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三封奏折,命运异否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go-->    当朱平安醒来的时候,水师的搜救船已经结束了搜救返航了。

    当日袭击的海盗除了葬身大海的,其他的都成了水师的俘虏,包括独眼海盗和那位身穿黑色羽织的山治,可以说这支海盗全军覆没,无一漏网。

    海盗葬身大海的占了大多数,虽然他们水性绝佳,可是在这天在巨浪面前还是不够看。尤其是海盗们的小船不抗风浪,全部都被海浪砸翻海底了。

    基本上幸存的都是强攻上水师后方补给船的海盗,这些战船体型大,抗风浪能力强。

    除了李姝和朱平安所在的这艘船,水师后方补给船也有两艘被海浪拍断或拍翻在深海中,其余的船只有惊无险受损严重但未至倾覆,也就是说朱平安他们比较不幸,三艘被海浪掀翻的船中就有他们这一艘。

    海盗主要攻击的两艘船,其中就有朱平安他们这艘,而且还是主要照顾,所以倾覆时海盗受损非常严重。

    李姝身边其他老妈子和丫鬟较为幸运,虽说海盗袭击不久她们就被海盗俘获绑在桅杆上,但是巨浪拍来时,她们却因为桅杆而侥幸存活下来,在水师来援时顺利获救。

    回援的水师很轻易就将补给船上负隅顽抗的海盗绞杀殆尽,除了投降的,其余海盗或是被水师俘虏或是被枭首腌制作为军功;在大海中幸存的海盗皆被水师虏获成为俘虏,独眼海盗和山治就是在海水里被水师俘获的。

    战场清理统计后,斩获海盗首级九十八(包括从大海中打捞的海盗尸首),俘虏海盗六十三,其余海盗皆葬身海底,了无踪迹。其中首级中有真倭二十八,假倭七十;所俘虏海盗中,真倭一十三,假倭五十人。

    据俘虏交代,此役来袭共有海盗三百六十八人。也就是说有两百多人葬身海底了。

    根据战果来看,可以说此役大获全胜,在近年来沿海抗倭战绩中也算是战果辉煌了。可以肯定,这番战果上呈到京城。定会有丰厚赏赐。

    但是面对如此战果,临淮侯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的侄女李姝还有准侄女婿朝廷六品命官朱平安也“葬身大海”了。

    李姝是老三的掌上明珠,老三对李姝的溺爱在整个临淮侯府都是有名的;先不说老三那神秘的职位,就财货而论,临淮侯府之所以能够维持如今的门面。都离不开老三上交付上的份子。想到老三知道消息后的局面,临淮侯都感到棘手、头大不已。

    另外准侄女婿朱平安也是一个问题,这是大明朝迄今为止最年轻的状元郎,又早早的入了翰林院,圣上还传旨召见过朱平安,当场赏赐官升一级,这是在圣上面前都挂过号的。就这么葬身大海,也不好交代......

    临淮侯摩挲着桌子,头痛不已。

    在临淮侯面前的桌子上有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根金簪。这根金簪是搜救船队在一个浮尸大海的海盗脖颈上发现的。因为金簪上有个“李”字,所以水师在搜到这根金簪后就上交给了临淮侯。

    临淮侯认得这跟金簪,金簪上的“李”字是老三家商铺常用的暗记,这种做工的簪子,只能是他的侄女李姝所配。也是因为这跟金簪,临淮侯才断定李姝葬身大海了。

    临淮侯似乎都能想象海盗袭来时,李姝拼死反抗,用簪子扎了海盗脖颈,最后和海盗同归大海的场景。

    除了这根金簪外,临淮侯面前的桌上还有一根腰带。这腰带就是朱平安所系的那条腰带,也是在那个海盗身上发现的。也就是根据这跟腰带,临淮侯断定朱平安也是很不幸的葬身大海了。

    临淮侯在沉思了片刻后,起身走到舷窗前。将桌上的金簪还有腰带一并丢入了大海。

    “若老三问起,就说姝儿在风浪中失踪,同时失踪的还有朱平安朱大人,水师搜救一无所获。”临淮侯关上舷窗后,对跟随自己多年的管事吩咐道。

    临淮侯将断定李姝和朱平安葬身海底的金簪和腰带丢进了大海,将他们两人描述为失踪。

    葬身大海。意味着再也没有其他可能了,生命终结在了海底;失踪,则是意味着还有其他可能,包括生还的可能也是有的。

    如此一来,有了希望,给老三也好交代,老三也不至于.....

    “您放心老爷,下面我也会交代好的。”管事点头应下,举一反三。

    “嗯,你办事我放心。”临淮侯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刻水师海上剿匪的消息尚未传至京城,不过京城内却是一点也不安生。前两天,朱平安的那封揭露杀良冒功的奏折在京城激起的涟漪尚未平息的时候,京城又有两封奏折溅起了更大的涟漪。

    其中第一封是巡按云贵御史赵锦,在千里之外的云贵遣人送来的,这封奏折直指当今首辅严嵩,不是拍严嵩马屁而是弹劾严嵩。

    “臣伏见今年正旦日食灾异非常,又山东淮徐间连岁大水,四方地震叠见章奏变不虚生必以类应,臣愚谨以天意验之人事......首辅严嵩怙宠张威,窃权纵欲,事无巨细,罔不自专,假刑堂以行其爱憎,任情生杀予夺,一概以贿赂之厚薄为转移,群小得志,廉耻扫寺......臣愿陛下观上天垂象之显察,二祖立法之微念操柄之不可使移,思纪纲之不可使乱,将嵩早赐罢黜以应天变。”

    赵锦从天灾地变,引到权臣严嵩把持朝纲,谋取私利,导致吏治日坏,乌烟瘴气,蝇营狗苟,民穷国匮,内外交困。请立即罢免严嵩。

    千里之外的一箭让严嵩有些猝不及防,让朝堂也有些震荡,不过严嵩在严世蕃的建议下,采取以退为进的方式。

    于是,白发苍苍的严嵩摆出一副操劳过度模样,老泪纵横的进宫向嘉靖帝请罪,跪在嘉靖帝面前二话不说先嚎啕哭一场,然后请求嘉靖帝罢免了自己的首辅位置,准许他辞官养老。

    嘉靖帝静静的看了严嵩三分钟,然后温声安慰片刻,手批特旨,以“欺天谤君”的罪名,命锦衣卫逮捕赵锦,下诏狱横加拷掠,杖四十,革职为民。

    第二封是兵部武选司署郎中周冕的,他的奏折跟朱平安的类似,朱平安弹劾杀良冒功,他弹劾的是冒朝廷军功的,不过他弹劾的对象是严效忠。

    严效忠是谁?

    严效忠是严嵩的孙子,严世蕃的儿子,此刻尚在襁褓之中,还没断奶呢。

    周冕奏折中指出严嵩的孙子严效忠乳臭未干,未曾一次涉及行伍,却冒充两广的功劳,授予锦衣所镇抚之职和千户。直指严嵩,说严嵩私党用以让其子孙做官。

    周冕比赵锦好不到哪去,很快便被下狱拷掠,同样削职为民。

    可以说,所有弹劾严嵩,或者弹劾与严嵩有关的,全都扑街了。

    所以,现在京城很多人都在观望朱平安的这封奏折,都在等着看朱平安的下场。

    朱平安的奏折跟这两个奏折的区别是有的,也很明显,这两个奏折或是直指严嵩,或是直指严嵩的亲人,朱平安没有。

    但是,朱平安弹劾的对象是严嵩提拔的,也是跟严嵩有关。

    所以,大家都在观望着......(未完待续。)<!--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