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三十六章 青词存档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一顿午饭,外加一篇厚黑学,才让张四维满意的闭上了嘴巴。www*xshuotxt/com

    当然,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叫上了王世贞,饭桌上王世贞听说了张四维和王世贞在斋醮上顺了金笔的事,无语的指着朱平安和张四维笑着摇了摇头,点评了一个字,“俗”。

    不过王世贞在听说了斋醮奢侈花费的时候,却又责备二人拿的金笔少了!

    “哎,我在大理寺也听说了本次斋醮之事,据说是严嵩进言圣上开的斋醮。”王世贞叹了一口气,将他偶然在大理寺听到的小道消息跟朱平安、张四维分享,言语里充满了对严嵩的不满。

    说完后,王世贞趁着满腔热血沾着菜汤用手指在桌上写下了一首钦鴀行:

    飞来五色鸟,自名为凤凰。千秋不一见,见者国祚昌。

    飨以钟鼓坐明堂,明堂饶梧竹,三日不鸣意何长!

    晨不见凤凰,凤凰乃在东门之y啄腐鼠,啾啾唧唧不得哺。

    夕不见凤凰,凤凰乃在西门之y媚苍鹰,愿尔r攫分遗腥。

    梧桐长苦寒,竹实长苦饥。众鸟惊相顾,不知凤凰是钦鴀。

    王世贞的这首诗是针对严嵩的,朱平安一眼就能看出来,钦鴀是山海经里面的一位神,朱平安早上才看过山海经,对钦鴀这物记的清楚,钦鴀在天庭获罪被天帝所杀,死后钦鴀化为大鹗,形如雕但赤喙而虎爪,吃腐烂的动物维持生存。它是灾兽的一种,它的出现就意味着战祸、瘟疫等等。

    王世贞用钦鴀暗讽严嵩,你一个吃腐烂食物的钦鴀装什么凤凰啊,人家凤凰非梧桐不落脚、非竹不下嘴,你呢贪得无厌,吃腐烂的老鼠,还谄媚苍鹰,最关键的是你还恬不知耻的坐在名堂上……

    “呵呵。文生,有一篇美文你不得不读啊。”张四维见状笑了笑,然后从怀里将威利诱朱平安写出来的厚黑学一文递给了王世贞。

    王世贞锋芒毕露,嫉恶如仇。这是好事情,但却又不是好事情,现在严嵩当道,在没有足够实力的时候,还是隐藏了锋芒好些。所以。张四维便把朱平安写的厚黑学给王世贞看,想让他从中受到启发。

    王世贞初时不以为意,然而在看了片刻后就越发的正视了,端坐了身体逐字逐句品味。

    “虽不赞同此文之见,然惊艳之,此何人所著,哪位大家?”王世贞读完后,深深的赞叹了一句,然后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张四维笑了笑。伸出手指了指一边吃的欢快朱平安。

    “呵呵呵,我觉得也是子厚,也只有子厚这般外表憨厚、实则大智若愚的人才能写出这等d察人心的奇文。”王世贞在刚开始读的时候就怀疑是朱平安写的了,因为字体都是朱平安的字体,而且这等奇文若是以前就有的话,早就流传开了,那么便是现在才写出来的,很容易便联想到朱平安身上。

    “游戏之作罢了,哪有什么d察人心。”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指着桌子上王世贞留下的诗道。“文生这篇钦鴀行较我游戏之作好多了,不过文生你也太过锋芒毕露。道理你我都懂,但是现在却不是我等发声的时候。所谓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子厚所言正是我所想要说的。在我们面前这样无所谓,不过在其他人面前,文生还需多加小心。此刻严党势大,不可与之争锋,小心伤虎不成反被噬。切待日后,时机成熟。再徐徐图之。”张四维在朱平安话音落后,就又补充了几句。

    王世贞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你们放心吧,我这也只是在你们面前说说。”

