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零一章 大海船来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朱平安看过来的眼神都放着光,就跟饿狼看到了食物一样。

    “你要干嘛?”李姝被朱平安的眼神吓了一跳,还以为朱平安要做什么呢,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快看前方。”朱平安伸手指向大海,激动不已。

    原来是看前方!前方能有什么好看的?什么还能有我好看?

    李姝嘟起了小嘴,无声的腹诽了一句,然后顺着朱平安手指的方向转过身去,将视线由近及远向着大海的方向看了过去。感觉平淡无奇啊,茫茫的大海,蔚蓝无限,像是一片蓝色的大草原似的,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前面什么都没有嘛,骗子。”李姝小嘴撅的老高。

    “哪个骗你了,看到海面上那些黑点了没有?”朱平安见状走到李姝身后,伸出双手捧住李姝的脸蛋,转向大海上黑点存在的地方。

    “呀……谁让你碰我了……”李姝小嘴里咋咋呼呼,可是身体却没有什么反对的动作,任由朱平安捧着自己的脸蛋。

    “看到没?”朱平安问道。

    “看到一只大尾巴狼!”李姝翻了一个白眼,撅起了小嘴冷嘲热讽,俏脸蛋泛着红晕。

    “大海里那些黑点,看不到吗?”朱平安捧着李姝的脸蛋,又纠正了一下方向。

    黑点?哪有什么黑点啊?

    李姝腹诽一句,然后顺着朱平安的引导,将视线看了过去,一开始也是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可是仔细看的话,却是能看到在大海上飘着有序排列的几个黑点。

    大海中的黑点代表什么,不用朱平安说,李姝也是知道的。这种有序排列的黑点,除了船只的话,再无其他可能了。不管是谁的船只,不管是做什么的船只,专门而来的也好,偶然路过的也好,只要是船,那都代表着离开这个与世隔绝海岛的希望。

    可是,看到船只,李姝心里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离开?

    很是不舍呢。

    在这里很好啊,可以每天都和他朝夕相处,可以早上问好,晚上说晚安,可以一起在海边捡螃蟹捡龙虾,可以一起去抓鱼捉鸟掏鸟蛋,可以在阳光下聊天,可以看他练字、听他背书,可以听他讲故事,可以跟他斗嘴,可以做好吃的给他吃,可以把一起住的山洞装扮的漂漂亮亮......

    船啊船,走开吧,别过来了......要不,晚几天来也好啊......李姝看着远处的黑点,在心里不住的祈祷......

    “这次看到了吧。”朱平安放开捧着李姝脸蛋的手,再一次问道。

    “看到了,看到了,船,有船来了呢。”李姝做出一副满是欢呼欣喜的样子,其实心里面绝非如此的。

    朱平安他们站在海岛上能够看到黑点的船,可是站在船上却不一定能看到海岛上的朱平安他们,毕竟这个海岛面积还是蛮大的,船上的人即便都是视力好的,也看不到这个海岛上的朱平安他们。

    这个时候,烽火台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朱平安正要准备往烽火台里加些湿漉漉的木柴,让烽火台多些烟的时候,却忽听李姝问了一句话。

    “朱平安,你兜里藏了什么东西,这么硬,嗝到我了。”李姝感觉到后面被什么东西顶到了,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有什么啊。”朱平安有些不明所以,自己兜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怎么会,都搁到我了。”李姝拉长了声音,不满意朱平安的回答。

    还搁到你了,怎么可能。朱平安表示很无辜,自己明明没有带东西,有些无语的低下头看下情况,然后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又顶起了一个帐篷呢。

    能不能安分点啊,地大物博的道理不懂啊!朱平安看着小帐篷,老脸都红了。

    李姝在此刻也扭头过来了。

    自然也看到了朱平安不正常的身体反应,那么一个小帐篷看不到才怪呢。

    “不要脸!”

    李姝桃腮羞红,羞恼不已的嗔骂一声,使劲的瞪了朱平安一眼,然后用力的抬起脚,使劲的踩到了朱平安的脚上,报复似的还用力碾了下。

    嗷

    这丫头下脚真重,朱平安猝不及防之下,被踩的嗷了一嗓子叫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姑爷?”

    朱平安的痛叫,将在山洞内收拾的包子小丫鬟惊了出来,颠颠儿的跑出来,连连问道怎么了。

    “船,海上有船来了。”朱平安自然不会说自己刚才耍流氓被李姝报复的踩了脚,而是弯着腰忍着痛,便秘似的指着海上给包子小丫鬟解释道。

    船?

    包子小丫鬟先是一愣,继而发出了一声比朱平安嘹亮好多倍的声音,然后雀跃不已的抱着李姝,欣喜的又蹦又跳,激动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朱平安趁着包子小丫鬟和李姝在庆祝的时候,又找了很多潮湿的木柴放入了烽火台内,放了很多,还特意往里面加了很多潮湿树叶和蔓草,将偌大的烽火台塞的满满的。

    天公也作美,此刻没有海岛上没有风,黑色的烟柱滚滚直上九重天。

    看着黑烟滚滚如同妖怪出世一样的烽火台,朱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么粗大的烟柱,相信外面大海肯定可以看到。

    “大川哥,你去船舱歇一会吧,有我们呢,你都两天没合眼了。”

    在茫茫大海上漂了两天两夜的船只甲板上,有一个肤色黝黑壮实的青年站在甲板最前方,手扶着围栏,极目远眺。他的脸上显得很疲惫,可是眼睛却是异常有神。

    在他身旁有几个同龄的乡人,满是担忧的劝说道。

    “没事,我不累,我惯常跟父亲上山,看的远。”肤色黝黑的壮实青年摇了摇头,说话时嘴唇都有些干裂了。

    旁边的人,赶紧递上去一个羊皮水袋,壮实青年也不客气,倒了声谢就接过来用力的灌了几口,将水袋还给那人,又将视线投向远处,才看了两眼,忽地睁大了眼睛,像是中邪了一样,推开旁边的人,三两步跑到桅杆上,像猴子一样快速爬了上去,抓着桅杆将目光看向远处的一个海岛。

    “有烟,那个岛上有烟,肯定是彘弟他们。”桅杆上壮实青年看着远处兴奋的大喊了起来。

    很快,甲板上一阵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然后起帆满舵,船桨如飞,船只向着海岛一路而去,没用多久船只就到了海岛边上,也不顾暗礁损耗船体,带头的船只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直冲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