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七十七章 其实没必要这么血腥的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go-->    你听过窗棱的雨滴,一滴一滴的滴下的声音吗。

    殷红的鲜血绽开在手腕下,缓缓滴下,就是这种感觉。

    割腕真的很痛,尤其是对于养尊处优的李姝来说,更是如此,可是当看到殷红的鲜血湿润了朱平安的嘴唇,看到朱平安嘴唇下意识的翕合,李姝就觉的手腕就没有那么痛了。

    过了片刻,李姝微微蹙了蹙眉,看着包子小丫鬟问道:“有没有觉的流的太慢了?”

    啊----

    包子小丫鬟被问懵了。

    李姝问完就再次将染血的贝壳重新放在了手腕的伤口上,让包子小丫鬟毛骨悚然的嘎吱嘎吱声再次响起......钝锉的伤口外翻着,有些狰狞了,血流量也大了,汩汩的顺着李姝的手腕落入了朱平安的唇中。

    朱平安此刻宛若是沙漠中饥渴了三天三夜的冒险者一样,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缺水的。当这殷红的鲜血落入朱平安唇中时,朱平安的每一个细胞好似都激活了,翕合嘴唇,贪婪的吞入这殷红的液体,就像是干裂的田地遇到了甘露一样。

    “小姐,用我的,我胖我血多。”包子小丫鬟看着李姝外翻的伤口,眼泪呜呜的往外流。

    “聒噪儿,去找些吃的来。”李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其实李姝还是有私心的,将自己的鲜血喂给朱平安喝,想要朱平安体内也流着她李姝的血,这样以来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将她和朱平安分离开,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她就可以和朱平安永远在一起了。

    朱平安除了他自己的血,就只能流我的血!其他谁都不行!

    所以,李姝才拒绝了包子小丫鬟,她可不想朱平安体内还流着别人的血。

    想一想,以后和朱平安就永远也分不开了,李姝嘴角忍不住微微向上弯,手腕一点也不痛了。仿佛手腕上流的不是血而是蜜一样......

    看着血液被朱平安啜到口中,甜到了李姝心里......

    包子小丫鬟听了李姝的话,又被李姝瞪了一眼,就只好乖乖的抹着眼泪。呜呜哭着,去海岛里面找吃的去了。

    包子小丫鬟走一路哭一路,小姐对我真好,小姐知道我怕痛,为了救姑爷就割了自己的手腕呢。想着小姐割腕的疼痛,心里就疼的不行,然后眼泪就怎么止也止不住,呜呜的停也停不住。

    小姐,真好......我要给你当一辈子丫头。

    包子小丫鬟抹着眼泪,心疼着,感动着,迈开小短腿顺着坡地跑进海岛内,一副要找出海岛内最好吃的食物献给小姐和姑爷,报答小姐的恩情。布拉布拉......

    不过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

    包子小丫鬟进了海岛,走过草地只发现了鲜花和野草,蹲在草地上也没有找到别的,嗯,小虫子倒是找到了不少,蛤蟆也碰到了一只,可是包子小丫鬟却不敢抓,另外即便闭着眼睛抓到了,也不能吃啊。虫子怎么可以吃啊。

    无功的包子小丫鬟,抹着眼泪继续往里走,穿过草地前面就是一片树林,树林里有鸟声传来。

    虽然树林里黑森森的。有些可怕的样子,可是里面应该有吃的吧,包子小丫鬟重新升起了希望,然后毅然绝望迈进了树林。

    嗷......

    走了一段后,包子小丫鬟也没有发现吃的,倒是里面某只动物的嚎叫将包子小丫鬟吓的噗通一声蹲在了地上。

    在包子小丫鬟在树林里跌跌撞撞的时候。海滩上的李姝继续在给朱平安喂着鲜血。

    昏厥中的朱平安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血色;

    割腕的李姝脸色却开始渐渐苍白了,随着血液的流淌,李姝感到身体也越来越冷了。

    不过李姝对此却不在意,她发现手腕上的血流着流着就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凝固了,不由皱了皱眉,然后将手里的贝壳再次放在了手腕上,将凝固的伤口挑开......

