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四十九章 杀良冒功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诸位吃了宝马,没有美酒又怎么对得起我的马呢。

    我听说吃了宝马的肉,若不喝酒的话,人会伤了身子的,快去取酒来给几位英雄暖暖身子……

    朱平安和李姝的话,如同冰天雪地里的一抹艳阳,瞬间温暖了对面六位壮汉,一路饱受颠沛流离、饥寒交迫之苦的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

    当然,饱经风霜的他们也并非第一时间就相信了朱平安和李姝,他们将目光看向其中一位看着像是领头的汉子,似乎对这个领头的汉子很是信服。

    这位领头的汉子身材魁梧,脸上还有一道疤痕,此刻胳膊上还缠着一块简陋的布条,布条上血迹未干,在那坐着就像是一张拉成满月的长弓一样,蓄满了力量,给人一种悍勇剽悍之气。不过虽说这汉子脸上有疤痕,但却给人一种憨直、诚恳的感觉。

    “你真不追究我们偷马的事?”领头汉子一双眼睛直直看着朱平安问道,嗓音粗旷带着沙哑如同车轮碾过沙地一样。

    这人的目光看过来,朱平安觉的后背就不由微微有些出汗,感觉像是被山中黑熊盯上的感觉。这人的眼神如黑熊一样警觉,似乎只要自己有片刻的犹豫,这人就能察觉出来。

    “当然。马匹不过是牲畜,又怎比的上人命呢。”朱平安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脸诚恳,然后看着众人说道,“别光看我啊,翻一下肉,我都闻到糊味了。”

    朱平安的平静淡然,还有眸子里的真诚让对面他们浮躁的心也慢慢受了感染,冷静了下来。领头的男子在朱平安说完后又看了朱平安两秒,然后向着其他汉子微微点了点头,接着朱平安就看到其他人彻底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当包子小丫鬟抱来了美酒,朱平安将这一坛美酒放到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对朱平安完全就没有了芥蒂。

    偷了人家的马。人家不仅不追究,反而还给咱酒喝,这让一路饱受流亡之苦的几位汉子直接被朱平安的人格魅力给征服了,对朱平安感激不尽。刚看到朱平安三人时为自保而升起的灭口念头。此刻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要知道偷吃马肉,在大明可是重罪,马匹是对付北方游牧民族的关键所在,大明也看重的很。他们这偷吃宝马良驹,若是被主人家发官。至少够他们在牢里坐几年的。

    信任和感激产生之后,危机也就接触了,朱平安也知道了他们的故事。其实说起来,也算是幸运,这些人原本良善,所以才会被朱平安感召。

    “我们本是此处以北数百里外云蒙山脚下的猎户,本来我们日子过得也美,山中水流终年不断,山溪清澈水又甜,溪水边还有成片的芦苇荡。平日里农忙时种地。农闲时我们便进山打猎下水捉鱼,我们从小就打熬了力气,祖上也传下了拳脚,所以进山每每都有收获,芦苇也可以编成席子卖虽不说富庶但也不愁吃穿。天灾地动,我们祖祖辈辈的生活也不曾受到影响。”

    说到这的时候,对面几位啃着马肉喝着美酒的汉子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回味的神情,对曾经的生活很是怀念。

    “去年北方鞑子从西北那边绕过来进犯京城,我们山村也被波及,我们的生活也就毁了。”说到这。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仇恨的神情。

    “你们家园是被鞑子毁了吗,好可怜。”包子小丫鬟听到这,包子脸上满是同情。

    “哼,鞑子?我们几兄弟响应官军的征召。也上战场倒也宰过几个鞑子!哼,可惜鞑子没毁了我们家园,倒是被自家人给祸害了!”其中一人冷笑了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一张脸在火光的照耀下又悔又恨。

    杀良冒功?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反映在朱平安脑海里的便是这四个字,而从这人的话语和表情里。朱平安也几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于是不由得一声叹息。

    紧靠着朱平安的李姝也是一脸不忿,聪慧如她应该也是猜到了。

    只有一旁的包子小丫鬟一脸的不解,为什么鞑子没有毁了你们家园,却被自己人毁了呢,不对啊,自己人怎么会毁自己的家园呢。

    “当时官军征召我们村里青壮时,许下承诺说是斩首敌人一人,赏三两银子。我们也是听岳飞杨家将的故事长大的,也看不得北方蛮子在家门杀人放火抢东西,另外斩首敌人比打猎也划算。所以我们村里青壮就去了战场为官军卖命,当时拼着命杀了几个鞑子,我们去找官军领赏钱,可是不仅没得到赏钱,我们反而被打了一顿军棍。”

    “这也没啥,等着鞑子被赶走后,我们兄弟又随官军警戒了数月,等我们兄弟回家......”

    在讲这些话时,他们的眼睛都红了,瞳孔里隐隐都溅着血色,拳头攥的紧紧的,牙齿都咬的嘎吱嘎吱响。

    接下来讲的故事就有些触目惊心了,或者说是血淋淋的,喉咙都像是被人扼住了一样。

    冒着弓矢刀剑为官军卖命充当炮灰赶走鞑子的青壮们,满心欢喜的回家,以为像以前打猎一样能受到妻儿的迎接,然后现实却给了他们锥心刺骨的一幕,迎接他们的只是烧焦了的村庄和妻儿冰冷的身体。

    村庄幸存的人给他们讲了前不久发生的一切。

    鞑子退去后,镇守的边军百户赵大膺向县官报功,县令说“没有鞑子首级如何报功”。赵大膺回道,首级易尔。

    于是,百户赵大膺纵兵斩杀村民首级冒功,官兵携带利刃进了村子,追杀村民,口里喊着,“借你们的人头用一下”,为了报功和灭口,屠尽了全村三十余户,连婴幼都没放过,全村上下只有这个老者在外打水侥幸存活。

    百户赵大膺上报请功斩贼五十九个首级,其中妇孺之首三十六,所有的首级都被用刀剃了头发,弄成了鞑子发型模样。

    青壮回来知道真相自然不甘,去找县官击鼓鸣冤,然而官官相护!

    县令判决结果显示,村庄是被贼兵所毁,百户赵大膺反而成了赶走鞑子的英雄,村里的青壮被判决污蔑上官,刑杖一百关入大牢。

    全村青壮,只有他们六人侥幸逃脱,一路又被赵百户遣人追杀,以至有今日......(未完待续。)

    PS:月底求月票~~还望诸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