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九十一章 没有新郎新娘的婚礼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良田万亩,十里红妆。

    这样壕的嫁妆闪瞎了众人的眼,也灼伤了某些人的红眼。

    大伯朱守仁站在朱平安家大门口,看着一抬抬的嫁妆被抬进了朱平安家专门为朱平安成亲而新起的大宅子里,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口水,这么多嫁妆,随便一抬就够自己花用好久的了。

    大伯身边的大伯母眼睛都红的跟得了狂犬病似的,刚刚从她面前抬过去的那满满一大箱子的金银首饰简直要晃花了她的眼,那精美的、数量繁多的钗簪镯子和耳钉,多的出乎了她做梦的想象,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扑上去。

    田产、房产、铺子、家具、摆设、化妆日用、金银首饰、古玩字画、书籍文房以及药材香料

    各种陪嫁,络绎不绝的从大伯母眼前抬进了对面朱平安成亲的新宅,大伯母的眼睛也越来越红了。

    尤其是看到陪嫁过来的两排丫鬟仆役的时候

    大伯母眼睛红的都是狂犬病晚期了,更是忍不住下意识用力的掐了一下身旁大伯朱守仁的手,似乎是什么暗号似的,抬着脸猩红的眼睛灼灼的看着大伯朱守仁。

    “咝”大伯朱守仁被大伯母掐的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低下头瞪了大伯母一眼,压低了声音,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急什么,反正都是死人了,东西在老二家还能跑了不成。”

    “你不是说要让”大伯母情绪激动的不行。

    大伯朱守仁赶紧伸手捂住了大伯母的嘴,然后压低了声音训斥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心急吃得了热豆腐嘛?!现在这么多人,老二家的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闹大了,让众人见了,我朱守仁的清誉名声岂非毁于一旦!等忙活完了人散了,咱们老朱家的事,关上门怎么都好办”

    大伯母被大伯捂着了嘴,说不出话,只能点头和摇头,虽说眼睛还是红的,但是看着情绪倒是缓和了几分。

    见大伯母情绪缓和下来,大伯朱守仁用眼神又告诫了一番才缓缓放开了手。

    “能行吗?”大伯母能开口后,做贼似的看着大伯朱守仁问道。

    “你说呢?”大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一挥手将长袖甩到背后,俨然一副成竹在胸、羽扇纶巾模样。

    大伯母见状,心都快激动的跳出来了,“你你是说爹娘他们答应了?”

    “子曰:不可说。”大伯朱守仁嘴角勾起一抹迷之微笑。

    “死鬼”大伯母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当年还在做姑娘的时候,心儿小鹿一样跳,伸出手在大伯胳膊上掐了一下,冲大伯嗔了一声死鬼。

    大伯朱守仁扫了一眼情动情的大伯母,黄脸婆还打情骂俏,然后差点吐了出来。

    “你说平安郎真的”大伯母没有看到自己男人的表情,推了推他的胳膊问道。

    “官府送来的消息那还有假,再说了前天老二家哭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那大海里遇见了海盗又遭了风暴,船都翻了,事后几十艘船在茫茫大海上找了一整天除了一条腰带什么都没找到,那大海里吃人的东西多的是,掉到海里人还能活!就是神仙显灵也没用。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理,也就老二家不愿相信罢了。”

    大伯朱守仁很是肯定的说道,在他眼中朱平安是百分之一万的挂掉了,也就是陈氏不敢面对现实,不愿意相信罢了。

    “唉平安那孩子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呢”大伯母叹了口气,然后就又有些激动的说了起来,“这都是命啊,要不是老二家不知道请了什么小鬼使了什么手段,将我儿文曲星的命转到了平安郎身上,也不会出这种事!就没这命!”

    大伯母前年花大钱请了一个得道高人算了算,又请这得道高人在老宅和朱平安家跟前转了几圈,得知了一个让她对陈氏记恨不已的“事实”,那就是得道高人“透支了”一年寿数泄漏的“天机”,得道高人指着朱平安家宅子对大伯母说,这家女主人曾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将大伯母他家朱平俊的文曲星命,转移到了朱平安身上。

    也就是从此后,大伯母对陈氏的恩怨录上又添了最最浓厚的一笔。

    当时大伯母还问那得道高人怎么化解转命,得道高人摇头不语,说是不敢得罪文曲星,在大伯母千求万求再加上银子的作用下,得道高人才透漏了方法扎小人。

    现在看来,高人还是高人,还真是高人,只是没想到平安郎会因此都怪老二家的,要不是她当年用了下三滥的手段,平安郎也不至于这样!

    在大伯和大伯母说话的时候,嫁妆已经全部抬进朱平安家新起的大宅了。

    这个大宅子就在朱平安家对面。

    嫁妆进了宅子,接下来就是媒人、新郎和花轿了。很快,在一阵鞭炮齐鸣声中,新郎和花轿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咦?”

    围观者中有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不过更多的人,都是可惜的叹息和美好的祈愿,下河村的人、上河村的人,以及稍近一些的地方的人是知道真相的,只是稍远一些的人或者单纯凑巧路过看热闹的人不知道真相而已。

    围观者中那些不知真相的人,看到新郎和花轿时,眼珠子比刚刚看到十里红妆时瞪的更大,啊啊啊,我的眼睛。

    新郎,是一只染着红毛,拴着大红花的,大公鸡!!!朱平安三婶家的熊孩子小小彘负责抱着这只批红花的大公鸡。

    新郎是大公鸡啊!!!

    怎么大公鸡是新郎?!!!不是说新郎是咱大明朝的状元郎吗,怎么变成大公鸡了?

    除了新郎,新娘也让这些不知真相的人瞪大了眼睛。

    花轿里走出一个小萝莉,小萝莉怀里抱着的是一只盖着红盖头的小母鸡。新娘是一只小母鸡呀!!!

    公鸡,母鸡?

    良辰美景奈何天,公鸡母鸡来拜天?!!!

    如果不是旁边人解释的话,这些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们自己的眼睛的。

    事实是这样的,前天的时候官府里派人来下河村送来了一根腰带,带回来了一个沉重的消息:坐船回来成亲的状元郎朱平安,在大海上回来的路上,不幸遇到了海盗,朱大人奋勇杀敌,英勇无畏,可是很不幸,突如其来的一场滔天巨浪砸翻了海船,朱大人消失在了大海中,朱大人同行的未婚妻李家小姐,也一并消失在了大海中。数十艘船搜救了一整天,只发现了一根腰带

    众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朱平安的母亲陈氏不相信,谁说都不性,谁提一个死字,或者去字,陈氏都会找谁拼命。

    “我的彘儿只是失踪了,他会回来的,他肯定会回来的!”

    陈氏看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的公鸡母鸡,喃喃的说道,一旁的朱父朱守义紧紧的握着陈氏的手。

    婚礼如期进行,目的只有一个。

    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