是不是还叫弟妹村妇了?!”大伯朱守仁再一次义愤填膺的将手指指向冯户书,好像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一样,“面对六品安人,你不行礼也就罢了,竟然还叫村妇......”

    “我......”

    冯户书此刻简直是曰了哈士奇了,这件事被翻出来,简直是要了命了。

    “你什么你,是不是你。”大伯朱守仁紧抓不放。

    冯户书这一刻简直有喂朱守仁吃翔的冲动,不过在注意到朱平安审视的眼神后,也不顾什么字据不字据了,三两步走到陈氏跟前,的就开始磕头认罪。

    “庠生有眼无珠,冒犯了夫人,夫人恕罪,庠生错了。”冯户书一边磕头一边认错。

    “我可受不起。”母亲陈氏避开了。

    大伯朱守仁见冯户书忙着磕头认错,脸上不由升起了笑意,好像冯户书在跟他磕头认错一样,对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自得不已,就凭自己这能力,如果放到春秋战国时候,那怎么也得是个纵横家吧。

    就在大伯自得不已的时候,却感到后背一阵痛,扭头就看到了自家老爹朱老爷子怒气冲冲手持一根刚折断的棍子,冲自己瞪眼呢。

    “爹......”大伯脑袋一缩。

    “爹什么爹,我没你这不争气的孽子!”朱老爷子怒气不止,举起棍子就往朱守仁身上招呼。

    “老头子,你干什么呢。”祖母朱老夫人心疼不已,赶紧上前拦着。

    大伯趁势跑在朱老夫人身后,狼狈不堪的躲着朱老爷子的棍子,朱老爷子紧追不舍,逮着机会就是两棍子。

    朱老夫人心疼的呼天喊地。

    狼狈躲闪之下,大伯朱守仁跑出了人群,朱老爷子紧追不舍......

    “县尊大人来了。”

    不远处有人跑来提醒,很快,就看到知县骑着马随着几个衙役走了过来。

    “县尊大人远来,小弟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朱平安微笑着拱手迎了上去,“小弟于寒舍聊备了粗茶薄酒,还望大人不要嫌弃。”

    “怎敢,怎敢,大人折煞下官了。听闻朱大人平安归来,下官不胜钦喜之至。久仰朱大人学贯古今,未曾得见,今得呼唤,敢不奉命。”知县也拱手向朱平安行礼,寒暄了起来。

    寒暄片刻,朱平安便将知县迎到了家中。

    村里人也就散了。

    大约过了一时半刻,就有人看到朱平安和知县满是笑意的从家里敛衽而出,好像交谈甚欢。

    朱平安将知县送上马,目送知县一行离开。

    随着一同离去的冯户书面色惨白,似乎没了筋骨,宛如死鱼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