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我的马生已上巅峰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清晨清冷,天空渐渐褪去夜的黑,东方的地平线缓缓升起破晓的晨曦。

    在侯府小厮和丫鬟晨起洒扫庭院的时候,朱平安已经洗漱完毕换好骑装了。包子小丫鬟抱着早餐食盒准时的来到了客房,将丰盛的早餐摆上了餐桌。

    今日春游踏春,李姝跟着二小姐她们女生一起去,朱平安跟着周胖子他们男生一起过去,大约也是封建男女授受不清的讲究。

    临近出发的时候,周胖子一身骑装的过来拉着朱平安去了侯府的马厩,要骑马一起过去。

    话说,一身骑装穿在周胖子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就感觉一个土豆裹了个皮裤似的,紧紧的......这审美也是醉了。

    到了马厩朱平安就傻眼了,这尼玛的杀马特黑马正骑在一匹毛色顺亮的红马背上做一些简单重复的机械运动......看到朱平安进来,这货才一脸嫌弃不乐意的下来,而且还用它那矮个子尽力的遮住红马,好像是避免自己女友走光似的......

    “咳咳咳,妹夫,你这马,嗯,挺会享受生活的。”周胖子愣了半天来了一句。

    这个丢人的玩意儿!

    朱平安看着杀马特黑马,真的有一种把它给阉了的冲动!干啥啥不行的弩马,泡马倒是在行的很。话说这货在翰林院好像都勾搭上了一匹马来着......

    听了周胖子的话,朱平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黑着一张脸去拉杀马特黑马,今天骑马狩猎春游,没有坐骑可是不行,虽说杀马特这货各种毛病。但是毕竟也是坐骑来着。

    然而,出乎朱平安意料的是,杀马特这货竟然玩起了罢工。怎么拽都拽不走。拽的多了,杀马特这货赶紧直接卧倒在地上了。摆出一副打死我我也不走的架势,简直是耍起了无赖,任你怎么拉,我就是不起来!不走不走我不走!

    尼玛!马脖子拉的老长,可是就是拽不动这货!完全是见色忘友的典范!于是,再次坚定了朱平安阉了这货的想法。

    “咳咳,那个妹夫,算了。我看你这马也不怎么样,估计跑起来也跑不过别人。本来我就没打算让你牵你这匹马,走,我那马厩还有一匹骏马,是从西北那边运来的,个头都比你这匹要高半头。”

    周胖子对杀马特黑马完全看不上眼,拉着朱平安去另外一侧的马厩牵马。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朱平安点了点头。

    杀马特黑马见朱平安放弃,一双偏分的马头四十五度扬起,得意劲彰显无遗!哼哼。可怜的人类,我已经走上了马生巅峰!有车(自己就是)有房(豪华马厩),刚刚还上了马富美。

    “那个。你帮我将那匹红马换个槽。”

    朱平安临走的时候,对负责马厩的小厮咬牙吩咐了一句,小样,让你马生巅峰!

    等到朱平安看到周胖子说的那匹马的时候,对杀马特黑马更是鄙视的不能再鄙视了,看到没,这才是马。

    瞧瞧人家这高头大马,这飞扬的鬃毛,这浑身每个部分搭配的都是那么的得当。浑身的肌肉跟流水似的充满力量,听话又充满灵性。这才是骏马!

    牵了骏马出门,朱平安随着周胖子汇合了临近几家公侯伯府的二世祖。便一同策马往京郊而去。

    这些二世祖朱平安有不少也认识,就是初来京城在城门口碰到的那些锦帽貂裘的二世祖,另外上次会试放榜的时候有不少也来临淮侯府奚落过周胖子,当然也奚落过朱平安,不过在放榜时知道朱平安中了会元后,对朱平安的改观要好了不少。

    隔壁的徐老三也来了,另外徐老三身边还有个更加高傲的人,年长徐老三三四岁的样子,大约是徐老二吧。另外还有不少勋贵子弟是朱平安第一次见。

    周胖子将相熟的勋贵子弟和朱平安互相认识了一下,然后众人便一起策马往郊外春游地点而去。

    这些二世祖在策马的时候完全是初见时那般,嬉笑纵马互相攀比着速度,一点也不顾及街道上的人群,鲜衣怒马呼啸而去。甚至还有人故意向着人多的地方纵马,听着一阵鸡飞狗跳的闪躲声,大笑着纵马离去。

    周胖子人胖,同样的马骑的没别的勋贵子弟快,落在了后面。朱平安骑马也不快,担心策马太快伤到了街道上的人群,所以也是落在了后面。

    “妹夫,够意思。”周胖子还以为朱平安故意落在他后面呢,向着朱平安伸出了大拇指,以往跟这群勋贵子弟在一起骑马,每次都是周胖子落在最后面,这次终于不是最好。

    朱平安微微摇头笑了笑,也没有解释。

    前面策马的二世祖在人群中呼喝笑闹,街道两边的人群如避瘟疫闪躲连连,敢怒不敢言,而二世祖们似乎很是享受这种感觉。

    “哈哈,刘兄,这感觉就像是冲锋陷阵一般如入无人之境,爽啊。”

    二世祖们将在人群中纵马比作了冲锋陷阵的将军,将那些闪躲的人们比作了丧了胆敌人,连连呼爽。

    有种去沙场向着鞑子冲锋啊,去东南沿海对着倭寇冲锋啊,在自家这二亩三分地上对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逞什么能啊。

    真是一群注定要被社会淘汰的寄生虫!

    朱平安看着前面嬉笑纵马的二世祖们,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些人长大后就要被家族安插到军队,安插到各种部门,真是隐患啊......

    前面有一位妇女背着箩筐一手牵着一个小孩,左手是**岁的女孩,右手是三四岁的小男孩。大约是京城外来京城卖自家产的瓜果蔬菜的吧。

    因为人多,妇女带着小孩并没有看到对面不远处纵马而来的二世祖,等到二世祖们纵马过来,人群如避瘟疫般闪开的时候,妇女仓促之下只来得及护着两个往街边尽可能闪躲。

    最前面的几个二世祖还能纵马躲开,中间有几个二世祖并马而行,来不及闪躲,骏马撞到了妇女背着的箩筐,将妇女撞到了街边。

    幸好街边并无硬物,妇女只是擦破了头皮,并无大碍。

    “找死自己寻棵歪脖子树去,滚远点,吓坏了我的马,赔得起吗!”前面撞到妇女的二世祖回头见妇女没有大碍,骂骂咧咧了两句,纵马离去,看也不再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