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三十五章 你唆你四不四撒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写完斋樵对联后,朱平安又将五副对联检查了一遍,仔细确认格式、字词无误之后休息了片刻。

    检查对联主要是防止对联中出现错别字,这并不是朱平安杞人忧天,在数年前就发生过这么一起事故。当时有一位翰林负责给嘉靖帝抄写青词,斋樵过后,嘉靖帝就问当时负责斋醮的天师,青词是否已经上达天庭呢。结果天师摇了摇头,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青词并没有上达天庭,因为其中有人写了一个错别字,天庭南天门负责看门的灵官收到信后发现有别字,就没收了,没有通秉上仙。”于是嘉靖帝彻查当时斋醮的青词,还真发现了一个错别字,然后大发雷霆,将当时负责写青词的一位翰林打了三十廷杖,打的皮开肉绽,差点就挂掉了。

    朱平安检查就是为了防止出现这种事故。

    休息了片刻之后,朱平安又展开了一张较为大些的青藤纸,这是用来写青词的。

    在研究了那个疑似蓝道行的老道赠送的《斋醮青词经》后,朱平安的青词水平也就直线上升了,最起码知道嘉靖帝更喜欢什么样的青词。嘉靖帝喜欢的青词最主要有三点,第一点是文笔,这是最基本的;第二点是得道成仙这般的奉承话,上位者一本都比较喜欢听吹捧的话;第三点是最核心的,简在帝心,其实说的也就是懂的嘉靖帝心中所想,这一点最简单却也是最困难。

    简在帝心,整个大明能做到这一点的不超过十个人,其中严嵩、徐阶、严世藩是其中的佼佼者;袁炜、李春芳、严讷、郭朴等人要稍逊一筹,但也算是优秀。除了这些人之外,其余诸人都做不到这一点。不过。朱平安自信自己也可以算其中之一了。

    研究了《斋醮青词经》,又仗着有历史经验的优势,朱平安也有自信的资本。

    青词最开始在嘉靖帝这开始大行其道的时候。正是嘉靖大礼议事件之后。而大礼议“始而争考﹑争帝﹑争皇,继而争庙及路。终而争庙谒及乐舞”,也就是说大礼仪焦点之争是确定世宗生父朱祐杬的尊号,最终目的是确立和巩固自身的统治。

    所以说嘉靖帝所想的不过是两点,一是巩固自身统治,二是崇道修仙。

    理顺了之后,朱平安便铺平了青藤纸,拿了一支毛笔蘸了金粉将构思好的青词一字一句写了下来:

    伏以殊廷外建,嘉节俯临。夙设灵坛……

    写完这篇青词,朱平安袖袋里又多了两支毛笔,十二支分散在两个袖袋里也没有什么,而且明朝服饰长袖翩翩起了最好的遮挡。

    五副对联和一篇青词写好后,旁边的中年道人便手持法器在法坛上跳了一阵奇怪的祭舞,嘴里面还念念有词,“稽首虔诚拜昊天,昊天今日赴经筵。经筵里面金光现,光现空中宝珠悬。珠悬碧落朝元始,元始说法度群仙。群仙踊跃礼太上。太上弥罗无上天……”

    继而中年道人又向着上天行礼跪拜,然后才将对联和青词一一张贴悬挂在法坛上。

    “有道大人了,大人请下法坛歇息吧。”做完这一切后。中年道人便礼貌的请朱平安下法坛。

    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便合拢着袖子慢慢的走下了法坛,之所以合拢袖子是因为,咳咳,袖子里面有不少毛笔呢,话说毛笔上的金粉找个金店融了,怎么也有三四两吧。

    朱平安下了法坛后,发现其他人基本上也都下来了,朱平安和张四维只是眼神对视了一下。这会斋醮气氛比较浓。远远的看见嘉靖帝在跟陶天师在做净手仪式了,领导在侧。所以在场的众人都比较安静。朱平安悄悄的看着远处的嘉靖帝,有些恶趣味的想嘉靖帝会不会在做斋醮的时候跳大神啊。那简直是画美不看啊。

    不过让朱平安失望的是,等到翰林院的人都从法坛下来后,便被人直接给领出了西苑,朱平安想看嘉靖帝跳大神的愿望便破灭了。

    翰林院的众人出了西苑宫门后,便直接回了翰林院,各自回了各自上班的地方。

    张四维心里还惦记着朱平安的厚黑学,便跟着朱平安一起回了藏书阁,反正他那暂时也没事。

    “咳咳,刚刚我顺手拿了一支毛笔,我可是确认过了,那是真金,白白给了那些个装神弄鬼的臭道士,还不如便宜了自己,我这一支毛笔至少能换嘿嘿……”

    “听了子厚的厚黑学,大有启发啊。”

    张四维进了藏书阁,看了看四周无人,便搂着朱平安的肩膀,从他袖子里拿出了一支毛笔,在朱平安面前晃了晃,得意的挤了挤眼睛显摆了起来。

    张四维说完,便看到朱平安在用一种很异样的眼神在瞅着自己,于是张四维便理所当然的将朱平安的眼神翻译成了“羡慕”……

    “喂,你也不用太羡慕哥,我也就是在法坛上这么灵机一动而已……”张四维沾沾自喜的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然后便一副好为人师的言传身教起来,“不用羡慕了,下次,下次你也可以……”

    然后说完,张四维便发现朱平安的眼神更奇怪了。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啊,咳咳咳,好吧好吧,请你吃午饭好了。”张四维摸了摸鼻子妥协道。

    说完,张四维发现朱平安的眼神更怪了,都已经达到登峰造极了地步了。

    “喂,你小子别不满……”张四维不满的嚷开了。

    然后

    下一秒,张四维便像是一只小公鸡被人捏住了嗓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眼神也是一副活久见的样子。

    因为在他视线里,朱平安很是随意的便从袖子里扯出了一直毛笔,上面满满的都是金粉,量比他的足多了,至少得多出二分之一来。

    “你也……”张四维咽了口口水才说了两字,便又一次像是被人扼住了嗓子似的戛然而止了。

    因为在他视线里,朱平安将第一支毛笔扯出来放在桌上后,又一次从袖子里扯出了一支金笔,分量十足。

    “你……”这次张四维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便又一次戛然而止了。

    在他视线里,朱平安放下第二支金笔后,又取出了第三支金笔,然后是第四支、第五支、第六至……然后一二三四换个袖子,再来一次……

    张四维目瞪口呆的看着朱平安一共取出了十二支金笔,话都说不出了。现在张四维才明白朱平安刚才眼神的意思了:四布撒,你唆你四不四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