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三十四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袁炜在最高的法坛上,远远的瞥见朱平安摇头叹息,不由勾起唇角露出了嘲讽的微笑,哼哼,小子,黔驴技穷了吧!

    于是乎,在焚香气味的包围下,袁炜开始酝酿起了青词华章。

    在登上法坛不久,朱平安就看到法坛下手持法器站立的道士们开始跳起了一种很怪异的舞蹈,嘴里面还大声的诵读着某种经文,还不时的挥舞着法器做出恭迎、驱赶等各种动作。

    跳大神……

    朱平安撇了撇嘴,在心里对坛下道士的行为总结了一句。

    坛下的道士跳完大神之后,便有数位道士从远处抬来了笔墨桃符等物,一一的送上了各个法坛,给朱平安等人用来书写青词、对联之用。

    毛笔,桃符,青藤纸、镇纸等物不一而足,然而却是并没有发现墨汁。

    “敢问道长,墨在何处?”朱平安叫住了送上法坛的道士问道。

    这位中年道士闻言笑了笑,指着其中一罐粘稠的金粉笑道,“大人,这便是墨汁。”

    “此乃墨汁?”朱平安嘴角抽搐了一下。

    “正是,此乃千足金磨粉,调以师尊所配神仙液而成,斋樵青词、对联皆是用此墨汁书写。”中年道士点了点头,眼神里有些许的骄傲,似乎很是满意朱平安的反应。

    闻言,朱平安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就像中邪了似的。

    “大人无事吧?”中年道士见怪不怪的问了一句。

    “无事。”朱平安看着那一罐足足得有好几斤重的金粉,嘴里的声音几乎是咬着牙发出来的了。

    真特么的浪费啊!

    这哪是斋樵啊,这分明就是烧钱啊!墨汁竟然用的黄金磨成粉调配而成!道士口中的神仙液,估计就是普通的水吧,或者是某种清油,这种调配的墨汁也特么太奢侈了。这一场斋樵下来,光是这金粉不得用上百斤之多啊!

    这一场斋樵仪式有太多让朱平安掉一地眼珠的地方了!

    看样子这些金粉在用完这次斋樵后就得被这些道士给名正言顺的贪墨掉了!瞧瞧他们身上道袍的金线就知道!

    这位中年道士在送完书写青词、对联的笔墨等物后,便下了法坛,估计下面还有其他事吧。法坛上只剩下了朱平安和另一位在法坛上布置法器等物的中年道士。

    刚才那位道士临走前已经说了,朱平安要写五副对联和一篇青词。用以布置法坛。

    看着法坛上其他翰林都已经动笔了,朱平安也收拾了思绪,准备动笔写对联和青词。这对朱平安来说并没有难度,青词对联也不难写。就是对联的一种嘛,只不过是青词文体罢了。刚才那位道士送来了八支毛笔,可能是凑着“八”这个吉祥数字吧,也有可能是金粉做墨比较费笔吧。

    看着桌上的毛笔,朱平安若有所思。

    朱平安铺好了桌子。取来一支毛笔,在金粉中用力的饱蘸了一下金粉,将毛笔落在了青藤纸上,运笔写了一个“皇”。

    这一个字证明了朱平安刚才的猜想,运笔明显不如普通墨汁流畅,带有一种沙粒感的起伏,毛笔也有些许分叉,刚才那道士送来这么几支毛笔大约就是因为这种金粉费笔吧!

    证实了心中所想之后,朱平安微微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毛笔再一次用力的蘸在了金粉之中。完全浸没其中,然后再将毛笔从金粉中提出来,手腕微微用力,再一次落在了青藤纸上。

    才一落笔,毛笔便现了严重的分叉,然后就被朱平安提起了毛笔。

    “有劳道长再多备几支毛笔来,笔力较重,毛笔不堪多用。”朱平安晃了晃手中明显分叉了的毛笔,向一边摆放法器的道士说了一句。

    “大人稍等。”中年道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下了法坛。

    在中年道士下法坛的时候。朱平安将手中的饱蘸金粉的毛笔不着痕迹的放入了衣袖内的袖袋里。

    敢下手时就下手!

    与其被这些道士贪墨,还不如自己暂时保管一些,到时候给更需要的人!

    另外,这也是不成文的惯例吧。古代就有润笔费,也就是说毛笔损耗费用。记得上次吃饭时就听某位翰林说过,在西苑写东西,可以将毛笔带回家,也算是圣上的赏赐了。不过当时那翰林是有些不屑的,我要那么多毛笔做什么......

    但是。咳咳咳,哎呦,好奇怪哦,我就是喜欢这些毛笔呢。

    怎么办哪,只能谢主隆恩了。

    很是自然的再取了一支毛笔,朱平安蘸了金粉飞速的运笔将第一副对联书写完整:皇穹眷佑殄九厄以削三灾;紫极垂庥集千祥而臻百福。

    写完第一副对联,朱平安便将第二支毛笔饱蘸了金粉,然后再一次放入了袖子里。在这个时候,朱平安觉的古人的袖袋真是一个好东西,又大又好使,多少毛笔都能放得下......

    朱平安写完这第一副对联后,下法坛取毛笔的道士又上来了,这一次他带了足足有十支毛笔。

    “有劳道长了。”朱平安拱手道谢。

    之后再写对联,朱平安每次书写前都是饱蘸浓浓的金粉,然后落笔书写,差不多写几个字之后,朱平安就再次饱蘸更加浓的金粉,再接着便是刚一落笔,就轻轻的摇了摇头,毛笔又分叉不能用了,然后悄无声息的放到袖子里,再换一支毛笔。

    为了多换几支毛笔,朱平安的后面的四副对联都是很长,比如第四副就是把袁炜前几年所写的那副对联化用了一下:

    揲灵蓍之草以成文,天数五,地数五,五五二十五数,数生于道,道合元始天尊,尊无二上;

    截嶰竹之筒以协律,阳声六,阴声六,六六三十六声,声闻于天,天生嘉靖皇帝,帝统万年。

    这个是化用的袁炜的对联,当然跟袁炜的原联是有所区别的,区别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但是没关系啊,写对联有没有说非得原创,每年家家户户门口挂的对联,差不多每一副至少都得有几百万家是一样的。另外这幅对联跟袁炜的原联还是有不少区别呢。

    当然为了防止有人指摘,朱平安的其他对联都是原创的,比如第五副对联就是原创了一副长联:

    龙飞四十有五年,庆一时五数合天,五数合地,五事修,五福备,五世同堂,五色斑烂辉彩服;

    鹤算三旬逢八日,祝万寿八千为春,八千为秋,八元进,八恺登,八音从律,八风缥缈奏丹墀。

    龙飞四十有五年,对应嘉靖帝今年四十五岁;鹤算三旬逢八日,说的是今天,也就是本月三旬的第八日。至于对联后面的都是一些吹捧拍嘉靖帝马屁的话。

    写完五副对联后,朱平安袖子里已经放了十支毛笔了!这些毛笔朱平安没有据为己有的意思,等着以后送给那些更需要的人,用在更需要的地方!相信,任何一个用处都比今日更有价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