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五十二章 当李姝遇到严二小姐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只有站在浩瀚汪洋大海边,看着滔天的巨浪拍打着礁石,听着如巨兽轰鸣的浪涛声,才能真正读懂太祖这首《浪淘沙?北戴河》里的豪迈激情。大海真的是一个开阔人心胸的灵药,站在海边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让人不由的生出胸怀天下的气魄来。

    当朱平安望着大海,思绪散发的时候,李姝和包子小丫鬟也都站在了海边好奇的看着大海。

    “小姐,昨晚你不是说大海无边无际么,怎么我们现在站在大海边上了?”

    包子小丫鬟站在海边,却没有看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而是纠结着一张包子脸看着脚下不断回溯吞吐的海岸,很是迷茫的问道。

    李姝闻言将目光从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收回目光,有些无语的瞥了包子小丫鬟一眼,如看朽木一般,“笨妞,大海无边无际说的是大海一眼望不到边,又不是说大海没有边。”

    “大海无边无际说的就是没有边嘛。”包子小丫鬟小声的嘟囔道。

    嗯?

    李姝扭头看了包子小丫鬟一眼,包子小丫鬟便缩着脖子不说话了,跟只被猫儿看到的小老鼠一样,一个大写的怂~~不过认怂的模样很可爱。

    今日是远航的日子,不过因为古代人有迷信观念,一定要在正午的时候起航,说是正午时候阳气最浓六邪俱辟,正午时候下海航行才能保证航海一帆风顺。

    在昨天朱平安就跟李姝她们乘坐游舫从京城沿京杭运河直接到了天津,临淮侯李庭竹派人将朱平安他们接到了天津港码头这里,休息了一夜后,朱平安他们便坐着马车来到了海边。

    此时临淮侯李庭竹正跟当地的一些官员在海边码头那里做一些祭海的活动,也是封建迷信的一些做法,当然最主要还是自我安慰吧。组织人力搭建了祭坛。请了当地山上道观里的道长,还将几头屠宰好的白白胖胖的大肥猪绑上大红花,另外鸡鸭牛羊也都一样待遇,全都被放在了海港边。等待着道长做完法事后再将这些祭品献祭给大海。

    自从大明海禁后,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种下海远航前的祭海活动了,所以还是吸引了很多人前去围观,大家都当成一种消遣活动了。不仅平民百姓,就连一些达官显贵也来了不少人观看。

    不过仪式繁琐无趣。李姝也不爱这种场合,便跟着朱平安一起过来看海了。

    不过海边除了看到大海的无边无际之外,却也并没有多美,不像是现代游玩的那些海滩。朱平安脚下的这片海滩一片泥泞,显得有些脏乱,并没有细沙那样的优美海滩。

    略显失望,不过想想也能理解,现代那些优秀的海滩很多都是人造的,自然的多是南方,像渤海这边大多是泥潭并没有沙滩。

    看着码头那边的祭祀似乎已经进入尾声了。朱平安便带着李姝还有包子小丫鬟她们一同返回码头。

    “是你?”

    码头那边很热闹,朱平安跟李姝还有包子小丫鬟从人群中穿过,要去码头那边等待上船,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女生七分惊诧三分愤怒的声音在耳边不远处响起。

    听到女生的声音,李姝警惕性的抬起头,然后便看到前方不远处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女,身边还簇拥着丫鬟和老妈子,嗯,身边还有一位貌美的少妇。她们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朱平安的身上。

    哟,认识呢。

    看到这一幕。李姝微微勾起了樱唇,漆黑如墨的眸子泛着光,直勾勾的看着对面来人。

    朱平安看到来人,脑袋有些大。严二小姐怎么到这天津卫来了,经历了上厕所误窥严二小姐出浴以及洗手间事件后,朱平安真的是有些怕遇到她。上次御街夸官路上被她丢鞋,另外那个洗手间事件想想也是深思恐极好吧,严二小姐当时身边的丫头好像都是带着棍棒刀剑的……这好像也是个疯狂的女生!

    严二小姐此刻脸蛋微红,咬牙切齿的瞪着朱平安。目光里带着娇羞、愤怒还有三分仇视。倒是严二小姐身边的少妇,颇感兴趣的上下打量着朱平安。

    “呦,这位便是我家妹子经常提起的新科状元朱平安,小朱大人吧。咯咯……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年轻貌美的少妇捂着小嘴咯咯笑了起来,言语里在说朱平安长的也不怎么样,仪表堂堂啊玉树临风啊跟朱平安就没关系。

    严二小姐经常提起我?呵呵,估计是说的都是坏话、喊打喊杀吧,朱平安心想。

    严二小姐身边的这个俊美少妇,估计大约是严世蕃的妻妾吧。因为严嵩只有严世蕃一个儿子和严二小姐一个女儿,能叫严二小姐妹妹的,大约严世蕃的妻妾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位可人儿的小妹妹是?”年轻貌美的少妇好像才看到李姝似的,在说完朱平安后,又看着李姝故意问了一句。

    少妇看着李姝,盈盈一笑,不仅笑不露齿而且还伸出纤纤玉手用手帕微微遮住,浑身气派通透,满是出身大家族豪门范儿。

    “这位夫人,你谁啊?”

    李姝上下扫了少妇一眼,嘴角微微上扬,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李姝的“夫人”二字让对面的少妇蓄起来的豪门大家范儿瞬间塌了一半,薄施粉黛的俏脸有几分猝不及防的尴尬,刚刚下马威似的言行此刻化为灰烬。

    “咳咳,小妹妹啊,你不要叫我夫人了,叫我姐姐好吗。不然让别人听起来,会觉的我很老的样子。”少妇捂着小嘴说道,脸上强挤了几分笑容。

    “叫你姐姐?那不是让人觉的我很老了吗?”李姝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

    叫你姐姐,那不是让人觉得我很老了吗?

    李姝这句话杀伤力极大,直接KO了少妇,使的少妇脸上强装的笑容都装不下去了,脸上的笑容都僵硬在脸上了。这还只是表面,估计内心受到的冲击更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