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零六章 处置方式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安静的现场,衬托的大伯朱守仁的脚步声异常明显,以至于蹑手蹑脚的大伯朱守仁就这样,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其实早在朱平安出现的第一时间,大伯就想着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只是朱老爷子挨的紧,大伯朱守仁没有离开的机会,趁着朱老爷子和乡人们注意力在冯户书身上的时候,大伯朱守仁就悄悄开溜了。一开始大伯蹑手蹑脚离开的很顺利,大家谁都没注意到,就在大伯就要成功离开的时候,冯户书那一句话没有一丝防备的出现了。

    在冯户书说那句话的时候,醉心离去的大伯朱守仁并没有注意到,可是在冯户书话音一落现场一片寂静的时候,大伯朱守仁就注意到不对劲了。

    一扭头,大伯朱守仁就看到了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用那种眼神看......看我干嘛

    我只是想离开而已......

    大伯朱守仁脸上表现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可是心里面却明白怎么回事,毕竟是他自己做下的事情,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不然干嘛想溜走呢。尤其扫了一眼冯户书那完全招了的样子,还有乡人们异样的眼神,大伯朱守仁心里面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在众人看到大伯朱守仁蹑手蹑脚离开的身影的时候,再联系一下冯户书刚刚自扇耳光所说的话,大家心里面对这件事情基本已经形成大家朴素的判断了。

    于是,乡人们纷纷交头接耳,看向大伯朱守仁的眼神也都是异样的。

    朱父看向大伯朱守仁的目光很是复杂,对自己的这位兄长所作所为很是失望,前些日子自己这位兄长还问自己借钱说要赶考,自己还借了。可是,没想到,自己这位兄长是如何回报自己的,竟然会联合外人做下谋划自己家的田产。

    母亲陈氏看向大伯朱守仁的目光,更是嫌弃不已,如若不是因为朱平安平安归来心情太好,此刻定然会啐他一脸。

    朱老爷子看了看朱平安,又看了看自己偷偷溜走的大儿子,双手都哆嗦了起来,满是皱纹的额头皱纹更多了,嘴唇数次动了动,最终发出一声叹息。

    他们之所以相信冯户书所说的话,是因为凭大伯的为人,做出这种事情太正常不过了。

    而且古人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做了,自然也就怕了。从大伯蹑手蹑脚偷偷离去的行为来看,也是坐定了这件事情。

    “胡说,我们同为朱家人,我大伯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朱平安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义正言辞的否定了冯户书的供述。

    在朱平安话音刚落,周围围观乡人就一阵小声的嗟叹,好像很想叫醒朱平安似的。

    平安郎啊平安郎,你还是经验不足啊,你怎么就看不清你大伯的真面目呢......他刚刚为啥偷偷溜走啊,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哎,平安郎太过心善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马骑啊......

    都到这时候了,平安郎还护着他大伯,平安郎真是仁厚啊。

    哎,同样都是朱家人,怎么差距这么大呢......瞧瞧人家平安郎,再瞧瞧他大伯......

    朱守仁你学到了吗?

    ......

    舆论一边倒的倒向了朱平安,乡人们心里面都认定了冯户书所说的话,此刻对朱平安都是称赞,当然对他大伯朱守仁则是另外一番态度了。

    朱平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众乡人的反应,大家都能看出来的事,他自然也能看出来,对于自家大伯是何秉性,朱平安比众乡人明白的多,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考虑到大明的时代背景。

    这是封建社会,还是家族亲族盛行的时代。

    如果自己因为外人一句话,就质问或者怀疑身为长辈的大伯的话,未免会被人指责信一个外人却不信自家亲人之类的。当然,也不是朱平安对自家大伯动这么重的心机,还不至于。

    对于冯户书和大伯,应该分为两种方式。对于冯户书,自然不会姑息,该出手的就出手,当然方式还是要讲究一下,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这冯户书毕竟是怀宁知县的手下胥吏,虽说自己官高于县官,不怕他,不过该考虑的还是得考虑,毕竟自己家都还在怀宁县呢,跟怀宁知县打好关系,有利无害。既然打狗还要看主人,那我把你主人叫来,让你主人打你总可以吧。

    至于大伯朱守仁,其实朱平安从小就知道大伯的为人了,对大伯的意见大了去了。不说别的,只说小时候大伯用父亲的名字借别人的高利贷,害自己父亲被人差点打断腿,而且还害得自己一家被“分”家栖身于茅草屋,就这一件事就够朱平安记的了。另外,今天的夺产之事也是大伯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过对于大伯却不能像对待冯户书那样,现在让众乡人知道大伯所作所为就可以了,至于处置,这种事情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即便自己在理,在大庭广众之下,修理自己大伯,传出去也并非什么好名声。应该关起门在自家解决,如果祖父还包庇的话,那也只能自己再出手了。另外,这次去大海寻找自己,虽说俊哥是打酱油的,但是毕竟跟着自己大哥一起去了。大伯是俊哥的父亲,多少也要考虑一下俊哥的感受。

    在古代,名声还是很重要的,这也就是朱平安目前处置方式的原因之一。

    “大人,痒生句句属实啊,大人......”冯户书抬起头激动的辩解道,“真的是你大伯朱守仁先来找的我啊大人,痒生猪油蒙了心才......”

    “住口,一派胡言!”大伯朱守仁情绪比冯户书还要激动,然后背起手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我与彘儿同为朱家人,一气连枝,我朱某人怎会做出谋夺田产这种事情。”

    呃

    就喜欢看大伯一本正经不要脸的样子......

    朱平安勾着唇角看大伯在那表演,有些无语的笑了笑,这大伯还真以为自己看不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