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大明非诚勿扰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城门口一如既往的拥堵,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不过在这群策马奔腾的官二代呼啸而来的时候,城门口的人们一下便作鸟兽散了,就是城门口看门的兵卫也都赶紧的闪开了。

    在封建社会,权贵身份就是最好的通行证!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朱平安骑着马也随着这群勋贵子弟一同出了城门,城门的卫兵点头哈腰目送马蹄远去。自从来京城参加会试以来,这是朱平安第一次出帝都。

    久违了泥土的芬芳,久违了葱绿的山野。

    朱平安骑在马背上,看着远处葱葱绿绿的山野,吹着夹着泥土芬芳的微风,信马游缰,心情不由大好。

    出了帝都一路奔驰,沿着官道走了一阵便拐到了一个小路上,沿着小路一路进了一片林地,这片林地保持的很好,不少树木都得有百余年的年头了,直插天穹的树身在半空展开枝叶,遮蔽了风云,剪碎了阳光,洒下了一地斑驳。

    出了树林便是一片低矮的山坡,低矮山坡的后面便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峻岭和密林。

    “妹夫,这里便是金鸡岭。你要是去那边那块石头下跺两脚,就能听到一阵铮铮的声音,好像是金鸡啼鸣一样,因此这里便叫做金鸡岭了。”周胖子放缓马速后,扭头跟一旁的朱平安说道。

    “嗯。”朱平安点了点头,同样将马速放缓。

    朱平安对身下这匹骏马很是满意,相对于杀马特黑马那二货来说,这匹骏马才是真正的马,速度快又有灵性还听话,综合水平甩杀马特黑马一百倍不止。

    在周胖子和朱平安闲聊的时候,前方的一群官二代们缓缓的停住了马。围在一处空地,中间有位官二代在提议着什么,众人不时叫好。纷纷附和。

    周胖子见状,很是好奇的一夹马腹也围了上去。积极的跟什么似的,仿佛去晚了就是天大的损失似的。

    朱平安不急不缓的向着人群慢慢骑了过去,朱平安之所以不急着过去,是因为通过眼睛就将中间那官二代说的读清楚了,根本没有过去凑热闹的兴趣。

    透过唇语来看,那个张扬的官二代在提议赛马,绕过这个山坡从另一个不经常走的小路赛马去集合踏春的地方,到时候按照比赛名次进入狩猎地。最先到的可以优先进入狩猎,后到的只能依次进入狩猎。

    朱平安驱马过去的时候,那名官二代的赛马提议已经得到了大家的全票通过,周胖子也是跃跃欲试,大腿夹着马腹不断的摩擦摩擦,一脸的激动。

    想一想也能理解,赛马角逐符合少年争强好胜的心态,而且名次还关系着狩猎次序,对于这些勋贵子弟来说狩猎收获可是关系着祖辈的名誉,他们向来看重这个。如果在这次狩猎中猎获丰富。那就会受到同辈人的羡慕,也会受到长辈的夸赞和器重,对于将来到军队到地方分配入职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另外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是。春游狩猎的地方可不仅仅只有他们男生,女生也是多的不可胜数,公侯伯之家的小姐,文官家的佳丽,另外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可以说本次春游几乎就是古代版的“非诚勿扰”。

    因此,对于这些官二代们雄性激素爆棚也能理解了。

    赛马提议商定后,大家就下马休息,然后由各自的随从去赛马的必经之路清理路障。顺便作为裁判,监督防止有人作弊。

    周胖子下马后趴在他的马头山叽叽咕咕的说了好半天话。朱平安通过唇语也读个大概,无非就是你要争点气啊。你可是花了二百多两银子专门从西北买来的千里良驹啊,要是这次不争气回去就红烧了你,你要是帮我取得了好名次,我就买个十匹八匹的水灵母马赏给你啪啪啪……

    威逼利诱,萝卜加大棒,呵呵,周胖子玩的很溜吗。不过唯一的问题是,马能听懂你的话吗!

    在歇息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用料草饮水饲喂马匹,甚至周胖子还给他的马做起了按摩,不过朱平安就相对随意多了,将马屁牵到树底下,放任它啃些青草和树叶嫩芽。

    大约歇息了半个小时左右,人也调整到了最佳状态,马力也蓄养的充足,大家也就牵着马陆续到了起跑的地方。

    大家选中的这块起跑的地方是一个平缓的山坡,山坡大约延伸了数百米,然后数百米的尽头便是一条小路,这条小路的尽头便是本次春游各个家族集合的地方。

    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这个山坡足够大家一字并开马匹了,起跑线也算是公平了。至于前面的那条只够两三匹马跑的小路,到时候就各凭本事了。

    “哈哈哈,周胖子你这死肥猪还敢赛马啊,何苦呢,到时候乖乖的最后一个进园得了。”

    在起跑的山坡处,一个跟周胖子比较熟的勋贵子弟指着周胖子那一坨的肉,哈哈的嘲笑了起来。

    这个人嘲笑后,四周的不少勋贵子弟看着周胖子也都跟着嘲笑了起来。因为周胖子肥硕的身躯影响,周胖子跟他们赛过很多次马了,除了偶尔几次之外,其余基本上每次都是跑在最后面,甚至有几次胯下的骏马都给累的口吐白沫翻白眼了都。

    “去你玛的,猴崽子,等着吃劳纸的灰尘吧。”周胖子抬头就骂了回去,然后摸着胯下的骏马吹嘘开来,“知道劳纸胯下这匹马不,西北鼎鼎有名的汗血宝马都不是它的对手。”

    “拉倒吧,上次有匹马你还说是的卢马的后代呢,还不是照样被落在最后面。怎么样,不服输啊,好啊,敢不敢加个赌注,咱俩输了的人包一个月个女校书给赢了的一方。”那个跟周胖子比较熟的勋贵二代大笑着挑衅道。

    “加就加,谁怕谁。”周胖一仰头接受了挑战,满脸都是自信,对他胯下这匹重金购买的骏马充满了信心。

    相对于众人的跃跃欲试,朱平安则是淡然多了,驱着马匹混在人群中,完全是一副打酱油的心态,跟一旁脸红脖子粗的周胖子形成了鲜明对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