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一条蛇引发的血案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正在沐浴嬉闹时的两人被蛇吓到,惊慌失措的跑上岸,这种事情太突然了,以至于她们都忘了她们身上未着片褛,也忘了遮挡,就这样出水而来。  [小说]。更新好快。

    尤其是最前面的李姝,被朱平安个通透。

    真的是一丝不挂

    就这么没有任何遮挡的出现在了朱平安的眼前。

    这是朱平安第一次,真正的,女’生的身体,第一次就李姝这种天生尤物中的尤物出浴的一幕,对朱平安这种没有任何经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刚进服务器的零级新人,一下子遇到了全服最终极**oss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抵抗力。

    白的反光,漂亮的眩目,曲线勾魂......hot......

    这一幕比什么岛国小电影,要具有一千万倍的吸引力。

    这么一瞬间,朱平安充血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即便李姝出水时水‘花’溅到朱平安眼睛里,也没能让他闭上眼。

    这么一瞬间,朱平安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呼吸,唯有李姝带着水珠的娇躯,在他脑海里奔跑跳跃......

    “啊......蛇啊......”李姝尖叫着,跑到了朱平安身后,瑟瑟发抖的抓着朱平安的衣服,躲在了朱平安后面。

    很快,同样尖叫的包子小丫鬟也是同样一丝不挂的,吓的吱哇哇的从溪水里跑了出来,紧随李姝之后,同样躲在了朱平安身后,一个站在左边,一个站在右边,同样的吓的发抖。

    两人因为害怕,都抓着朱平安的衣服,身体贴到了朱平安的后背上。[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想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因为瑟瑟发抖,所以贴到朱平安后背时摩擦摩擦。

    一时间

    朱平安好像所有的感觉神经末梢都集中到了后背一样,清晰地感受到两个瑟瑟发抖‘女’生贴过来的身体。柔韧弹软,菽发初匀,脂凝暗香……

    刚才是视觉,现在是触觉和嗅觉。

    后背弧度不同大小不一的柔韧弹软。告诉朱平安,这不是做梦,也不是幻想,而是实实在在的一次亲密接触。李姝身上传来的气味很好闻,比朱平安曾经吃过的任何美食都要好闻。闻一下就永远也忘不了reads;。

    很快

    呼吸急促,浑身骤热。

    朱平安体内有什么东西好像苏醒了,好像有蛇钻进朱平安长衫内似的,一眨眼就将长衫顶了起来......

    “蛇,有蛇,水里面有蛇。”李姝紧张的,抓着朱平安的胳膊晃着说道。

    相信,如果不是李姝的摇晃和提高的声音,朱平安也不知道荷尔‘蒙’上头的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肯定会做些什么.....

    现在,在李姝的摇晃和声音中,朱平安从荷尔‘蒙’上头的状态清醒了过来,想想自己刚才,不由羞愤难当,脸一下涨得通红,为了避免出丑,朱平安赶紧将视线和注意力转移到溪水里。

    “在哪?”朱平安没忍住又扭头问道,目光落在李姝身上,声音里带着不正常的暗哑。

    “就在哪。”李姝忙伸出纤纤‘玉’手指给朱平安/br>朱平安目光在李姝身上逡巡了一下。然后才将视线转向李姝所指的溪水位置,放目望去,只见月光下,溪水中有一段漂浮的曲折物体。随着水流缓缓移动,乍一像是一条蛇。

    但是,仔细,可以发现它的怀疑之处,这条“蛇”有两个头。怎么会呢,蛇只有一个头。不可能有两个头,若是两条蛇就罢了,可是一条蛇身怎么可能有两个头呢。所以,基本可以断定这并非是一条蛇。有了这个判断,朱平安再仔细下,在月光下分辨了清楚,这是一条黑‘色’的树枝,应该是上游的树木断了掉落在溪水里的,顺着溪水漂流了下来。

    这个树枝弯曲程度还有颜‘色’,,很容易误认为蛇,尤其是在洗浴时,么一个物体漂过来,更是容易蛇。

    李姝将树枝误认为是蛇,朱平安觉的很正常,杯弓蛇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类似的典故和案例很多,更不用说是两个正在洗澡的‘女’生了。

    “别怕,那是树枝。”朱平安回头安慰了李姝和包子小丫鬟一句,然后视线就又不受控制的被李姝吸引了。

    “树枝?”李姝提高了声音,有些不相信。

    “姑爷骗人吧。”包子小丫鬟也不相信,刚刚她正在给小姐擦背,听到小姐喊有蛇的时候,自己差点都吓昏了。在她眼中那也是一条缓缓靠近她们的蛇,所以现在跟李姝一样,不相信朱平安说的话,觉的朱平安是在安慰她们。

    “是树枝。”朱平安坚定的点了点头。

    朱平安说完后,从溪边折了一根长些的树枝,然后站在溪边将树枝伸进溪水里,将那根蛇状的树枝勾了出来。

    在月‘色’下,朱平安后背衣服上有四个明显的不规则圆形湿印,两个大的,两个小的......

    “树枝吧。”朱平安将树枝拿在手中,向两人展示说道。

    李姝点了点头,小手拍着‘胸’脯舒了一口气,随着李姝的动作,朱平安的眼睛也瞪的老大,视线随着晃动。

    “呀,还真是树枝呢。”

    包子小丫鬟枝,张大了小嘴。

    确定是树枝后,担惊受怕的情绪一扫而逝,然后包子小丫鬟就发现朱平安好像目光一直在自家小姐身上呢。

    再然后,忽地瞪大了眼睛,小姐,又自己,发出了一声比刚才蛇”时还要大好几倍的尖叫,然后猛地蹲下身体,像只鸵鸟似的。

    “小姐,小姐......衣服,我们没有穿衣服......”包子小丫鬟尖叫连连,蹲在地上,双手护着自己‘胸’前,小嘴张的老大,红透了脸,羞的都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了。

    “衣服?”

    李姝有些茫然,子小丫鬟的动作后才恍然大悟,然后一声尖叫划破了月夜。

    “登徒子!不要脸!”

    “龌龊!”

    “下流!”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朱平安都是在李姝的白眼和鄙视的嗔骂声度过的。

    包子小丫鬟在附和自家小姐的时候,还在一直想一个问题,刚刚好像姑爷一直在呢,好像都没有呢,然后包子小丫鬟悄悄的小姐‘胸’前,又自己,更是疑‘惑’,自己的比小姐的大多了呢,姑爷怎么就没有难道说姑爷喜欢小的?可是,柳妈妈她们都说男人喜欢大的呢,越大越喜欢呢。

    早知道姑爷喜欢小的,自己就不吃那么多木瓜了......

    本书来自  /book/html/26/2658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