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九十五章 滚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好了,老二家的,听你大哥把话说完。”

    不管什么时候,朱老太太都护着他的大儿子,听着陈氏话里话外的讽刺劲儿,朱老太太微微皱着眉开了口。

    朱老太太的话让陈氏立起了眉毛,若是在平时陈氏一准气不过反驳两句,不过现在陈氏心里面满满的都是朱平安,其他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了,所以此时只是皱了皱眉懒得说什么了。

    朱老太太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陈氏也从没对朱老太太报过希望。

    朱父在一旁用眼神安慰陈氏,自从彘儿出事后,这两天陈氏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身体虚弱的很,刚刚陈氏才让娟儿给老爷子和老太太两匹布做衣服,这会老太太又偏心的比较明显,这让朱父很是担心陈氏再气不过,身体吃不消。

    朱老太太看着陈氏撇过头没有再说什么,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朱老太太一直都觉得自己听话的二儿子朱守义自从娶了陈氏后,慢慢就变了,觉的都是陈氏教坏的。现在见陈氏别过头没有吭气,朱老太太觉的自己在这场婆媳间占据了上风。

    “大哥,你刚才说的事关我家将来,是什么意思?”朱父安慰过陈氏后,看着大伯朱守仁问道。

    “彘儿出事了,大家都很难过,可是日子还是要过的。”大伯朱守仁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朱父皱了皱眉尚未开口,陈氏那边就已经忍不了了,对大伯的话很是反感。

    “彘儿出什么事?”

    陈氏听了大伯的话后,脸一下就拉下来了,眉毛拧在一起,眼睛瞪的很大,冷冷的看着大伯,跟要吃人似的。

    “弟妹,人死不能复生......”大伯朱守仁摇了摇头。觉的陈氏都有些神经质了。

    人死不能复生......人死......死......

    “死”这个字是陈氏现在最不能听到的一个字,这个字就像是一把淬毒的利刃,直插心脏,它不是插在了自己身上。而是插在了自己的彘儿身上,鲜血淋漓。

    死?

    谁说我的彘儿死了!我的彘儿只是失踪了,我的彘儿会回来的,肯定会回来的......为什么要诅咒我的彘儿!有这样当长辈的嘛,不仅不帮忙。还在这诅咒!

    陈氏牙齿咬的“格格”作响,眼里的怒意毫不掩饰,就像是狩猎归来的母狮子看到了鬣狗咬死了狮子幼崽似的,眼睛都充血了,心里面的愤怒就像火山喷涌一样,咆哮着,喷发已是势不可挡了。

    “弟妹,目光得往前看,彘儿泉下有知也不会......”大伯朱守仁看到陈氏情绪波动,还以为自己说动了呢。于是精神振奋,再接再厉继续说道。

    补刀啊!

    泉下有知!!!

    “大哥!”朱父都听不下去了,更不用说陈氏了。

    刚刚说死,这会又说泉下有知!张口闭口就是我彘儿死!诅咒起我彘儿没完没了!谁说我彘儿死了!你是有多希望我彘儿死啊!

    冲喜是为了什么?

    亲家还有大川他们去海上是为了什么?

    在大家都为彘儿平安归来做努力的时候,你不搭手也就算了,还在这儿一个劲的诅咒我的彘儿!两次三番的诅咒我的彘儿!

    那个当母亲的能忍的住?!

    “滚!”

    陈氏怒不可遏地吼了一声,怒气如火山一样爆发了,起身抓起桌上的一杯热茶劈头盖脸的泼了大伯朱守仁一脸,然后伸手颤抖着指着门口,瞪着大伯朱守仁。让他滚出去。

    大伯懵了。

    猝不及防,正说的起劲呢,那刚倒的热茶,一下子泼到大伯朱守仁脸上。烫得他呲牙裂嘴,脸都烫红了,额头上还被烫出一个泡来。

    其实不仅是大伯,朱老爷子他们全都懵了。

    以前他们来朱平安家,陈氏虽说不高兴,可是也从来没有这样过。滚,这个字,真的是带着浓浓的贬义,陈氏以前也就是冷嘲热讽两句,从来没有这样过,现在这一幕,直接弄懵了众人。

    “汝......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啊......”大伯朱守仁一边抖着衣服上的茶渍,一边仰天长叹,一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忍辱负重样子。

    “守义家的,你干什么呢。”朱老太太感觉自己的脸面被践踏了,起身看着母亲陈氏质问道。

    “弟妹,我们好心好意来帮你们,你这是做什么?好心当成驴肝肺。”大伯母也是气呼呼的看着陈氏问道。

    “二婶,你这是干嘛呀。”朱平俊媳妇拿着手帕遮住了嘴,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朱老爷子虽没说话,但是也用力的瞪了朱父一眼,认为朱父没有管好陈氏。

    “大哥,爹,娘,我家彘儿只是失踪了!”朱父将手放在陈氏后背轻轻帮着陈氏顺了顺气,抬头看着大伯等人,沉声说道。

    “我家彘儿没死!。”陈氏咬着牙齿又重复了一句,再一次指着门口道,“我家彘儿一定会回来的。你走,这里不欢迎你!”

    啊?!

    大伯朱守仁先是一怔,继而嘴角有些嘲笑,失踪?也就是只能骗骗他们自己吧。在茫茫大海里先是遇到海盗,然后又是三四丈高的巨浪,船都反扣在大海里了,人失踪跟死又有什么区别,茫茫大海无处借力,又没水和,落入大海中,失踪就是死亡,现在朱父还有陈氏就是不敢面对真相,不愿意相信朱平安已经死了的事实,只能用这种字眼来欺骗他们自己了!

    自欺欺人!

    在大伯朱守仁看来,这就是典型的自欺欺人。

    虽说被陈氏泼了一杯热茶,又被指着鼻子说滚,可是大伯朱守仁可是没有走的意思。跟韩信当年胯下之辱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既然陈氏听不得死字,那就不说就是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受的辱,来日定然会加倍奉还。现在先忍着点,土地的事情才是第一位的,等到土地转到自己名下后,将来再跟老二家的这个泼妇算账。

    没了土地,没有彘儿,到时候还要看看这泼妇有什么嚣张的本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