    吃过午饭,朱平安和张四维将王世贞送到大理寺,然后两人才返回翰林院。到了翰林院,张四维回了他办公的地方处理事情,朱平安回了藏书阁,继续起了整理书架的大业。

    下午大约三点多的时候,翰林院来了几位小黄门,给翰林院送来了宫里的赏赐,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什么荣誉称号,就是七顶帽子而已。

    这七顶帽子分别赏赐给今日上午去西苑写对联青词的翰林,也就是朱平安他们七人。

    收到帽子,朱平安就觉得嘉靖帝的赏赐很是敷衍,这帽子分明就是今日斋醮时某些道士所戴的帽子......

    这帽子有点类似于冠,不知道跟史书上记载的嘉靖帝赐给严嵩、夏言等大臣的沉香水叶冠是不是同一款式的。这帽子是黑色的,黑色在五行中对应水,大约是道教对水的膜拜吧,道教尚水因水善利不争。

    几位小黄门送完赏赐后,还带来了数张精裱的纸张,纸上写的对联和青词,都是从今日斋醮所用的对联青词中精选出来的,上面盖有嘉靖帝的私印,也就是说这上面的对联和青词都是得到嘉靖帝认可的。

    “烦请大人按照惯例存档。”小黄门将装裱好的纸张递给了李春芳。

    李春芳点了点头,伸出双手恭敬的接了过来,对斋醮中精选的对联、青词存档是惯例了,李春芳自然懂得。小黄门在李春芳收下后,便挥了下拂尘告辞回转西苑了。

    在小黄门走后,厅堂内的翰林们便催促李春芳将纸张打开,看看有哪些对联、青词入了嘉靖帝的龙眼。

    李春芳自然不会拂了众人意愿,从善如流的将手里装裱精致的纸张展开铺放在了桌上供众人观看。存档上一共收录了十副对联、两篇青词,何人所书也都一一记录在卷,众人可以看得一目了然。

    开篇先是两篇青词,第一篇是袁炜的,这让袁炜很是得意,志得意满都写在脸上了。

    在众人吹捧下,袁炜四十五度的扫了朱平安一眼,嘴角微微撇了撇,看到没,这就是我袁炜!你朱平安,不行!

    然而在李春芳展开第二篇的时候,袁炜眼神就有些异样了,第二篇的青词正是朱平安所写的。

    没事,没事,自己是第一篇青词,圣上最为欣赏的还是第一篇,朱平安这个第二篇又怎么比得上自己呢。

    袁炜这样安慰了自己片刻,心情又重新好了起来。

    然而在李春芳展开第三张纸时,袁炜就淡定不起来了,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嘴里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这十幅对联,朱平安竟然一人就占了三副,而且还是前三副!自己才只不过被录入了一副对联而已,而且还是在后面!

    如果仅是这样,袁炜还不至于这样!

    这第一篇对联,朱平安他就是化用的自己的那副“洛水玄龟初献瑞,y数九,阳数九,九九八十一数,数通乎道,道合元始天尊,一誠有感;岐山丹鳳兩呈祥,雄鸣六,雌鸣六,六六三十六声,声闻于天,天生嘉靖皇帝,万寿无疆”,不过却被他改动了!改动比较大,改的还很成功!

    “揲灵蓍之草以成文,天数五,地数五,五五二十五数,数生于道,道合元始天尊,尊无二上;截嶰竹之筒以协律,阳声六,y声六,六六三十六声,声闻于天,天生嘉靖皇帝,帝统万年。”

    如果只是这一副对联的话,袁炜还可以嘲讽朱平安炒自己的冷饭之类的话,可是后面的两幅对联却是朱平安原创的,而且第二副那个“龙飞四十有五年......”完全可以和自己的那副对联媲美,这让袁炜连嘲讽的话都说不出。

    怎么看怎么觉得朱平安就是故意嘲讽、挑衅自己呢!

    以往每次斋醮都是我袁炜大出风头的时候,可是今日却......怎一个郁闷了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