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六十六章 应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我觉的事情有些不对……”

    朱平安说着就径直走向李姝,表情还有些严肃。

    “你……你要干什么?”李姝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水汪汪的大眼睛警戒的看着朱平安,声音有一点小颤抖。

    朱平安没有回答径直走了过去,在李姝小猫儿似的警戒眼神下,越过了李姝径直来到了船舱的舷窗,这是一扇背对船队方向的窗户,若是有什么外来的刀剑血光之灾的话,肯定是从背对船队方向而来,前面有水师护航,他们也过不来。

    朱平安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借着海船发出的灯光可以看到狂风怒号,浊浪滔天,远处海面便是一片浓墨一样的黑暗。

    除此之外,外面的海面还有一道常人看不见的血红烟尘正从漆黑的远处海面急速的靠近。

    朱平安眼睛瞬间睁大了,表顺变的愈发严肃。

    “呀,朱平安,雨水都刮进来了。”李姝见朱平安打开窗,不由的撅起了小嘴。

    “要出事了,你们呆着船舱不要出来,我很快就回来。”朱平安声音很是严肃,说完话就转身向着舱门而去,才走了一步就被一双葱白的小手拉住了衣服。

    “朱,朱平安,出什么事了?”李姝伸出葱白小手拉住朱平安的衣服,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朱平安这么严肃呢。

    “外面有船只靠近,恐怕来者不善。”朱平安回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猜测的实情告诉了李姝,然后又伸手拍了拍李姝的肩膀,安慰了一句,“没事,别怕,我下去安排一下,让他们提高警戒,很快就回来。”

    朱平安虽然没有看到船。但是那血光之灾的气运可是从海面一直向这边靠近的。如果说自己看到血光之灾的话,这种匪夷所思,肯定没人相信,所以朱平安直接说有船。

    “你瞎说的吧。我怎么没有看到有船靠近?”李姝有些不相信,狐疑的看着朱平安。

    “我的视力比常人要一些,这个是天生的。外面有五六艘船在往这边加速驶来,选了这个时机,怕是来者不善。”朱平安伸手拍了拍李姝的肩膀。表情很是严肃,“我下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船,什么船?”包子小丫鬟一脸茫然。

    “你是说海盗?”李姝抬头看向朱平安,眸子里有几分慌乱。

    “海……海盗?!!”包子小丫鬟浑身都哆嗦起来了,然后声音都快哭了,“姑爷……姑爷你别走……”

    “若是发现你骗我,一定要你好看。”李姝放开了朱平安的衣服,然后拿了一把纸伞递给朱平安,犹豫了一下说了句,“你。你快点回来。”

    朱平安接过雨伞,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便往外走去,表情很是凝重。

    浊浪滔天,风肆雨戾,漆黑的海面似乎蕴藏着毁天裂地的能量……

    预防的当的话,海盗之类的并不可怕,怕的是天灾!!!朱平安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杂念甩掉,撑开雨伞。便往楼下走去,尽人事听天命!!!

    “朱大人。”

    “朱大人,您怎么下来了?”

    朱平安一下了楼,楼下船舱里的三十余人包括水手、护卫以及水师等见到朱平安下楼来。一个个满含敬意的起身向朱平安行礼问好。虽然朱平安只是六品官,但是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好大的官了。

    尤其是现在大明,文官可是比武官地位高多了,同级的话,随随便便一个文官都可以指着武官的鼻子骂!甚至高一级的武官在下一级的文官面前。也没有脾气。

    “外面有可疑船只靠近,你们提高警戒,做好御敌准备。一旦发现不对,第一时间向前方水师发出救援信号。另外,今日风浪有些大,更是要做好应急准备。”

    “派人通知下附近几艘船一并做好准备。”

    朱平安点了点头,一边合着手上的雨伞,一边严肃的向在场的水手及护卫水师吩咐道。

    什么?

    可疑船只?做好御敌准备?还要向水师发出求救信号?

    还有那什么风浪有些大要做好充分准备,做什么准备啊,我们这海船遇到的风浪多了去了?这点风浪才算哪跟哪啊。

    楼下的众人面面相觑,朱大人这是喝多了拿我们寻开心的吧,如果朱平安不是六品官员的话,这些人们肯定会把朱平安按在水里清醒清醒,说什么酒话吗,真是的,我们前面是有水师护航的,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会有海盗之类的来捋我们水师的虎须。

    要是没喝多的话,那朱大人就太惜命了吧,这点风浪就给吓出毛病了。

    “怎么?”

    朱平安将视线落在了众人身上,平生第一次以权压人。

    尽管年少,但是颇有威严,尤其是朱平安一路上都那么随和,突然摆出这副威严架势,更是具有冲击力。

    “大人放心,我等这便做好准备。”众人纷纷低下了头,尽管心里不以为然,但还是按照朱平安的吩咐做起了准备。

    很快便有两个队正左右的人出来吩咐众人做好准备,披甲执刀,装好弩箭,填充鸟铳弹药,一个个奔赴警戒哨位,有水手将船上的两个小型佛朗机火炮也都架设到位,将每个佛朗机火炮的五枚子铳,贮药置腹中。

    另外,有两位水手爬到船桥,执起放风灯,吹起号角,向着附近的几艘补给船发警戒信号。

    见众人都做好了准备,朱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吩咐了几句注意事项,撑起雨伞准备上楼,临走的时候朱平安又扭过头问了一句:“可有趁手的防身家伙?”

    一把小型的手弩,缠在手上的六只弩箭袖,一柄锋利的短刀,分别有两位队正献给了朱平安。如果不是碍于鸟铳有编号管制严的话,两位队正也想要将鸟铳一并献上。

    “我等安危就拜托诸位了。”

    朱平安临走时向众人拱手鞠躬,言辞恳恳。

    忽然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涌上众人心头,就凭朱大人将安危托付与我等,如此高看我等,不管朱大人喝醉了也好,胆小怕死也好,我等也会竭心尽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