    鲜血缓缓再次顺畅的流进了朱平安的口中,染红了朱平安的嘴唇,流入了喉中。

    鲜血不仅染红了朱平安的嘴唇,还从朱平安嘴角流了下去......

    只是,朱平安还未醒来。

    “朱平安,你快醒来啊......呜呜呜......”

    李姝看着毫无反应朱平安,不由得无助的哭了起来,泪水一滴滴的从眸子里流了出来,顺着脸颊滴到了朱平安的脸上,唇上。

    泪水混合着殷红的血液流入了朱平安的唇中,好似发生了奇妙的反应,宛如灵丹妙药一样。

    奇迹出现了

    “呃,下雨了......”

    朱平安紧闭的眼睛渐渐睁开了,动了动嘴唇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声音。

    “朱平安,你醒了......”

    听到了朱平安的声音,李姝流着眼泪的脸蛋一下子绽开了世界上最美的笑容,虽说眼泪还流着,可是声音却是欣喜不已。

    “呃......血......”朱平安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血红的世界,费力的眨了下眼睛才看清了眼前的世界,李姝手里拿着染血的贝壳,手腕上还流着血,伤口有些狰狞的外翻着。

    而此刻,李姝正将流血的手腕放在自己唇边,将流出的血液滴入自己口中。

    很明显,是李姝割开了手腕,将血喂给自己喝。

    原来自己迷糊中时以为流入喉中的琼露仙酿,是李姝的血。

    这么狰狞的伤口,这个丫头是怎么下去的手!!!

    “你傻啊......”朱平安歪过了头,避开了李姝的手腕,虚弱的说道“快点包扎了。”

    “你别浪费了啊。”李姝娇嗔了一声,固执的将手腕再次放到朱平安唇边。

    “浪费你妹......”

    朱平安虚弱的摇了摇头,然后费力地撑起身体,将李姝的手里的贝壳抢过来,吃力的抿了一下嘴唇,然后将想要撕出一条布来包扎李姝手腕上的伤口。

    看着朱平安着急的模样,李姝嘴角不由翘了起来。

    朱平安才刚刚醒来,尚未有多少力气,撕了一下,并没有撕动自己的衣服,反而虚弱的差点又摔倒。

    “你慢点。”李姝嗔怪了一声,将朱平安揽到自己腿上,“我自己来就好了。”

    看着李姝低着头取来一截缎带包扎伤口,朱平安虚弱的扯了扯嘴角,“幸好你割破的是静脉,没有割到动脉,不然就麻烦了。”

    “能有什么麻烦?”李姝问道,然后满是疑惑,“静脉是什么,动脉又是什么?”

    “割破动脉,血就会失控一样的喷出来,嗯,会喷你一头一脸,像喷泉一样。人体内血液总共大约只有两升,少一升就会昏厥,如果割破动脉,你都来不及昏厥,就不行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泼了红墨水呢,很惨呢。”

    朱平安伸了伸手,夸张的描述起来。

    “你,别吓我......”李姝闻言,俏脸蛋都变白了,虽然朱平安说的升啊动脉啊什么的她不是很明白,可是大致意思是明白的。

    “所以说你很幸运,割破的是静脉......”朱平安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谢谢你啊李姝,没想到你对我这么......”

    “你别多想哦,你救了我,我又不是没心没肺的,怎么会不管你呢。你昏过去嘴唇都干裂了,都脱水了,这里又没有水......”李姝微微红着脸,嘴硬的解释道。

    “那也其实没必要这么血腥的......”朱平安顿了顿,又说了一句,“尿也可以的,尿液中水分占96%-97%,中医上也将尿作为药材......”

    “不要脸......哪有喝人家那个的......”

    李姝闻言俏脸蛋瞬间红的不要不要的,不由嗔怪了一声,然后低啐了一口。(未完待续。)

    PS:我开通了新浪微博,微博名:朱郎才尽微博我家的母老虎在帮着打理,当然我也会在里面跟大家交流,有时是我回复,有时是母老虎回复,大家习惯就好,不要以为是我人格分裂忘吃药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