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四十二章 遇到贵人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撞破的箩筐,撒了一地的瓜果,妇女额头上的血痕......

    后面策马而过的二世祖们对此也都是视若无睹,好像眼前的这一幕都隐形了一样,一个个照样嬉笑策马而过,满是踏春纵马的欢乐。

    “娘,娘......”**岁的小姑娘抱着弟弟,哭着扶起了妇女,然后恨恨的瞪着纵马而去的始作俑者咬着嘴唇骂道,“这些黑心的王八蛋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囡囡,快,快闭嘴,别让这些人听到了。咱可惹不起。”额头流血的妇女赶紧的身手捂住了自家女儿的嘴巴,脸上担心不已,在她看来已经是幸运的了,至少那些二世祖没有追究她们挡路的责任。

    周围人也都纷纷变了色,跟着担心不已,纷纷提醒小姑娘不要再骂了。惹到了这些官二代,吃亏的还是咱们。现在他们没有追究你们挡路的责任,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小姑娘尽管闭上了嘴巴,但还是固执的将目光恨恨的瞪向那些策马的贵族公子。妇女担心的拉了拉小姑娘,让她别再瞪那些官二代,唯恐惹祸上身。

    不过小姑娘很固执,任凭妇女怎么劝,她都固执的瞪向那些人,似乎要把这些人记下来似的。

    一匹又一匹马过去了,小姑娘固执的瞪着记着。

    就在妇女劝说小姑娘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原本在周围的人全都远远的闪开了,担心紧张的看着她们。

    看着周围人的眼色,妇女和小姑娘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扭头便看到一片阴影。两人抬头便看到一个浑身儒雅气质的,看上去不过十五岁左右的贵公子缓缓的策马停在了她们跟前,然后翻身从马背上下来,正是朱平安。

    在小姑娘看来,这个穿着一身宝蓝色箭袖武士服的,只看貌相的话倒像是邻居家憨厚的二牛哥。

    不过。二牛哥那般好的人,断不会是这种黑了心的王八蛋能比的上的!!

    妇女看到朱平安将马缓缓停在她们跟前,吓的浑身都颤抖了,还以为是朱平安听到了她女儿的谩骂或者是看到她女儿瞪他们了。然后心里面便以为朱平安是来兴师问罪的。

    “公......公子,对不起......都是民妇不懂事冒犯了你们。”妇女吓的浑身颤抖,一边道歉,一边就要磕头。

    “娘......”小姑娘一边拉着妇女,一边用眼睛狠狠的瞪着朱平安。

    明明都是这些人的错。为什么要我们道歉,为什么要我们向他们磕头!这街道上本就不许纵马的,我们也都躲到路边了,他们还策马撞上来,把我们撞坏了,为什么要我们道歉!

    还有没有天理啊!所以小姑娘将仇恨的目光,狠狠的瞪向了朱平安,咬着嘴唇,好像一只发怒了小狮子一样,似乎下一秒就要扑在朱平安身上啃下来两口肉。

    也就是在这一眨眼间。就在妇女颤抖着道歉要磕头的时候,穿着宝蓝色武士服的朱平安却抢先一步将妇女扶了起来,为了避嫌,还是用袖子裹着手扶的。

    “该我们说对不起才是,对不住了大嫂。”朱平安带着歉意的说道,然后向着周围的人群拱了拱手。

    哈?竟然是在道歉,我没有听错吧?周围的人很是诧异,几乎不能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个黑心的王八蛋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吗?!不会是想......前几天还听隔壁在大户人家做丫鬟的小玲姐说有些个大户人家很变态,有的喜欢欺负小姑娘,这个坏人该不会是在打这种恶心的主意吧......

    就这么一想。小姑娘看向朱平安的眼神更加仇恨了!

    “妹夫,干啥呢,快点。”周胖子的声音在前面传来。

    “好了,来了。”朱平安回了一句。然后将手伸进袖子里,取出了大约二两的碎银子,放到一旁眼神很奇怪的小姑娘手里,然后便翻身上马。

    “我代前面的朋友向你们赔罪了,小妹妹带着你娘去前面的医馆包扎下吧。”

    朱平安在马背上向小姑娘说了一句,便策马向前追周胖子他们去了。

    朱平安替前面的人赔偿妇女和小孩。并没有什么特殊目的,只是不忍心看着她们承受痛苦和损失。尤其是在看到箩筐外滚落的瓜果的时候,总是能想到小时候在下河村跟朱父还有陈氏去镇上卖山珍野味的时候。

    当然,朱平安也没有打肿脸充胖子一掷千金,只是给了他们二两银子,但是二两银子对于农户人家来说也不少了,足够赔偿她们的损失了,肯定还有不少剩余呢,二两银子对她们来说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朱平安并没有多想,便策马而去。

    那个坏人竟然赔钱了?而且竟然什么要求都没有?这不是真的吧?我一定是在做梦!!!小姑娘看着手里的碎银子,犹自不敢相信,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小嘴。

    那官二代不仅不追究,竟然还给钱了?这银子足足得又二两多重吧?!妇女也是吃惊的不行,看着小姑娘手里的碎银子,不由得伸手暗暗的掐了自己一下,这竟然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周围本来为妇女她们担心的人们,这一刻又羡慕起了她们。

    这箩筐虽然撞的变了形,可是稍微修一修照样好好的,而且这滚出来的瓜果蔬菜捡起来也照样卖。另外这妇女额头虽然流血了,可是一看就知道是擦破了点皮,抹一点药隔天就能好。这妇女小孩她们是撞了大运呢,遇到贵人了。

    人家那贵公子可是足足赔了二两银子呢。怎么,撞得不是我呢?不少围观者见状不由发出这样一声感慨。

    “你们这是走运遇到贵人了啊。”围观者们一边帮着妇女她们捡菜,一边感慨道。

    “就是,他大妹子以后可得注意了,这贵人可不是随便能遇到的,下次进城可得一万个小心了,再遇到这种情况能躲多远躲多远。”

    人们在感慨的时候,也在提醒着她们以后进城多加注意。

    “咦,有没有觉得那个贵公子长的像是前段时间策马夸街的状元郎啊?”有人忽地来了一句。

    “不是吧,不过,你这么一说我也觉的有点像呢,上次我就是站在这个位置看状元夸街的。”有人也摸着下巴思索起来。

    “拉倒吧,状元郎比这个贵公子长的帅气多了,人家状元郎是文曲星下凡。”有个大妈斩钉截铁的说道,“上次我是亲眼见的,别提多英俊了。”

    “呵呵呵,也是,上次就觉得状元郎年轻英俊呢。”人们也都纷纷点头,同意了大妈的论断。

    慢慢的,妇女背着箩筐拉着儿女向众人感谢后离开,大街上恢复了热闹,看不出这里曾发生过骑马撞人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