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三十一章 此人不可小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刘备厚,曹,孙权又厚又黑!

    张四维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三国批语,新奇中却又带着某种深层次的必然,略加思索之下,张四维隐隐的似乎get了什么,可是却又无可名状。WwW.XsHuoTXt.com

    于是,张四维再一次撸起了袖子想要去整理书架,一副我以劳动换知识的架势,不过却被朱平安拽住了。

    “不急不急,休息休息也不迟。”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这傻孩子也太实诚了。

    “子厚,厚者为何,黑者有作何解释呢?”张四维被朱平安拽下后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记住,差我一个书架。”朱平安伸出了一根手指。

    “好!”张四维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刚刚还以为朱平安动了善心,把他感动的够呛,万万没想到却是被记在账上了!浪费了自己的感情!

    “呵呵呵......”朱平安一脸坦然的笑了笑,然后才接着说道,“所谓厚者面厚也,也就是脸皮厚。想想三国中,刘备脸皮可谓登峰造极了,三分天下而又其一,面厚便是刘备三分天下的依仗。”

    “刘备脸皮厚?”张四维略有差异,他刚开始还以为“厚”是宅心仁厚的意思呢。

    “当然了,三国中曾有一个经典的国骂叫‘三姓家奴’,说的吕布投靠势力之多,先后依附于丁原、董卓等人,后来又干翻了他们;但是刘皇叔呢,刘皇叔跟过的人可不止三个,刘皇叔投靠过曹c、吕布、袁绍、刘表、孙权,但是翻脸下手的时候也是一次比一次狠。从曹c,而衣带诏吞曹兵而反曹;从吕布,而进言杀吕布;从袁绍,而吞其汝南;从刘表,而待其逝后吞其荆州;从孙权,而‘借’其荆州......另外野史记载。刘皇叔脸皮厚,动不动就哭,靠哭来赢得天下,衣带诏的时候就哭的厉害。请动诸葛亮的时候哭,从孙权那里骗取荆州也在哭......当然,这很扯淡,哪有靠哭就三分天下的道理,但是却也侧面说了刘皇叔面厚。都言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我刘皇叔却反其道而行之......”朱平安坐在那一边喝茶,一边给张四维瞎掰扯。

    张四维却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在这个年代刘备都被塑造成占有大义的正统,像朱平安这种说刘皇叔面厚的言论却几乎是开山之言。

    “黑者,心黑也。三国中论心黑,曹c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曹c下手从来不手软,挟天子,杀皇后。杀心怀汉室之大臣,就是对自己人下手也从不手软。逃命时,听到磨刀声,便吕伯奢全家老小;打仗时,粮食不足,却对忠于职守的粮草官说借尔人头一用;睡觉时,怕别人趁自己睡觉暗杀自己,便说自己梦中好杀人,然后假装睡觉杀了一个给他盖被子的侍卫;之后杀孔融、杨修、董承等人,一句‘宁我负人。无人负我’,其心之黑亦云至矣。”朱平安在说完曹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吹了吹喝了起来。

    “诚然......”张四维点了点头。对于曹c心黑,这是历史的共识,张四维也是非常赞同的,前段时间流传甚广的三国演义张四维也是看了的,虽说其中有些记载脱离了史料,但是对于曹c心黑的刻画却是非常认可的。

    “孙权虽厚不如刘备。黑不如曹c,但却厚黑兼备,也是三国之中一位盖世豪杰。孙刘联盟,秦晋之好,但孙权却白衣渡江取荆州,复杀关羽,其心之黑,可以比得上曹c的,但是却黑的不彻底。接着,他就向刘备求和。孙权对其兄孙策遗留的孤儿寡嫂,却忍心欺负,三分天下,比肩曹c,可是却在曹c架下口称臣,这脸皮厚的快比上刘备了,但是却逊色一筹,接着就跟魏国断交。所以说,孙权黑不如曹c,厚不如刘备,却是二者兼备,也是一时英雄。”

    “其实不仅三国,放之天下而皆准,比如汉初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背水一战成名天下,麾下将兵谋士云集,鸿门宴若是项羽从范增的计谋,杀掉刘邦,夺得天下不过是探囊取物,可是又如何呢。项羽此人,脸不厚,心不黑,鸿门宴放走刘邦,最后落得自己乌江自刎,身首异处!”

    “刘邦呢,则是厚黑兼备。诸如逃命时嫌儿子吃的胖坐在车上马儿跑不快,就把儿子踹下马车好几次;项羽要烹杀刘邦他老爹来威胁刘邦,刘邦却大言不惭的说把咱爹煮香点,别省那点花椒大料,煮好了给我一碗r汤喝......”

    朱平安在点评完孙权后,又接着点评了下楚汉之争的两位标志性人物项羽和刘邦,然后总结道:“夫厚黑之为学也,其法至简,其效至神,小用小效,大用大效。项羽不用厚黑则身死而业败,刘备、曹c得其一半则三分天下,刘邦大用则全取天下。”

    张四维听后感悟良多,正要说话的时候,却听到一声讥笑。

    “荒谬!子厚此言偏执至极,大谬!引人为恶!以你的意思,那天下人岂不是一个个全变成厚脸皮、心狠手辣的恶人!子厚,汝休要引坏了子维!”

    不知何时,藏书阁的门口出现了两人,一位正是现在出言讥笑驳斥的袁炜;另一位是站在门口,目光如炬看着朱平安,若有所思的张居正。

    此人不可小觑!

    张居正在门口听了朱平安的这一席言论,对朱平安几乎刮目相看!目光如炬的看着朱平安,将朱平安这人深深的记在心中。

    看来除了高拱外,这人也是不容小觑啊,嗯,对了,他身边的这个叫张四维的年轻人也是一位不能忽视的人物......张居正心中将朱平安、张四维列入了一个没有命名的名单。

    “厚黑之学没有所谓的善恶之分,厚黑就像一把利刃,如果你用利刃诛杀贼盗,那就是做好事;如果你用它来屠戮良民,那它就是做坏事!好与恶,跟刀又有什么关系。我觉的厚黑也是一样,用厚黑为善就是善,用厚黑为恶就是恶,跟厚黑又有什么关系?”

    听了袁炜这么一通指名道姓的攻讦,朱平安不免笑了笑。

    “你强词夺理......”袁炜摇了摇头,红着一张脸用力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袁大人、朱大人暂且息辩,正事要紧。方才掌院李大人急匆匆从西苑而来,说到有急事,要我们所有人去前厅集合。”

    这个时候张居正站了出来,拱手向朱平安及张四维说明了他和袁炜的来意。未完待续。

    ps:昨天单位有诉讼,作为法务去法院开庭了,单位又有琐事,比较忙,晚上回到家很累就去床上眯了一会,准备眯一会再码字,没想到一眯就睡着了。母老虎看我比较累,也没忍心叫醒我,醒来就是今天了。对不住了,希望大家见谅。